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获得重生!

化名:老梁 病症: 肺癌
浏览: 次 

正直的小诺 盛诺一家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


患者简介 

老梁(化名),今年65岁,从事进出口贸易工作,现已退休。和老伴居住广州,女儿在美国西雅图定居。2017年上半年,老梁查出肺腺癌晚期,确诊后20天,飞往美国休斯敦治疗至今。


下面,是老梁亲自讲述的抗癌故事。



被无良体检机构蒙骗

瞬间成为癌症晚期



从单位退休以后,我和老伴都特别注意身体。每年都订一套豪华体检套餐,体检后,会收到一份特别“漂亮”的体检报告,显示身体一切正常,唯独“支气管扩张”一项,从来没有解读、也没有任何提示,我也就没当回事。



2017年年初,我稍稍感到上楼梯的时候有点气促,有位医生朋友建议我查一下CT,我心想着何必这么兴师动众,但架不住朋友的劝说,还是去医院查了一下。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jpg

 


当我去看到检查结果的瞬间,顿时感觉头皮都炸了。报告上写着:右肺上叶高密度影,考虑恶性可能,多发结节,少许胸腔积液…


我急忙给老伴打电话,我们两都傻了,我一向认为自己身体强壮,60多年来,几乎连针都没打过,怎么一下就成癌症了?


在重症肺科诊室,我有生以来头一次做了穿刺活检。看着我因为穿刺口吐鲜血,老伴吓坏了,接下来,我又做了PET-CT,这样我才一点点地相信,我真的患癌了。


病理报告已经出来:右上肺腺癌T2aN0M1a(胸膜)Ⅳ期。医生的表情难以言说:“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吗?”我机械地点了一下头,他继续说,“情况不乐观,胸膜已经转移,是四期了。”


此刻,据我上次体检仅仅半年。大意和轻信使我失去了早期诊断肺癌的机会,此刻,再责怪谁也无济于事了。


朋友们,如果你在体检时发现一些异常,一定要找一位专业医生来帮你解读和排查,这是我的血泪忠告,希望你们不要走我的老路。



赴美治疗初见成效

一度消灭所有癌细胞



由于早年的工作关系,我对国外的医疗有所了解,在美国,癌症不是绝症,而是慢性病。治疗指南是由美国制定的,就连我就诊医院的医生都说,他们经常和美国医院的医生进行视频会议交流经验。


我给女儿打电话,她也要我们赶紧去美国治疗,还要帮我预约美国的癌症医院。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在飞机上看过一个海外医疗的广告,老伴上网查到叫盛诺一家,在老伴的眼里,我的病再也不能耽误一天,我们决定尽快赴美治疗。


虽然美国癌症治疗的医院有很多都很出色,但我有着自己的想法。一、地理位置方面,休斯敦气候温暖,而且离女儿的城市也比较近;二、在癌症治疗方面,休斯敦这家医院排名领先。因此,我们几家医院选择中最终决定去休斯敦。


在等待医院回复的20天里,我同时在医院接受化疗,用药是力比泰770mg+卡铂400mg+安维汀400mg。同时,做了基因检测,很遗憾,我没有基因突变,这意味着我不能从靶向药中受益。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1.jpg

 国内基因检测结果没有突变


在2017年3月6日,我和老伴来到了休斯敦,休整几天之后,我们来到这座全球闻名的癌症中心。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2.jpg


它的规模是如此庞大,我数了数可能有近十栋大楼,各个楼宇之间有电瓶车穿梭。


在美国看病和国内有着很大的不同,在美治疗期间,患者见医生需要预约,大概一到两周见一次医生。我把我要问的问题列了整整两页纸,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向医生为了个明明白白。



我的美国医生叫弗兰克,是这家医院很权威的一位肺癌专家。他先肯定了我在国内的化疗,胸部X-Ray显示左肺部肿物缩小,积液少量,这证明化疗有效,弗兰克建议我坚持这个方案。


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我就完成了五个疗程的化疗。这一天,弗兰克医生高兴地告诉我,我的PET-CT示显示我已经无活动性癌症迹象了,活检中也没有发现活动性癌细胞。


