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案例 > 肺癌> 出国看病案例:肺癌患者去美国寻找希望,医院的诊断和账单惊呆了

  • 出国看病案例:肺癌患者去美国寻找希望,医院的诊断和账单惊呆了

    化名:保密 年龄:52 病症:肺癌
    就诊医院: Mayo Clinic 返回上页

    但千金难买真理!当我们不幸被国内某家医院判为某种不好的疾病时,要多方打听,不要盲目的做决定。为自己、为家人做最正确的选择!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40个。

    来美国前,我对美国医疗只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先进,一个是贵。就在去年,我迫不得已去美国看病,却对这个国家的医疗有了全新的认识。

    如果说诊断书对患者来说就是“判决书”,我们不能因为一时的失望而放弃,只要有条件就要去较好的医院、见较好的医生、用最精良的仪器,为自己争取更多机会和希望。

    突然!夫妻双双面临“癌症”手术?!

    我的家在北京,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上老有下有小,生活小康水平以上,稍显不同的是,我和老公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国,对国外的文化更熟悉一些。

    大约两年前的夏天,我在外地出差突然接到老公的电话:“体检说我肺部有毛玻璃结节,我托朋友找了一位专家,说我是早期肺癌,让我尽快手术…”

    来不及哭,我买了当天最近一班飞机票赶回北京。见到老公时他已经在住院了,第二天,我陪着老公做了手术,切下来的结节在左肺上叶有1.4公分,术后病理报告说是微侵润性腺癌。

    事情进展得太快,我和老公都是一脸懵圈。什么毛玻璃结节?什么肺腺癌?这个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我和老公都年过五十,但身体一向不错,这次生病,让我们突然明白原来癌症离我们的生活一点都不远。

    按照我们国人养病的习惯,术后老公在家休养,我带着他到处看中医,喝中药调理身体。等我们渐渐平静下来,又到了雾霾高发季,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肺癌这么高发?和帝都的气候有没有关系?我是不是也该检查一下?

    2017年3月,我找到一家三甲医院给自己做了CT,拿到结果我彻底傻了:我的左肺、右肺都有毛玻璃结节!左边0.3cm,右边0.9 cm!

    我哆哆嗦嗦拿起电话,给老公的手术医生拨过去。当我拿着检查报告去见医生时,他跟我说的话和当时跟老公说的话几乎一样:“性质不好判断,可以通过手术排除恶性风险,现在病灶还没转移、没复发,是最佳的手术时机。”

    短短的两分钟里,我在脑子里飞快地为自己盘算。手术?再小的手术也有创伤,对身体的伤害都是不可以逆转的;不手术?万一真是癌怎么办?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我问医生:

    “我马上要出国,手术能不能等?”

    “可以!”

    “三个月可以吗?”

    “可以,不过既然你不手术,还是每隔三四个月做一次CT,定期观察吧。”

    就这样,我错过了医生口中的“最佳时机”,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逃过一劫…

    四个月VS两个礼拜!差距怎么那么大?

    一周后,我趁着去加拿大出差的机会,预约了多伦多一家很著名的综合性医院,想看看国外医院怎么判断我的病情?也顺便给老公做个全面的复查。

    我提交了预约申请,医院说我是国际病人得排队。过了两个月,没回音,又过了一个月,医院说还在排队,到我7月份回国,终于接到医院的电话,问我还在不在加拿大?还需不需要预约?

    约了四个月都没约上,这效率让我无语,我给医院回邮件说不约了。

    转而我开始寻找专业机构的帮助,我打电话给国内一家资格最老、规模较大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他们说有美国签证两个礼拜就能出国。一开始,我还将信将疑,没想到刚好两个礼拜,一切都办妥了。

    事后我才知道这家机构和很多国外权威医院都是签约关系,而我们预约的美国综合排名#1的医院和他们也有多年的合作,四个月对比两个礼拜,时间快得让我和老公吃惊。

    我和老公早年都有留学经历,工作关系又经常去国外出差,因此对国外生活并不陌生。但这次美国之行,却让我们印象最为深刻。

    2017年8月,我们从首都机场T3出发,到芝加哥转机,又飞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美国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

    那天已经快凌晨了,来接机的工作人员姜小姐早已在行李提取处等待我们。她把我们送到住处,随后从车里提了两样东西出来。

    “这是我们送给您的大礼包,”工作人员把“大礼包”放到我的桌子上,我打开一看,里面有电饭煲、暖水壶、大米、小米、食用油、榨菜…

    我和老公眼泪快下来了,我们中国人天生有中国胃,多年来我和老公在国外生活时也都是自己煮饭,一来顺口、二来省钱。此刻,这些朴实无华的东西比金子还金贵。

    异国他乡的深夜收到这样的礼物,太暖心、太感动…

    5分钟VS 2小时这才是真正的问诊!

