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晚期胰腺癌治疗无效后,医生开出两种不同后续方案,到底听谁的?


浏览: 次 

“我认为,如果当前化疗还是无效,下一步应该考虑尝试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的方案此方案还是无效,则尝试PD-1/PD-L1免疫治疗,免疫治疗也无效,则考虑入组临床试验。


“如果当前方案无效,化疗基本就没什么用了,下一步可以参加Napabucasin临床试验也许可以有效

拿到两位专家的方案后,我陷入了巨大的迷茫之中

大约在一年前体重莫名其妙的开始缓慢下降。一开始,我还蛮高兴,没运动也没节食还能瘦,简直太好了。

谁知一段时间后,不仅体重继续下滑,我发现自己吃一点东西觉得不舒服,尤其是油大的食物,更是一口也不想吃。

去医院一检查,结果晴天霹雳传来:我被确诊得了“癌王”——胰腺癌,而且已经是肝脏多发转移的晚期阶段!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因为病情凶险,医生很快给我安排了mFOLFIRINOX化疗方案。这个方案里头包含4药物,据医生讲,很适合我这个阶段。

患病前我就曾听说,癌症患者如果能靶向治疗,副作用会小很多,因此也问了医生是否有靶向药可用。但经过基因检测,我只检出了KRASTP53ARID1ABRCA2PALB2几个基因,医生告诉我说没有对应的靶向药可用。

于是,我强忍着恶心、腹泻和疲乏等一系列副作用,坚持完成了头一个周期的化疗。

谁知到了评估的日子,医生惋惜的对我说,的肿瘤标志物CA199不仅没有因治疗下降,反而上升了6多,大概率化疗没有效果。

化疗无效,靶向药又没得吃,我顿时慌了。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医生建议,目前先保持原方案不变,继续加大药物剂量再来一个周期试试,如果还是不行,到时候推荐我去参加一个新药临床试验。

医生介绍的临床试验药物叫做Napabucasin,也叫BBI-608介绍,这个药招募的患者,恰好mFOLFIRINOX一线化疗失败的晚期胰腺癌患者。

出于谨慎,我又多问了一位胰腺癌专家,想知道是否有其他有效率更高的治疗方法

结果,第二位专家给的建议也是继续当前方案,如果无效之后依次尝试吉西他滨+白蛋白紫杉醇、PD-1/PD-L1免疫治疗等到全都无效后,再尝试入组临床试验。

两位专家的意见听起来都有道理,而且也都提到了临床试验那么啥叫临床试验?

简单说,就是患者可以通过入组临床试验,用上一些还没有获批上市的试验性新药或者新疗法。由于没获批,意味着有效率还不确定因此有点看运气。

图片
来源:摄图网


之前虽然没有加入过临床试验,但从不少病友口中,屡屡听到这个名词。听说一些病友,通过入组试验,用上了特别对症的新药,治疗效果非常不错,但另一部分病友则表示,这个就是赌命,赌赢了,肿瘤控制住,赌输了,基本也就没什么希望了。

由于两位医生存在差异,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没办法判断是该听自己主治医生的意见,等下一阶段化疗无效后直接入组,还是该听另外一个专家,后续换化疗方案,然后尝试免疫治疗,再之后入组临床试验。

此时,我感到十分焦虑。因为我很清楚知道,胰腺癌之所以被称为癌王,是因为恶性程度高,病情恶化快。如果我不能尽快明确后续方案,万一病情快速进展,可能全完了

时不我待,不久后决定寻求更权威的外援帮助我的选择,是美国哈佛。
 
图片
来源:摄图网

通过盛诺一家,我很快约上了一名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A教授,以远程视频指导的形式,为我后续治疗提供了专业建议。

A教授详细查阅了我的既往治疗经过,很快为我“一锤定音”。他表示,此前的第二位专家给出的“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化疗方案,更适合当下的我。

为了打消我的疑虑,A教授十分贴心且耐心地给我阐述了选择理由。

“根据临床试验MPACT研究结果显示,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方案,在有效率和患者生存率方面,对你更可能有收益。此外,这个方案中的两个药物,与之前的方案并无任何重叠,因此可能会有治疗效果。”

关于主治医生提到的Napabucasin新药临床试验,A教授表示,根据此前有较为早期的临床研究来看,该药对于肠癌、胰腺癌可能会有效,但考虑到数据样本非常小,因此从有效率角度还是应该将其排在化疗后面。

还有一种情况,是可以确定入组该试验能保证我无论进入哪个组,都可以用上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这样的话也可以考虑入组。

在很多临床试验中,患者会被分为新药组和对组。A教授介绍,即便是对照组,很多时候患者也能用上当前的标准治疗方案(如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紫杉醇,而新药组可能用到的是新药联合对照组。这类临床试验的安全性,其实还是相对不错的而且可以节约不少药费,也能得到医生的关注。

我询问A教授根据基因检测结果,我当下是否真的一点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的可能性都没有只能化疗?
 

图片

来源:摄图网


对此A教授回复,关于化疗之外的前沿疗法,应先排除PD-1/PD-L1等免疫治疗。因为截至目前为止,免疫治疗尚未被证实对胰腺癌有明确的疗效,因此有效率难以有化疗那么高的保障。所以除非是后面已无任何可用方案,必须入组临床试验时用上免疫治疗,否则不建议过早尝试该疗法。

关于靶向治疗,A教授根据我此前的基因检测报告,也做出了不适合靶向治疗判断。

和病友沟通过程中有人曾表示,虽然已经到了晚期肝转移阶段,但也不妨可以尝试用先进的局部治疗手段,通过手术、射频消融、海扶刀、TOMO等形式消除肿瘤,延长寿命。

对此A教授表示非常理解我感受,但令人遗憾的是,根据影来看,我的肝脏已经有多个分散的病灶,这意味着很可能还有大量肿瘤因为体积太小,无法被影像设备捕捉到。

因此,即便对肝脏进行手术放疗、消融局部治疗,甚至切除胰腺,后面也大概率会很快出现新的病灶,因此从治疗收益来说,非常不划算平白受到很多身体损伤。
 
图片
来源:摄图网


以上就是本次要分享的案例全部内容了。如果您也希望快速得到哈佛专家耐心、细致、专业的远程指导,在遭遇重大选择时不必彷徨,为自己节约大量宝贵时间,请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
  • 相关资讯
  • 精选内容
阅读排行榜
最新文章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