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患者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患者故事 > 淋巴瘤> 癌症or炎症?不能穿刺就无法确诊肿瘤?

  • 癌症or炎症?不能穿刺就无法确诊肿瘤?

    化名:钟先生 年龄:56 病症:淋巴瘤
    就诊医院: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 返回上页

    简单一个字,反映的是他对这次出国就医的十分满意。考虑到放疗后可能会出现的肺炎,钟先生决定再在英国观察一段时间再归国,这样更加稳妥。预计他会在英国待到5月份,再见一次医生后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回国了。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与命运抗争之人,都是英雄。2018年,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15个。


    经历了8个周期的化疗后,钟先生的治疗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并且在结束化疗后,每一次复查都发现体内的肿瘤在一点点地缩小。然而,就在他认为自己已经痊愈的时候,癌症却疑似复发了。为什么说“疑似”?因为医生也无法确定是炎症还是肿瘤复发,让钟先生先观察3-4个月……


    撰稿:啊不

    而立之年,癌症来敲门


    已经和癌症抗争了两年多的钟先生,如今刚过而立之年。关于初是如何发现癌症,钟先生说,这还得多亏他的父亲。


    2015年的9月,钟先生开始莫名出现间断咳嗽的症状,并且还发现自己左锁骨上面出现一个小小的软包。钟先生的父亲是一名医生,多年的行医经验让他立刻建议儿子去医院进行详细检查。


    霍奇金淋巴瘤Ⅱ期!经过超声、PET-CT、穿刺活检等一系列检查后,医院给出了终结论。


    PET-CT显示:钟先生的双锁骨区、纵隔多发肿大淋巴结,SUVmax=12.02,较大者位于前纵隔,大小约6.6×2.9cm;左颈根部小淋巴结,较大者约1.0×0.8cm,SUVmax=1.9。


    什么是SUVmax?


    在PET-CT中,我们常会看到SUVmax这个英文,它是指显影剂的标准摄取值的大值。当影像检查中发现结节、肿物时,SUVmax可为判断其恶性、良性以及其恶性程度的高低提供参考。


    一般来说,SUVmax<2,考虑为良性病变;2<SUVmax<2.5,考虑为良性与恶性临界状态;SUVmax>2.5,则考虑为恶性病变,可进行穿刺活检确认。但SUVmax值只能作为肿瘤的参考,而非绝对。


    部分炎症有时也会导致SUVmax值升高。


    这个残酷的结果并没有让钟先生崩溃,很快他就冷静下来,面对现实:既然已经得了病,那就好好治。



    8个周期的ABCD化疗


    由于家中有专业医生,省去了大多数患者四处寻找医院、专家的过程。不到一个月,钟先生就来到一家全国排名前五的三甲肿瘤专科医院,按照医生的意见开始了8个周期的ABVD方案化疗。


    什么是ABVD方案?


    ABVD是霍奇金淋巴瘤(HD)的化疗标准方案。具体药品信息如下:


    “开始两个周期没啥感觉,到了第3、第4周期时,副作用一下加重了。”钟先生说。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间,除了中途因副作用严重休息了两个月,8个周期的化疗钟先生都坚持了下来,治疗效果显著。


    每个周期治疗结束后,钟先生都会惊喜地发现,锁骨、纵膈、颈部的肿物有在缩小。8个周期全部结束时,原本纵膈处6.6X2.9cm的肿瘤,已经缩小到了1.9X1.0cm,而SUVmax值也从初的12.02降低到了1.2,颈部肿物也已经消失了。


    在停止化疗后,钟先生定期会回到医院进行复查。令他高兴的是,这段时间里癌症没有复发,而且肿瘤还在一直不断地缩小,小时仅为1.0X0.5cm!


    这个时候,虽然钟先生体内依然可以检出肿瘤的存在,但数次检查中发现,它们均为低代谢,已经失去了活性,而SUVmax也回归到了正常值区间。如果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就表示钟先生的淋巴瘤已经治愈了!



    癌症or炎症?先观察3-4个月


    然而,在2017年9月再次复查时,问题出现了。


    PET-CT显示:纵膈新见高代谢淋巴结,大小约1.3X1.0cm。个头虽然不大,但对应的SUVmax却是5.8!


    难道是淋巴瘤复发了?焦急的钟先生找到之前的主治医生,寻求治疗方案。谁知这一次,医生的答复却令他怔在了当场:“现在不能确定你是炎症还是肿瘤复发,需要观察3-4个月,确诊后再定治疗方案。”


    等待不会让肿瘤进展吗?出于这个考虑,钟先生提出,能否先做ABVD化疗?


