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案例 > 结直肠癌> 从肿瘤医院“出逃”,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

  • 从肿瘤医院“出逃”,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

    化名:刘女士 年龄:45 病症:结直肠癌
    就诊医院: 癌研有明医院 返回上页

    9月,刘女士再次回到日本,成功地进行了人工肛门封闭术。现在,她的身体状态已经逐渐恢复,和健康人无异。日本医生告诉她,接下来只需要术后三个月复查CT,术后六个月检查有无癌症再发。

    “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もう健康者です。”(“恭喜你,你已经是健康人了!”)”


    当我把佐藤医生的话翻译给刘女士时,我看到了她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惊喜。


    一年前,45岁的刘女士被诊断为直肠癌,发现时已经到了中晚期,医生说很难保肛,她未来可能终身都要携带一个粪袋,来承接排泄物。


    作为一位外企高管、一个8岁孩子的妈妈,刘女士感受到莫大的痛苦,她想要活着,更想有尊严地活着!


    去年2月,她选择了赴日本治疗,打响了一场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


    我就是在此时遇见了刘女士。作为一名盛诺一家的专业医学翻译,全程见证了刘女士在日本的悲和喜。


    人们说,癌症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真的是这样吗?我想通过我的点滴记录,为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不屈的生命!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jpg

    记录时间:2018年2-9月


    患者情况:直肠癌III期,疑似淋巴转移


    记录人:刘宁宁(前国内妇产科医师,前日本东京大学附属医院医务人员,拥有国内和日本双重医疗事务从业资格)


     在治疗的前一天“出逃”


    “几乎是治疗实施的前一天,我决定不在那治了……”接到刘女士后,在车上她就开始向我讲述她从肿瘤医院“出逃”的经历。


    确诊后,她在某肿瘤医院被“宣判”不能保肛,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放疗画线的时候,医生竟然不关门,周围除了医护人员,还有一些异性患者奇怪的“目光”。


    “除了肠癌本身,我其实对长期拉肚子,还有荷尔蒙紊乱等问题都有很多疑惑。但这些之前都没有机会问医生。”刘女士说。


    种种无奈让她和家人身心俱疲,经过反复衡量后,决定出国治疗。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1.jpg

    在刘女士到来之前,我需要做好一些准备工作,为她准备好住宿,协调她在日本的行程,以及了解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如能不能独自行走?是否需要轮椅?或需要其他的特殊照顾等。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为她提供医学翻译。


    在见到刘女士前,我按例事先“预习”过了她的中文病历:低位直肠癌,直肠肛柱口侧约2.0cm处出现病变,活检病理提示中分化腺癌。直肠MRI提示,直肠癌III期,疑似淋巴转移。


    千万不要小觑“医学翻译”


    首诊当天,接到刘女士抵达医院后,她首先反应是不适应:这家日本医院“干净”得不像是一家医院。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2.jpg

    刘女士就诊的日本医院


    一进医院大堂,人本来就少,加之非常有秩序,不管是前来就医的病人,还是陪同的家属,交谈都非常小声,不会对其他人造成干扰。远处不时传来的义演歌声和钢琴曲,都还能听得很清楚。


    首诊前是护士问诊,多达上百项的问题,这对提供翻译的我来说是个考验。因为我需要快速而精准地翻译,不然会影响到客户的就诊时间。


    很多人认为日本文字中国人大半能看懂,AI翻译软件又如此发达,去日本看病完全可以自助,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医学翻译与普通翻译有着很大的差异。


    首先,医学翻译需要完全准确。不管是将医生的话翻译成中文,还是将患者的话翻译成日语,任何的表达不标准、不明确,都可能对沟通的医患双方造成误解,甚至可能导致一些难以预料的后果。


    其次,医学翻译需要有专业素养,不能擅自参与患者的治疗意见。翻译就是翻译,千万不能“想当然”,尤其不能代表患者或医生发表多余的看法。翻译多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误以为是原本需要翻译的内容。


    此外,医学翻译还需要具备一定的情商,需要和患者感同身受。对于癌症这样的重症,有时候患者会极为脆弱,需要陪同翻译在表达精准的同时,照顾好患者的情绪,维持良性的医患沟通。


    曾经有一位从北京来的客户,执意要求让自己在日本的亲友担当就医翻译,但翻译没多久就被医院强行终止,临时又让我去完成后面的翻译工作。可见,医学翻译并不是普通翻译人员可以完成的。


     离肛门3cm处缝合,成功保肛


    刘女士的主治医生是这家医院胃肠科非常权威的一位专家。他告诉我们,虽然由于病灶位置特殊,保肛手术会有难度,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为了保障患者的生活质量,大约可以为她保留2cm的肛门。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3.jpg

    我不知道日本医生是如何得出这么精准的数字的。但听到这话的刘女士已经激动不已,她哽咽着说:“没有任何医生跟我提过我还有保肛的可能,他们认为我能保住命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同时,日本医生否定了此前关于淋巴转移的意见,也排除了肺转移的可能,这让刘女士听了后心情大为开朗。


    日本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先放化疗缩小病灶,然后休息一个月,再进行手术。


    手术分两次进行,先用腹腔镜切除病灶,做一个临时造瘘(人工肛门);两个月后再进行回纳手术(关闭临时造瘘口)。


    治疗方案出来后,我赶紧为刘女士预约了医院的内科医生和放疗科医生。结束两个月的术前放化疗,刘女士决定休息的那一个月回国。而我,需要联系国内的同事,做好刘女士下次的医院预约,按治疗计划顺利过渡到手术期。


