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与“癌王”共舞20余年,至今我仍未倒下!

化名: 年龄: 病症:
就诊医院: 返回上页

近年来,肺癌凭借其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长期牢牢占据“癌王”地位。虽然得益于医学技术的极大提高

近年来,肺癌凭借其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长期牢牢占据“癌王”地位。虽然得益于医学技术的极大提高,目前肺癌已经拥有了包括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精准放疗等先进医疗手段,但不可否认,肺癌患者的预后仍然并不乐观,整体生存率迟迟未能大幅拉升。


不过,在今天我们要和大家分享的案例中,主人公非常特别,他已经顽强地与肺癌战斗了20余年了…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222.jpg

来源:摄图网


确诊那年,我还不到40岁


在确诊肺癌那年,我还不到40岁。当时我是在一次体检中,检出了左肺上有一个4cm左右的占位。我记得医生看完片子就直接告诉我,大概率这是个“坏东西”,建议赶紧切了。于是我就在懵懵懂懂中,很快切掉了左肺上叶。


术后病理显示是肺腺癌,分期为T2NOMO,属于早期。因此虽然这一刀很疼,但由于没有发生淋巴和其他位置转移,这意味着我有很大机会治愈。


为降低复发风险,我在术后接受了6个周期的化疗(环磷酰胺+顺铂)。可能因为年轻,化疗我很顺利的扛了过去。


都说癌后5年没复发,患者就算临床治愈了。而我治疗后,整整15年都没复发。这期间,我除了肺功能变弱了些,其他方面,我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是个癌症患者。


当然,即便是迈过了5年大关,我依然坚持每年定期复查。在这里我想告诉广大病友,千万不要在临床治愈后就不再复查了,相反,我认为这该是一辈子的事。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322.jpg

来源:摄图网


癌后第16年,我在复查中检出了一些不正常。胸部CT显示我的左肺下叶有“纤维灶”样改变,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它在缓慢的变大,密度也有增高。当时医生没办法明确是不是复发,于是,我就又随访了两年,直到某一次检查后,医生指着片子跟我说,看起来确实是复发了。


此时的我,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或许是自己心理变得更为强大,又或许是上一次的治疗结果十分理想,面对再次袭来的癌症,我没怎么慌乱。


多次复发、疗效不佳,该怎么办?


由于本次复发仍然没有其他位置的转移,我再次选择了手术治疗。这次医生为我切除了左肺下叶的肿瘤病灶,我盼望着,治疗后能再有十来年的无癌日子,那就好了。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二次手术后仅2年多,我的左肺再次出现了复发,肿瘤开始缓慢增大。不仅如此,我的腋窝也出现了淋巴结肿大。


医生可能是考虑到我手术次数太多,于是改用了精准放疗治疗方案。不久后,我接受了20次的精准放疗,还做了同步化疗(培美曲塞+顺铂),之后开始化疗和抗血管治疗(贝伐单抗)进行巩固。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432.jpg

来源:摄图网


大约3个月后,医生为我做了评估,结果是SD,这令我十分沮丧。


因为在癌症治疗中,评价疗效一般有4种,就我理解,它们分别是CR(全部肿瘤消失)、PR(肿瘤显著缩小)、SD(病灶缩小不显著,但也没有变大)和PD(肿瘤变大)。


显然,我之前3个月的治疗效果不怎么理想。


不仅如此,随着治疗时间延长,我的身体状态变得越来越差,出现了明显的咳嗽和恶心。医生说,这很可能是放化疗副作用引起的。


之后我就没有继续再继续化疗了,只是单用贝伐单抗进行维持。坚持了大半年后,疗效评估依旧没什么起色,且之前放疗的位置,查出有病灶且在慢慢变大…


此时我有点灰心了,折腾了大半年,药没少吃,罪没少受,病情却看起来并无明显好转。这让我觉得继续治疗可能也没什么用了…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537.jpg

来源:摄图网


前路虽坎坷,但希望仍在!


看到我意志消沉,家人们也心急如焚。为改变局面,他们四处联系专家,希望能为我找到好办法。不久后,他们通过盛诺一家帮我联系到了一位美国肺癌大咖——R博士,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好药可以解决问题。


很快,我通过视频会诊的方式见到了R博士。在随后不到1小时的会诊中,R博士基本上解决了我当前的所有疑虑。


关于目前让我特别焦虑的“治疗效果不佳”问题,R博士表示,手术、放疗、化疗等医疗手段的意义在于,能根治固然要追求根治,但如果不能,通过治疗帮助患者维持更长的生存期和较高的生活质量才是根本目的,而非要对癌细胞、肿瘤赶尽杀绝!


根据我提供的病历资料,R博士表示目前缓慢变大的左肺腺癌,很大概率和20多年前我所患的肿瘤完全相同,属于生长极为缓慢的罕见肺癌类型。因此我应当考虑尽快进行活检,做病理对比。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623.jpg

来源:摄图网


如果二者确实属于相同肿瘤,则我当前可以考虑保持随访,待肿瘤出现更明显进展后再进行治疗,而非急着用药缩小肿瘤。


当肿瘤再度明显进展,我应当进行全身检查以明确肿瘤范围,看看肿瘤是否仍然局限于胸腔内,具体的病灶数量有多少,再给予对应的治疗。


假如病灶进展到胸腔范围之外,我就需要考虑全身药物治疗了。在那之前,局部精准放疗(如SBRT或射波刀)、射频消融、冷冻消融或手术等手段都是很好的选择。


那么如果需要全身药物治疗,我具体该选择哪类药物呢?


R博士建议,考虑到我此前的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没有任何可用靶向药,加上化疗效果不佳,届时可优先进行PD-L1检测,并尝试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


如检测结果显示PD-L1为低表达或者无表达,可以尝试纳武单抗(O药);如PD-L1为高表达,则尝试Pembrolizumab(K药)。


若免疫治疗效果不佳或出现耐药,则可以考虑化疗。由于此前我已接受过铂类和培美曲塞化疗,后续化疗可以考虑长春瑞滨、吉西他滨等药。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715.jpg

来源:摄图网


关于我的咳嗽问题,R博士认为这可能是由于还有残余的肿瘤组织,以及放疗带来的放射性肺炎。


一般来说,因放疗导致的放射性肺炎会发生在放疗后的3-6个月内,但我目前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时长,所以更可能是放疗产生的瘢痕或者肺纤维化导致的,而非肺炎,所以不建议通过类固醇激素治疗。


如果是因残余肿瘤进展导致的咳嗽,则需要通过治疗缩小肿瘤。但就目前的肿瘤情况,不建议过早开始全身药物治疗,而应该先考虑用止咳药缓解症状。


会诊后,我按照R博士指导对肿瘤进行了活检,并做了病理对比,确认了复发肿瘤和20多年前完全相同,是非常“懒惰”、进展缓慢的类型。经检查,我的肿大淋巴结也都被确认为良性,于是很快接受了第三次手术,再一次摆脱了癌症的困扰!


微信图片_20211029144749.jpg

来源:摄图网


虽然在未来,我仍有可能再次复发,但我相信,在今天的医学条件下,仍有希望通过规范治疗,一次又一次地击败癌症!

出国看病,寻求更好的医疗救治!
官方合作转诊通道
7个工作日预约美、英、德、日排名前十医院
400-875-6700 联系医学顾问
阅读排行榜
最新文章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