得知这个结果,我和老伴喜极而泣,没想到化疗的效果这么好,而且除了一次升白针,我没有受太多化疗的罪。2017年8月,我和老伴带着美国医生的方案,单药培美曲赛化疗四个周期,回国继续治疗。



再次崩塌

几个月后癌症复发


刚刚回国的几个月里,我的身体状态不错,每天精神饱满,谁看了我都不相信,我去美国治疗癌症。


但好景不长,那种气促的感觉又回来了,好像比之前还严重。我去医院复查发现,CT上有细微的亮点,通过活检真的印证,癌症复发了。


我的心理防线再次崩塌,整个人从头皮麻到脚跟。我和老伴用火速再次飞赴休斯敦,向医生要答案。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3.jpg

“我是不是复发了?”“我的方案是正确的吗?” 弗兰克医生对我说,“很遗憾,化疗耐药了。”


既然癌症再次来临,逃避无法解决问题,我只能放手一搏。


接下来,我开始积极地寻找新的治疗方法。


虽然在国内进行过基因检测,没有发现基因突变,但是弗兰克医生仍然建议我再做一次。


“其实,在复发或者耐药之后,肿瘤很可能产生新的突变,这时候应该再做基因检测来了解新情况,以便选择合适的治疗”,弗兰克,“不过,你在国内的检测方法是PCR荧光检测,这种方法跟基因测序相比准确性会低一些。”


几天后,我接到了医生的电话,我的基因检测竟然发现了新的突变——EGFR 20外显子突变。


在很多人看来,有EGFR 20外显子突变仍然是一个死局,因为,它不像EGFR 19/21突变有众多的靶向药,EGFR 20在国内仍然没有靶向药物可以用。


我的治疗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当“神药”也无效

是什么救了我?


如果我留在国内治疗,恐怕不会知道晚期肺癌也会多种选择。


弗兰克医生告诉我,我可以使用pd-1免疫治疗。


2018年3月,我头一次用上了病友们口中的“神药”——pd-1,三周一次派姆单抗注射,价格不菲,在美国注射一次就要几万元人民币。


然而,“神药”没能对我起效,两个月过去,我的病灶没有缓解,病情加重,出现了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


也许,敢于拼搏的人终会被命运垂怜。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4.jpg

弗兰克医生兴奋地对我说:“你非常幸运!现在正好有一项针对这个突变的靶向药临床试验,前期数据显示治疗效果非常好,有73%的患者都获得了缓解,你现在的情况,非常适合参加。并且,这项临床试验目前全球只在我们医院开展。”


在兴奋之余,我充分了解了临床试验的风险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之后,加入了临床试验。


第二天,我就见到了传中说的药物——一片看似普通的白色药片,这种名叫poziotinib(波齐替尼)的药物,给像我这样的肺癌患者带来了新生。


简直像做梦一样!仅仅每天2片药片,居然就得到了这么好的效果。治疗2周之后,原本不能平躺,我已经可以正常平躺休息;1个月后,我的胸腔积液从治疗开始时的2000ml减少到600ml;2个月后,肿瘤减少了50%!


在美国医生的帮助下,我找到了对症的药物,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神药”。



后 记

经历坎坷的治疗历程,我有一次闯过难关。现在,爱人陪着我往返于中国和美国继续坚持治疗,意外的是,入组临床试验为我省去了药物花费。治疗的闲暇,我们会围绕美丽的赫尔曼公园漫步,内心平静而充实。


肺癌晚期,我在美国重生!5.jpg


弗兰克医生对我说,我所加入的poziotinib药物的临床试验在全球招募了40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想我的经历仅仅是美国新药研发产业的一个缩影,这里是全球性临床试验基地,每年诞生大量的新药、新疗法,为来自全球的癌症病人带去新的希望。


"对癌症患者来说,有药就有希望,因此,我们要在治疗的同时,坚持活得更久、更有尊严,也许我们就会等来癌症变成慢性病的那一天。"


分享按钮
  • 相关资讯
  • 精选内容
阅读排行榜
最新文章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