    原本一切都还挺顺利的,刘女士也按时再次来到日本。谁知就在手术前一天,她突然出现了较大的情绪波动,心情过于紧张。护士和我,还有她的家人,一起对她进行反复疏导,才让她的逐渐平静下来。


    2cm超低位保肛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手术任务,但事实证明,“艺高人胆大”的日本医生所言非虚。刘女士的手术非常顺利,术中血压控制在120左右,手术期间出血量不到5毫升,切除病变部位及周围淋巴血管,在离肛门3cm处缝合。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4.jpg

    术前严格的细节把控


     III期变I期,看到治愈的希望


    术后病理评估结果显示,刘女士属于直肠癌I期,被切除的肿瘤组织被判断为tub2中分化型腺癌,医生说不需要任何的后续放化疗。


    从Ⅲ期到Ⅰ期,对疾病的分期诊断发生了质的改变。这说明刘女士的病情尚在早期,治愈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刘女士手术的日子里,我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始终处于战备状态,随时关注着她的病情变化,并且每一天都及时发回报告,让国内的医学顾问及时掌握患者的情况。


    像她的家人牵挂手术进展一样,我们团队所有人都在为刘女士祈祷。看到她手术顺利,我们都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5.jpg

    在日本就医,家属可以说是非常省心的。日本医院的服务出了名的细致,无论是检查还是日常护理,包括为患者翻身、洗澡、擦身、用药、人工肛门交换等,都有护士来完成,不用家属伸手。


    住院期间,医院的营养师还会根据刘女士每天的身体康复情况,单独配置营养餐,由护士送到床头并做食用说明。除了常规的饭菜和米粥,还提供南瓜汤、菠菜泥、红豆酸奶、水果胶冻等补充营养。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6.jpg

    医院为刘女士准备的餐食


    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刘女士恢复得很快,术后1天就下床遛弯了,第2天摘除了尿管,第3天她就可以自己洗头了。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7.jpg

    刘女士术后1天下床行走


    24小时待命的钢铁团队


    刘女士住院期间,作为她的陪同翻译,我需要24小时不离开院区,确保一些突发情况出现时,她的任何需求都能够得到即时反馈。


    癌症患者的病情往往复杂多变,我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应对客户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记得有一位胃癌患者Z先生,在住院手术的前一晚突然上吐下泻,我和同事晚上十点半赶到他住的酒店,同时联系医院准备急诊。但患者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不愿急诊,我们就等在酒店待命。


    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患者症状还是加重,我们才能用尽快把患者送到医院,经过医生处理后并无大碍。


    还有一次,一位肠癌患者在化疗期间出现便血的情况,当时客户正在镰仓一家民宿(日本化疗通常不用住院在门诊就可以完成),谁知当天出现便血时,东京遭遇大雪交通瘫痪,我们接到家属电话后紧急联系镰仓当地一家医院,并不眠不休地在医院陪了一天一夜,直到患者度过危险期。


    在海外就医的过程中,患者在日本因为语言不通,文化不同,就医会有很大的障碍和困难,尤其是出现突发情况,可能会给患者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甚至危及生命。


    因此,我们海外客户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是拥有丰富的海外生活经验、且非常熟悉日本医疗系统的人,我本人以前也在国内和日本的医疗系统都工作过,加上每个月都会和日本医院开会沟通,不断完善我们的服务细节,力求和医院无缝对接,共同为前来就医的国内同胞创造更好的就医环境。


     你想象不到的日本就医性价比


    在日本看病,性价比你可能想象不到。


    9月,刘女士再次回到日本,成功地进行了人工肛门封闭术。现在,她的身体状态已经逐渐恢复,和健康人无异。日本医生告诉她,接下来只需要术后三个月复查CT,术后六个月检查有无癌症再发。


    刘女士说,“回顾往昔,恍若一梦。”


    相对于发现自己患上癌症那一刻的痛心,以及辗转多家医院山重水复后依然的不确定,这一段赴日就医之路对她而言,可以说是柳暗花明。


    2次手术,2个月的放化疗,包括问诊和检查、复查,刘女士一共花费了约75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不到50万。近年来到日本就医的国内患者越来越多,除了日本的医疗水平和地域条件外,价格也是个非常不错的优势。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8.jpg

    刘女士就医的日本医院是较早与盛诺一家正式签约合作的日本医院之一,近年来已经服务了众多中国患者。


    作为一座联通国内患者与世界先进医疗的桥梁,这份工作也给了我更多的职业使命感。长达半年的治疗,朝夕相处,共度难关,我和刘女士早已成为朋友,在这里,由衷地祝愿她远离病痛,平安喜乐!


    注:为保护患者隐私,文中“刘女士”使用化名。


    45岁的她打响捍卫生命与尊严的跨国战役9.jpg

    刘宁宁

    盛诺一家日本分公司运营经理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在辽宁省阜新市中心病院从事妇产科医师工作2年,拥有国家职业医师资格。赴日后曾在日本东京大学附属医院从事医疗事务工作,拥有日本医疗事务从业资格。2016年加入盛诺一家,任盛诺一家日本分公司运营经理,至今已接待、服务上百名赴日就医患者。


联系医学顾问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会尽快与您联系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