    先说说我为什么选这家医院?出国以前,服务机构给我推荐了三家医院,一家在罗彻斯特全美综合排名#1,类似于国内的协和医院,一个在休斯敦全美癌症专科排名#1,类似国内的中肿;一个在波士顿隶属哈佛大学医学院,全美综合排名前三。

    应该说三家医院实力都很强,选医院还得看病情。现在我还没有确诊,不能判断到底是不是癌?综合性的医院更适合我,罗彻斯特这家医院不仅综合排名TOP1,很多专科包括肺部专科都是TOP1。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我决定到罗城这家医院就诊。

    倒过时差之后,我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到国际部注册,在国内就医大家都知道,#1次就诊需要填病历卡,内容大概是:姓名、年龄、性别、婚否、家庭住址、病史等等,大概也就一两页纸。

    但是在这家医院,首诊的病历信息要填一本儿!包括基础信息和非常详细的个人信息,比如小时候打过哪些预防针、以前得过哪些病、吃过哪些药,个人信息填完,接下来,你有没有兄弟姐妹,他们打过哪些针、得过哪些病、吃过哪些药,再接下来你父母的信息也要填,最后你父母的父母的信息也要填…

    问题罗列了十几二十页,但我要说的是,那一刻我没有感到烦,反而感到非常欣慰,这恰好说明了这家美国医院对每一位病人的认真负责。

    直到现在,我还经常把自己填表时的经历说给我的国内朋友听,他们都对美国医院这种“挖祖宗三代”式的调查方式感到诧异,但与此同时,也对美国医院的认真态度感到钦佩。

    书面填表之后,就是首诊了。

    我们走进诊室,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医生马上站起来和我们握手,这位医生看起来比我们年纪还长,面带微笑加上得体的装着,更像是要参加宴会的老绅士。

    “老绅士“是大教授的助手,而他的任务就是在教授正式与我们见面以前,做足充分的准备工作。从我的病史、到我为什么要来美国、到我需要做什么检查,他都反复地“盘问”。

    从8:00-10:00,他留给我们两个小时做充分地沟通,回想很多时候,我们在国内看病时,留给每个病人的时间只有不到五分钟,当我们看完病、拿完药走的时候,医生可能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震惊!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完我的回答,“老绅士“开始他的阐述。

    “老绅士“问我:你在国内做过哪些治疗?我说:“我的肺部有毛玻璃结节,医生们不能确诊,要我每隔三四个月做一次CT复查。”

    此时,“老绅士“的脸上写满诧异。

    他又问我:那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说:“在出国以前,我已经做了两次CT,结果没有任何变化,左侧结节0.3cm,右侧结节0.9cm,我先后咨询过三位国内医生,都建议我进行手术,外科医生说越快越好!”

    “老绅士“的脸上再次写满诧异。

    他认真地看着我说:我们已经研究过你的病历,并且我们的team也进行过深入的讨论。首先,在美国医生不会建议患者频繁地进行CT检查,此外,我们看了你的检查报告,我们认为目前没有手术的必要。”

    但是,他又给了我一条更中肯地建议,“既然你已经来美国了,建议你在我们的高清设备下,再进行一下检查,以最终判断病情,你是否愿意?”

    “老绅士“和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又来了一位年纪更大、穿着更潇洒的“老绅士”,这就是我本次预约的医生,这家美国医院胸科的大教授Dr.H。

    “我已经了解了我的助理给你的治疗建议,我非常同意他的判断,也支持你再次进行一个检查。” Dr.H对我们说。

    我和老公商量后决定听从美国医生的安排。

    首诊结束,我们回到住处,仔细回想医生的话。我来美的预期有两个:一、国内医院误诊;二、确实需要手术,但美国医生的判断告诉我,我不需要手术,这对我真是难得的好消息,我和老公的心情终于放松一些了。

    不到一周,我们再次见到了Dr.H,他把我从国内带来的CT和在美国刚刚检查的CT,放在他的电脑上,虽然我不懂医,仍然耐心地指给我结节的位置、形状、变化,我#1次看清了长在自己肺上的结节到底长什么样。

    同时,我也看到了和国内的CT影像相比,美国的这张CT清晰度更高。我和老公还在暗暗想:为什么美国这张CT的清晰度更高?Dr.H告诉我,我在国内做的CT的精度是0.5毫米切片层,而我在这家美国医院的CT的精度是0.15毫米切片层。

    更清晰的图像让美国医生有了更精准的判断。

    最后,Dr.H他高兴地对我说:“经过影像专家和我们团队的判断,我们认为你的结节没有变化,而且有密度放松和缩小的趋势,更大的可能是一些炎症留下的疤痕。因此,目前我们不建议你进行手术。

    那么今后我该如何监测结节的变化?

    Dr.H说,我不需要每个三四个月做CT,只需要一年做一次CT就可以了,而且要以这次最新的检查为准进行对比。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我激动不已,更庆幸自己到美国做了检查,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手术。

    关于费用

    美国看病是不是很贵?这也是很多国内患者关心的问题。我们这次到底花费了多少呢?

    我和老公每人交了1.6万美元押金。一次CT是1500刀,见一次医生是500多刀。

    但千金难买真理!当我们不幸被国内某家医院判为某种不好的疾病时,要多方打听,不要盲目的做决定。为自己、为家人做最正确的选择!

    (本文内容为盛诺一家真实案例,经患者口述后整理)


    微信截图_20190111113630.png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