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案例 > 结直肠癌> 要尊严,还是要活命?肛门癌患者选择出国看病后的真实治疗经历

  • 要尊严,还是要活命?肛门癌患者选择出国看病后的真实治疗经历

    化名:保密 年龄:49 病症:结直肠癌
    就诊医院: 癌研有明医院 返回上页

    三个月后,回纳手术依然非常顺利,手术第二天我已经可以在走廊里遛弯了,日本医院非常重视术后康复,在住院期间,不需要家属陪护,专业的医护人员会提供营养、照顾、康复等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39个。

    对癌症患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生存时间,还是生活质量?

    一年前,我被诊断为直肠癌三期,面临肛门不保、可能要终身佩戴屎袋的尴尬。从那时起我的人生就面临了一道选择题:要尊严,还是要活命?

    在很多人看来,得了癌症,人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失去。治疗,就是要从生存和尊严中两害之中取其轻。

    难道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从此,我打响了属于自己的“保肛之战”!

    国内某专家:保肛难、治疗难!

    去年八月,我突然有了大便增多的情况,一天7到8次,便中还带血。这是极不好的信号,我赶紧去医院做肠镜,结果发现距肛门口10cm的地方发现了病变,病理活检说我得了直肠中分化腺癌。

    我的#1反应就是我得保肛,就算得了癌,我也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很快,我开始化疗、放疗,希望把病灶缩小,给以后的切除手术创造条件。克服了化疗中肠梗阻、白细胞下降等问题,又扛过放疗造成的腹泻,每当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等到手术后就好了,手术后我又是健康人了!”

    放疗后三个月,正是手术最佳时间,亲戚朋友托人好不容易联系到国内一位非常有名的肠科专家,但专家开口三句话,差点让我崩溃了:

    “放疗后造成了粘膜水肿,手术很难做,想要保肛非常困难!”

    “这种情况很难治疗!”

    “未来有可能复发!”

    手术还没做,我的心先被狠狠剜了一刀。我明白国内医疗权责的问题很复杂,医生需要先把手术最坏的结果告知患者,但是专家这样说,无非把患者仅存的一点信心推入了黑暗的深渊。

    想要活得有尊严真的这么难?

    美国哈佛专家:保肛so easy!

    现在正是我手术的最佳时机,我承受了那么多治疗的痛苦,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成功手术吗?不想放弃,一定要争取保肛的机会!

    就在这时,我的一位老朋友给了我一个建议,国内治疗几乎已经到顶了,为什么不听听国外专家的建议。

    如果去美国治疗,最快也要一个月,远程咨询可能是最能解近渴的办法了,我预约了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一家附属医院的胃肠科专家,没想到这位专家的观点和国内专家完全不同:

    “首先,直肠癌放疗是非常常规的做法,在美国没有因为放疗就不能保肛的情况。”

    “第二,保肛与否,主要看病灶距离肛门口的位置,我的病灶和肛门口有10cm,在可以保肛的范围内。”

    “第三,这种情况在美国是个很简单的手术,我完全有可能保肛!”

    美国医生为我“翻案”了,这意味着我不必造瘘,完全有保肛的希望。

    日本癌症专家:不用开腹,保肛率__!

    我就诊的日本医院

    去不去美国?我又陷入选择中,办签证、预约医院最快一个月,这期间肿瘤会不会进展,会不会影响手术效果?

    很快,我了解到日本在胃肠道肿瘤方面的优势比肩美国,而且日本的签证办理速度相对更快,这是目前最适合我的治疗途径。

    大概两周后,我飞抵东京,见到了日本排名最靠前的一家癌症医院最权威的胃肠科医生,在经过详细的检查和问诊之后,这位日本医生对我说:

    “你的情况保肛率可以达到__!”

    “而且,不必开腹,腹腔镜就能完成!”

    “治疗率会很高,大概在__!”

    来自国际权威专家的话,让我顿时吃下了“定心丸”,对未来再次充满信心!

    日本医生同时为我制定了治疗方案:手术分两次进行,前期手术做一个临时造瘘,用腹腔镜切除病灶,三个月后再来做回纳手术。

    而事实证明,“艺高人胆大”的日本医生所言并非为虚,为了提高手术成功率,让更多癌症患者有望实现治疗,日本医院将治疗和服务几乎做到了极致。

    他们非常重视手术前的准备功课,术前手术医生团队会召开讨论会,把病人的手术图亲手画下来,护士团队会配合医生进行详细的问诊,如果吸烟的患者,在手术前的四周内是明令要戒烟的,因为有明确的数据显示,吸烟会提高癌患手术的复发风险。

    手术中,医生们会精确再精确,手术刀划过,避免碰到血管,从而减少出血量,并尽可能地保护患者的正常组织。

    在标准化的手术操作中,我的情况很顺利,术中血压控制在120左右,手术期间出血量不到5毫升,术后第二天我就可以坐起来了。

    而术后病理评估结果再次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我的直肠癌属于二期,医生说不需要任何的放化疗治疗。

    日本东京夜景

    三个月后,回纳手术依然非常顺利,手术第二天我已经可以在走廊里遛弯了,日本医院非常重视术后康复,在住院期间,不需要家属陪护,专业的医护人员会提供营养、照顾、康复等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出院的那一刻,我蹦蹦跳跳地和健康人丝毫无异!我终于可以彻底和癌症说拜拜了!

    以前我会觉得,千万不要有什么病,大好的人生我还没有享受,但是现在我会觉得即便有病,我也依然可以活得很好。我从不奢望长久,只希望活得彻底,展现出生命的纯度。

    提高生活质量,究竟有何意义?

    保肛、保乳、保眼,癌症患者在面临生死难关的同时,往往要面临这些重要抉择,肠癌患者为了活得更久,而舍弃重要的排泄器官;乳腺癌患者为了保命而舍弃女人最不可或缺的部分;眼癌儿童的家长为了保护孩子的生命,不得已摘掉孩子的眼球…

    这使得癌症给人们的惯常印象似乎就是人生折磨、煎熬和磨难。

    对于癌症的治疗,美国人一度被乐观情绪所主导。在医生们看来,如何让一个病人尽量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不是被限制在轮椅、病床上,失去重要的身体器官、失去对生活的憧憬,这对病人的意义十分重大。

    因此,美国、日本、欧洲等医疗更为发达的国家,正在开展更多药物和疗法的研究,帮助患者在延长生命的同时,提高生活质量。

    对病人权利的尊重,不仅是医生的责任,其实也是全社会对病人独立人格的尊重。


    微信截图_20190111113630.png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