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癌症晚期,去美国救命有用吗?3个小故事给出了答案…


浏览: 次 

近年来,许多癌症患者,会不远万里前往海外发达国家就医。其中,美国是更多家庭的优先选择。


但对于癌症晚期病情危重的患者,前往美国还会有用吗?今天我们来看3个真实案例小故事,相信看完之后,大家心里就有答案了。


微信图片_20211209154455.jpg

来源:摄图网


故事一


患者:梁先生

疾病:肺腺癌

分期:IV期


2017年年初,梁先生被确诊为右上肺腺癌,已经是IV期。经基因检测,梁先生没有任何有药突变,无法进行靶向治疗。


微信图片_20211209154600.jpg

国内基因检测显示没有可用突变


不久后,梁先生开始了化疗(培美曲塞+卡铂)+抗血管药物(贝伐单抗)的联合治疗方案,疗效显著。几个周期治疗后,梁先生全身肿瘤病灶都失去了活性。


然而没过几个月后,梁先生癌症复发,化疗耐药了。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他通过盛诺一家转诊到了美国休斯顿某知名医院就医。


到了美国后,经过再次基因检测,梁先生检出了EGFR 20外显子突变。虽然这次有了新突变,然而在当时,该突变尚没有对应获批药物。故在医生建议下,梁先生于2018年3月开始了PD-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K药)治疗。


2个月后,免疫治疗被证实无效,此时梁先生病情进一步加重,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越发明显。主治医生遂推荐梁先生入组了一项针对EGFR 20外显子突变的临床试验,用上了一款名为poziotinib(波齐替尼)的药物。


据主治医生介绍,当时该临床试验在全球范围共计招募了40位符合条件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梁先生正是1/40。


每天2个药片,治疗1个月后,梁先生原本2000ml的积液减少到了600ml;2个月后,肿瘤缩小了50%,之后病情越来越好转。


波奇替尼良好的疗效,让梁先生感觉舒服多了,他的咳嗽大幅减少、减轻,呼吸也恢复到了顺畅状态。


微信图片_20211209154650.jpg

来源:摄图网


故事二


患者:陈先生

疾病:结肠癌

分期:IV期


2018年7月,陈先生不幸确诊了结肠癌,已经是IV期,肝脏、肺部、腹膜和骨头均有多发病灶。


通过基因检测,陈先生查出了BRAF基因突变。而肠癌具有该突变意味着患者预后更差、肿瘤进展更快、可用药物也更有限。


经过2个疗程的治疗,陈先生病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进一步恶化。为求生,陈先生通过盛诺一家转诊到了美国波士顿某知名医院就医。


2018年9月,到达美国时的陈先生,状态非常糟糕,只能在轮椅中被推着走,腹部还时有剧痛,浑身虚弱无力。


微信图片_20211209154850.jpg

来源:摄图网


医生根据陈先生的基因突变情况,给出了一种全新的三靶联合方案——康奈非尼(Braftovi)+比美替尼(Mektovi)+西妥昔单抗(ERBITUX)。而陈先生很快就因为新的疗法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在国内化疗,通常需要一天输液20小时,一连三天,而新方案只需要1个半小时即可完成;从治疗效果来看,赴美3个月后,陈先生的肿瘤标志物CEA从1760降到了15。对比刚到美国时的片子来看,肝部肿瘤缩小90%以上,其他部位肿瘤也有不同程度缩小。


2个月后,曾经只能坐轮椅行动的陈先生,已经可以去健身房适量跑步、举哑铃了。


微信图片_20211209154930.jpg

来源:摄图网


故事三


患者:吉先生

疾病:恶性黑色素瘤

分期:III期


2002年,吉先生确诊为恶性黑色素瘤,位置在左脚趾。由于多次复发,在10多年间,吉先生不得不先后切除了左脚所有脚趾以及大腿上的淋巴。第6次手术后仅3个月,肿瘤再次复发进展。


