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又一资深艺人不幸因癌去世,面对“癌王”,我们该如何应对?

浏览: 次  时间: 2022-03-16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据多家台媒报道,台湾资深艺人巴戈于2022年2月16日晚因胰脏癌(即胰腺癌)不幸去世。


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巴戈的“钱莱冶校长”、“品如爸爸左慈大师等角色,以及曾主持的《鸡蛋碰石头》等节目,给很多人带来过欢乐,也正因此,他的离去让我们感到非常惋惜。


据北青网报道显示,巴戈于2021年9月就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从确诊到离世,仅短短半年时间。这也侧面反映出胰腺癌的凶险。


来源:北青网


长期以来,胰腺癌就因其恶性程度高,治疗手段有限,被人们畏惧地称为癌王。那么面对“癌王”,我们到底该如何应对?


1
远离风险因素,降低患癌几率!


时至今日,关于癌症预防的建议可谓琳琅满目,那么对于癌王胰腺癌,有哪些风险因素值得我们重视并远离呢?


据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发布的内容显示,目前可以确定与胰腺癌风险增加有关的因素有吸烟(吸烟者发生胰腺癌的可能性是非吸烟者的两倍)、慢性胰腺炎、胰腺癌家族史、工业化学品污染接触等。[1]


此外,饮食中吃过量红肉、加工肉类,也可能增加胰腺癌的风险,还有研究表明,加糖软饮料与胰腺癌之间也存在联系。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另外,一些研究已经将2型糖尿病与胰腺癌联系起来。据人民网发表文章显示,年长者如果伴有肥胖,患上胰腺癌这种致命癌症的风险将会提高,且不论男女。如果严重超重,他们在5年内患上胰腺癌的危险比体重正常的成人高出45%。研究人员也强调运动的必要性,指出定期进行运动可以减少肥胖,避免患上2型糖尿病,从而降低患上胰腺癌的危险。


来源:中国医药报

 
2
早发现,“癌王预后也会改善!


癌症虽然可怕,但绝大多数癌症,如能在早期筛查出来,治疗预后往往会远远好过晚期。


目前,已有多种癌症被证实可以通过靠谱的筛查方式在早期检出。如肺癌,可以用低剂量螺旋CT;乳腺癌,可以用乳腺超声结合钼靶X线;肝癌,可以用肿瘤标志物AFP检测联合超声;前列腺癌,可以用肿瘤标志物PSA检测;胃肠道肿瘤,可以用胃肠镜


对于癌王胰腺癌,虽然它很难在早期发现,但仍可以借助CT或MRI(核磁共振),结合CA199等肿瘤标志物进行筛查,对更早检出胰腺癌并改善预后可能有一定的帮助。


来源:摄图网


*目前,盛诺一家可为大众提供国内靠谱医院的多种癌症专项筛查服务,如有需要,可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工作人员咨询。


3
对抗癌王,需快人一步!

在美国,早期(Localized)胰腺癌5年生存率可达41.6%;但如果到了晚期(Distant),则5年生存率只有3%。[2]


不同分期的胰腺癌5年生存率(来源:NIH官网)


在癌症当中,5年生存率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直接反映该癌种的治愈率。因此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确实能帮助不少胰腺癌患者得到相对更好的预后。


但对于中晚期胰腺癌患者,他们又该如何成为数据当中较为有限的癌症幸存者呢?


重中之重,是快人一步,更早应用到全球范围内可能有帮助的前沿新药新技术!


比如说在2021年9月,Onclive官网上刊登了一项在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等机构开展的1/2b期临床研究。


试验数据显示,局部晚期/或边缘可切除的胰腺癌患者(中位年龄72岁),在完成化疗后,通过新药GC4419+立体定向放疗,使包括患者总生存率、无进展生存、局部肿瘤控制率和转移时间等对比对照组(安慰剂+立体定向放疗)得到了显著改善,中位总生存比对照组高出近1倍(20.1个月:10.9个月)![3]


GC4419作用机制(来源:GALERA官网)


*注:GC4419(avasopasem manganes),是一种高选择性小分子超氧化物歧化酶模拟物,它可以将超氧化物转化为过氧化氢和氧气。在放疗过程中,会起到保护正常细胞,同时增加对癌细胞杀伤力的作用。该药目前研究的方向主要在胰腺癌、肺癌上。


再比如在2019年的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公开的试验数据显示,IIIPOLO临床试验中,胚系BRCA突变阳性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在经过至少16周铂类化疗后,使用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达到了7.4个月,比安慰组(3.8个月)高出近1倍。[4]


