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术后整天担心复发怎么办?一次哈佛专家远程指导,让焦虑烟消云散!


浏览: 次 

在诸多癌症患者当中,一小部分运气还不算太坏的人,可以在肿瘤尚未随着血液、淋巴系统转移至全身各处阶段,通过手术进行根治,治愈机会并不渺茫。


然而无论医生再怎样确认切得有多干净,“复发恐惧症”的阴霾始终会笼罩在术后患者头顶。当医生嘱咐“只需要定期随访”后,患者们总会想再多做些什么,让自己的复发率再低一些…


那么在这个阶段,患者究竟做些什么,可以缓解自身的焦虑和恐惧感呢?


我们来看一个真实案例,或许能从中找到答案。


今天案例的主人公叫江女士,她是一位卵巢癌患者,在距今大约5年前,通过体检,查出了卵巢附件有一枚2cm大小的肿块。但由于没什么不舒服,她并没有太当回事。
 
图片
来源:摄图网


然而两年后,这枚肿块增大到了2.5cm,虽然仍未导致明显的症状,但医生根据PET-CT影像和肿物代谢状况(SUVmax:6)综合判断,很可能是恶性肿瘤。

半个月后,江女士接受了医生的手术建议,切除了子宫、附件、大网膜、阑尾等一系列器官,并在术后做足了6个周期的化疗辅助治疗。术后病理显示,肿瘤为卵巢透明细胞癌。


按照医嘱,江女士定期随访即可,无需任何治疗。


而此时,江女士像大多数早期术后患者一样,很快陷入到了“复发恐惧症”之中。


“虽然医生告诉我,化疗结束后,每3个月复查一次增强CT和CA125肿瘤标志物即可,什么治疗都不需要做,但我心里还是总担心,万一复发了怎么办?是不是去喝点中药,又或者再做做什么治疗比较好?”江女士这样说。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其实在这个阶段,除了在整日担惊受怕,癌症患者可以做的事还有不少。


比如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健康饮食、适度运动以及规律的睡眠等等。这些看似很微小的小事,能够有效提高机体活力,增强免疫力。


除此之外,另一个有助于消除患者“复发恐惧症”的方法,是未雨绸缪,提前了解自己一旦遭遇复发,还有哪些治疗方法可用,以及对自己之前治疗进行专业评估,确定该做的事都已经做到位了。


这时,患者需要用到的正是“国际专家第二诊疗意见”。


据《美国医学杂志》报道,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医疗质量、疗效和安全创新中心,Michael E. DeBakey退伍军人事务部医疗中心的Ashley Meyer博士及其同事,收集了2011年年初到2012年年底,通过远程咨询提供第二诊疗意见的相关数据,并对其进行了汇总和分析。结果发现:远程咨询改变了超过40%项目参与者的诊断意见或治疗方案。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即便经国际专家评估,此前治疗妥当无误,患者也可以未雨绸缪,获得专家提供未来治疗选择的相关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通常患者寻求第二诊疗意见的对象,都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癌症知名大牛医生,他们对前沿医学的了解更加深入,不容易错漏任何可能对患者有用的药物、疗法或临床研究。


比如江女士选择的远程咨询专家C博士,正是一位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某附属医院的妇科肿瘤专家,他也是哈佛医学院的副教授。


图片
来源:摄图网


那么C博士通过远程指导,给予了江女士哪些重要信息呢?


关于是否还需要其他治疗


C博士表示,根据江女士提供的此前病历和治疗信息来看,目前没有必要进行任何治疗,定期随访即可。


不过此前患者的“每3个月增强CT+CA125”随访方案,和美国可能略有不同。C博士介绍,如果是在美国,会建议患者在术后前两年,每3个月检测一次CA125;第3年起,每3-6个月检测一次CA125;满五年后,每1年检测一次CA125即可。

通常,只有在CA125水平异常、患者出现临床症状时,才会建议患者做进一步影像检查。


假如复发,有哪些治疗选择?


C博士介绍,在美国,卵巢癌患者在完成一线化疗后,如果患者遭遇初次复发或未来复发,则可能用上“维持性治疗”。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对于卵巢癌来说,复发后维持性治疗的主要方案为安维汀或PARP抑制剂(美国多用奥拉帕尼、Rucaparib或Niraparib)。这里需要注意的是,PARP抑制剂可用于所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无论她是否存在胚系(遗传性)BRCA突变。

据此前欧洲肿瘤内科学协会年会上发表的数据显示,卵巢癌患者携带BRCA突变(无论胚系还是体系),完成一线化疗后使用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维持治疗,可降低死亡或疾病进展风险高达70%。


目前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江女士没有携带体系BRCA突变。不过可以考虑追加BRCA胚系突变检测。如果检测发现了胚系BRCA突变,则未来复发后可以考虑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

另外,根据江女士提供的基因检测报告显示,她检出了包括PIK3CA、ARID1A、KDM6A等突变。


其中,PIK3CA突变,意味着复发后患者有机会参与到PI3K激酶抑制剂的相关临床试验,而同时携带有ARID1A突变,有研究证明,此类肿瘤进行PI3K激酶抑制治疗,可实现更好的疗效;患者所携带的KDM6A突变,现在有研究证明使用EZH2抑制剂可减缓肿瘤生长速度。

由于江女士所患的卵巢癌属于卵巢透明细胞癌,与其他卵巢癌相比,这类癌症与肾透明细胞癌更加相似,因此未来随着研究发展,也许“借药抗癌”也可以实现,这方面的信息也可以多关注一些。
 
图片
来源:摄图网


以上就是本次要分享的案例全部内容了。如果您也希望快速得到国际专家细心、专业的远程指导,或前往海外知名医院进行治疗,请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
  • 相关资讯
  • 精选内容
阅读排行榜
最新文章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