剧烈的腿痛、脚痛让吉先生痛不欲生,再次就医时,医生表示,这次很可能要截肢,且即便截肢,预后依然很不乐观…


继续切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为救命,吉先生通过盛诺一家转诊到了美国休斯顿某知名医院就医。


2017年10月,吉先生来到美国。医生经过诊断,认为左下肢的剧烈疼痛是由肿瘤引起的癌痛,需要尽快用药控制癌细胞,才能帮助伤口愈合,缓解疼痛。随后,医生实施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O药)的单药治疗方案,效果不错。


2018年5月,经过11次免疫治疗,吉先生的左脚肿瘤已经丧失了活性,但其腿部仍有8个肿瘤存在且不断进展。美国医生遂更改方案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Y药)+达卡巴嗪联合治疗。


调整方案后,腿部肿瘤明显缩小了,但副作用也十分明显。一段时间后,吉先生的身体无法继续耐受该方案。


2018年7月,医生开始为吉先生使用T-VEC溶瘤病毒治疗。该疗法是经超声引导,用特殊的注射器将病毒直接注射到肿瘤内部,在感染杀死癌细胞的同时,还会吸引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攻击残余癌细胞,所以溶瘤病毒不仅对注射的那个肿瘤有效,而且对附近的肿瘤细胞也有效。


微信图片_20211209155352.jpg

原理示意图(来源: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医生在每2周给吉先生的腿部4枚肿瘤进行病毒注射,每次注射完病毒2个小时左右,吉先生都会开始发烧,间歇持续大约10小时,医生表示这是正常反应。


2018年12月,经过评估,吉先生腿部肿瘤全面缩小;2019年5月,医生又为其他腿部肿瘤分别注射病毒,效果同样良好。


2019年8月,吉先生腿部所有肿瘤都大幅缩小,他迎来了手术机会。医生将所有肿瘤进行了切除,术后病理显示,经检测,10处组织中仅剩1处组织有少量活性的癌细胞,其余组织的癌细胞已全部死亡,这说明溶瘤病毒治疗的效果非常好。


回国后,吉先生按照医生的建议,继续一年的免疫治疗(O药或K药)巩固成果。此时的他,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安心地生活了。


小结:


以上案例让我们看到,虽然三位晚期癌症患者在赴美就医时,已陷入到病情危重的糟糕局面中,但最终,他们都凭借美国的前沿药物、治疗方案或新药临床试验,成功逆转了病情。


而这些药物,时至今日对国内的患者来说,仍然不可及。


微信图片_20211209155444.jpg

来源:摄图网


比如案例一中,患者用到的EGFR 20突变靶向药波奇替尼,时至今日,该药仍未获批上市;


另一款EGFR 20突变的前沿药莫博替尼(TAK-788),已于2021年9月底FDA批准用于治疗含铂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进展的EGFR 20外显子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该药目前国内也无法用到;


又比如案例二中,患者使用的三联方案中的康奈非尼和比美替尼,目前国内也尚未获批上市;


至于案例三中提到的溶瘤病毒疗法T-VEC,同样也没有引入国内…


不可否认,目前我国的药物审批、新药研发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与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有了明显的缩小。比如今年获批的RET抑制剂普拉提尼(BLU-667)、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伊匹单抗(Y药),都是非常不错的药物。


但根据FDA官网数据显示,已经批准的癌症靶向药中,只有不到一半在中国内地上市,癌症患者的国内外用药差异,仍客观存在。


微信图片_20211209155532.jpg

注:数据统计截至2021年11月5日


对于进展速度极快、症状痛苦严重的中晚期癌症患者来说,在治疗关键期,能否及时用到效果良好的前沿药物,或者及时入组前景良好的新药临床试验,很可能带来的结果会有天壤之别。


当您在抗癌治疗陷入困局,病情不佳,被判定已经“没有办法”、“无药可用”时;当您因为害怕复发或担心未来没有治疗方案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帮您快速了解在全球范围内,到底还有没有其他良好的治疗选择。

分享按钮
  • 相关资讯
  • 精选内容
阅读排行榜
最新文章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