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饿死癌细胞”有望成真?前沿代谢抑制剂给患者带来新希望!

浏览: 次  时间: 2022-08-04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导读

研究发现,一款前沿的代谢抑制剂——谷氨酰胺抑制剂,可通过与靶向药联合,用于治疗肺癌患者。值得注意的是,大约四分之一的肺鳞癌和KRAS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都可能成为此类新型疗法的潜在受益者。


详情请看下文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副教授、医学博士Jonathan Wesley Riess表示,谷氨酰胺酶抑制剂和mTOR抑制剂组合,可能是针对携带NFE2L2或KEAP1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新策略。


图片
来源:摄图网

*注:谷氨酰胺酶抑制剂是一种可以用来阻碍癌细胞获取能量的药物。


在第23届国际肺癌年会期间,Riess博士接受了专业医学期刊网站Onclive采访,并交流讨论了一项I期临床试验(NCT04250545)。该试验内容是测试mTOR抑制剂Sapanisertib联合谷氨酰胺酶抑制剂telaglenstat的联合方案治疗特定非小细胞肺癌。

谷氨酰胺属于一种线粒体酶,通过将谷氨酰胺转化为谷氨酸,可为癌症生长、增殖提供所需的能量。在癌症当中,谷氨酰胺代谢以及糖酵解代谢,属于癌细胞获取能量、供给细胞不断增殖的重要方式,因此,抑制谷氨酰胺有助于阻碍癌细胞获取能量(相当于断了它们的“粮道”)。


大约四分之一的肺鳞癌以及四分之一的KRAS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携带有NFE2L2突变和KEAP1突变。临床前研究表明,携带这些突变的肺癌患者,可能对mTOR抑制剂和谷氨酰胺抑制剂联合疗法特别敏感。

图片
来源:摄图网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赞助的I期临床试验(NCT04250545)研究了联合疗法对于携带KRAS/KEAP1共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以及携带NFE2L2突变型肺鳞癌的有效性。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David Shackelford 实验室的其他临床前数据表明,mTOR抑制作为单药在肺鳞癌中不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对NFE2L2和KEAP1突变没有选择性。除此之外,当癌细胞通过糖酵解获取能量的渠道被mTOR抑制剂阻断时,癌细胞可转换为谷氨酰胺代谢模式获取能量,通过谷氨酰胺—谷氨酸的路径进入到代谢循环。


因此,通过联用mTOR抑制剂和谷氨酰胺抑制剂,可同时阻断两条癌细胞“粮道”,可能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这就是此项研究的方向。


Riess博士表示,目前尚没有针对NFE2L2突变或者KRAS/KEAP1共突变的肺癌靶向疗法可用。另外,KRAS/KEAP1共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对KRAS G12C抑制剂AMG510中文名索托拉西布)不那么敏感,因此,也需要对谷氨酰胺抑制剂与KRAS抑制剂的组合疗法进行研究,以获取进一步的数据。


*注:针对肺癌KRAS G12C突变的前沿靶向药AMG510已经可以在海南盛诺一家诊所用上了,如有需求,请联系我们。



来源:
本文编译自Onclive网站2022年7月30日发布的《Glutaminase Inhibition Represents Novel Treatment Strategy in NFE2L2- and KEAP1-Mutated NSCLC》,原文链接:

https://www.onclive.com/view/glutaminase-inhibition-represents-novel-treatment-strategy-in-nfe2l2--and-keap1-mutated-nsclc


本文由盛诺一家原创编译,转载需经授权



分享按钮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