    但医生拒绝了。“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如果是复发,那就不能再化疗了,只能进行干细胞移植治疗。”医生说。


    “难道没有其他治疗手段了吗?”钟先生不甘心地问,然而医生否定了其他的可能性。



    英国医生:选择不止干细胞移植


    恰好,钟先生的姐姐是位互联网医疗的从业人士,她告诉弟弟,国内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们还可以去国外看看。


    在姐姐的推荐下,钟先生联系了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


    结合钟先生的病情等一系列因素,盛诺一家的咨询顾问为他推荐了英国的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这是世界上第一所致力于癌症研究和治疗的专科医院,底蕴深厚,同时在霍奇金淋巴瘤方面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比如一位10岁的患者Ferhana Najeeb,在该院治疗后如今已经20多岁了,她后来选择了攻读医学,假期还会在皇家马斯登分子病理学中心兼职做医学实验室助理。



    办妥一切手续后,2017年12月初,钟先生到达了英国,第二天他便和陪同客服一起见到了主治医生C。


    C医生肯定了钟先生在国内的治疗,这表示他没走弯路。对于国内的检查结果,C医生同样认为暂时不足以确诊是复发还是炎症。但是SUVmax的数值已经大于5,必须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关于治疗方案是否必须用干细胞移植,C医生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干细胞移植确实是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方法之一,但除此之外,手术、放化疗依然可以使用,并非只能进行干细胞移植治疗。


    另外C医生非常肯定地告诉钟先生,无论是炎症还是复发,他都有很多成熟的治疗方案,所以无需担心和焦虑。整个面诊长达40分钟,除了病情之外,钟先生还咨询了癌症是否会遗传、日常如何注意饮食等,都得到了耐心的解答。


    “这种病孩子不会遗传的,请放心吧。饮食也没有什么禁忌,但必须要戒烟和加强锻炼。”C医生说。


    接受微创手术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国内医院凭影像信息无法确诊钟先生这次的病灶,那为什么不进行穿刺活检呢?


    答案是不能进行穿刺。因为这次的病灶位置正好在胸骨后方偏左,紧贴主动脉,穿刺风险太高了。而直接开胸切除淋巴结,虽然对医生来说非常简单,但对钟先生而言伤害较大,恢复需要太久的时间。


    病不等人,C医生在和团队中的胸外科医生进行充分讨论后,放弃了穿刺活检以及开胸切除的方案,终选择:在其左腋下打两个孔,然后进行微创手术直接切除淋巴结。这种方式只需要观察2-3天,恢复也很快。


    12月底,钟先生成功接受了纵膈淋巴结节切除微创手术,医生在术中也对周围淋巴结一并进行了清扫。2天后,钟先生便出院了。


    几天后病理报告出来了,确诊为复发的霍奇金淋巴瘤,周围清扫的淋巴结没有病变。经过MDT医生团队研究讨论,终的结论是,钟先生应该进行下一步的放疗治疗,以巩固手术成果。


    什么是MDT?


    多学科诊疗模式(multiple disciplinary team),简称MDT,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由美国提出,指针对某个病人,由外科、内科、病理科、放射科等多个科室的医生组成固定团队,并不断根据病人情况变化探讨和调整方案,让患者从中获益。


    打消对放疗的恐惧


    事实上,钟先生一直对于放疗非常排斥,用他的话说,“化疗还行,放疗可太要命了”。


    但是,皇家马斯登的放疗科E医生告诉他,这次他们将采用IMRT放疗,这种方式可根据肿瘤的3D形状调节(或控制)辐射强度,使辐射剂量更精准,副作用更小。经过E医生的认真讲解,钟先生终同意了该方案。


    2018年的3月初,钟先生的放疗全部结束,总计18次。令他惊喜的是,一切和E医生说的一样,除了有点累、食欲差点,没有其他副作用。不仅如此,E医生还告诉他,放疗不会影响他的生育,治疗结束后他完全可以要个孩子。



    问及这次赴英看病的大感受,钟先生笑着用一个字做了总结:顺!


    简单一个字,反映的是他对这次出国就医的十分满意。考虑到放疗后可能会出现的肺炎,钟先生决定再在英国观察一段时间再归国,这样更加稳妥。预计他会在英国待到5月份,再见一次医生后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回国了。


    祝愿他一切顺利!

400-875-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