另一项PARP抑制剂rucaparib,在BRCA1/2和PALB2突变的胰腺癌患者群体中,疗效也不容忽视。


medicalxpress官网发布的《PARP inhibitor shrinks tumors in pancreatic cancer patients with mutations》一文中有这样2个案例:


71岁的Simon在2016年被确诊为晚期胰腺癌,后来发现自己携带有BRCA2突变后,参加了rucaparib的临床试验。而作为该试验的早期参与者,他在服用新药的3年多中,近16次CT检查都没有癌症活跃迹象。


56岁的Henson在2014年被确诊为晚期胰腺癌,在发现自己携带有PALB2突变后,她服用了18个月的rucaparib,期间同样没有癌症活跃迹象。


总体来看,在42例参与rucaparib试验的晚期胰腺癌患者中,有12例达到部分缓解(PR),3例达到完全缓解(CR),疾病控制率达到了66.7%,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3.1个月。[5]


仅仅加入1个新药,就能让疗效有如此显著的改观,快人一步应用到前沿医学的巨大作用,可见一斑。


来源:摄图网

 
4
团队协作,MDT模式缺不得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肝胆胰项目主任Christopher Wolfgang曾明确表示,没有哪个专科医生,能够凭一己之力对抗胰腺癌,除非专家们以团队的形式开展工作,否则几乎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


这里面提到的团队形式,指的便是大名鼎鼎的MDT。


所谓MDT,指的是由患者疾病相关的科室专家,包括肿瘤内科专家、肿瘤外科专家、放射科专家、病理专家,甚至麻醉师、营养师、理疗师等,来共同讨论患者病情,制定和实施治疗方案,简称MDT。


以胰腺癌为例,治疗方式有手术、放疗、化疗、介入治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特定人群)等很多种。很多时候,患者需要的是包含上述多种治疗手段的综合性方案,因此任何单一科室的医生,也难以为患者提供足够全面的诊疗服务。


尤其在方案制定上,如果还采用原始看内科给只管用药,看外科只管手术,看放射科只管放疗”的这种各自为战模式,显然远远不足以应对高度复杂、高度恶性的胰腺癌。


而当多个科室在MDT模式下形成合力后,即便是面对癌王,疗效也可能得到明显改善。


来源:摄图网


2018年11月,一位被确诊为胰腺癌(并非晚期)的赵先生,由于肿瘤包裹住了动脉大血管,被医生判定不可手术根治,只能在肿瘤内科进行化疗。然而化疗仅1个月后,赵先生被查出疑似肝转移。于是肿瘤内科医生更换方案为FOLFIRINOX(奥沙利铂+伊立替康+左亚叶酸钙+氟尿嘧啶)联合乐伐替尼(抗血管药物)。


由于副作用太过严重,且治疗效果不明显,赵先生通过盛诺一家,前往了国外某知名医院就医。


到达目标医院后,该院为赵先生提供诊疗的,并非是某一个医生,而是由包含外科、内科、介入科等多个科室、3位教授以及多名医生共同组成的“MDT医疗团队”。


其中,外科团队负责手术切除肿瘤,同时尽可能为患者保住胃等重要器官;内科团队负责帮助赵先生在术前尽可能缩小肿瘤、降低肿瘤标志物,直至达到手术指征;介入科团队负责使用先进的“HIFU”刀技术,烧死缠绕在大动脉血管的肿瘤,协同外科、内科实现根治;营养科团队负责帮助保障赵先生术前、术后的营养支持...


副作用微小、无创的HIFU刀介入治疗

(来源:东京医科大学病院官网)


在赵先生开展任何一项治疗前,各团队的医生都会共享信息,相互讨论后续治疗方案,并根据患者的近期疗效和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方案。


就这样,赵先生到达国外就医仅4个月左右,就因各项治疗效果显著,成功赢回了此前被判定不可能实现的手术机会,不久后,他在国外顺利完成了胰腺癌根治术,术后,只需半年时间内定期口服化疗药物降低复发风险即可。


总之,“癌王”虽然无比凶险,但我们也绝非无计可施!


通过日常远离风险因素、定期进行专项筛查,我们有机会避开一部分胰腺癌,或尽可能早发现、早治疗;即便不幸患癌,我们也不必绝望。借助国际前沿的新药新技术,以及MDT多学科诊疗模式,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胰腺癌患者,能步入到“癌症幸存者”的行列!


来源:摄图网




分享按钮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