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晚期宫颈癌也有治愈可能!幸存者分享她的生命故事

浏览: 次  时间: 2020-07-17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本文经Mayo Clinic审核后,授权发布


Lena Spotleson于癌症治疗成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想谈论癌症。2006年,她在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接受了晚期宫颈癌的治疗,此一激进治疗改变了她的人生。当治疗结束时,26岁的Lena刚结婚不久,她把痛苦的经历抛在脑后,继续自己的生活。

 

几年以后,当她认识的人被诊断出癌症时,她内心亮起了一盏灯,激发了她帮助正走在她曾经走过的道路上的人的愿望。

 

Lena说:“我放弃了教学工作,去美国癌症协会工作,因为我觉得我需要给予回报。对于癌症幸存者来说,分享他们的故事很重要,这样其他抗癌者就会得到希望。”


从优秀运动员到重病患者

 

在被诊断出癌症之前,Lena打了一辈子篮球,是一所高中的篮球教练。她身体健康,热爱运动。

 

她每年的体检和妇科检查都正常。但在2005年11月,她开始感到胃痛和胃痉挛。每天早上,Lena都会在疼痛中醒来,疼痛会持续一整天。

 

疼痛开始时,她向许多医学专家寻求帮助,并接受了一系列检查,包括核磁共振成像和内窥镜检查。但他们什么也没找到。“我当时一边教书一边读取硕士学位,”Lena说。“我与丈夫一个月前才刚结婚, 他们因而认为是压力造成的。”

 

Lena为了寻求解答而来到了她的妇科医生办公室,妇科检查发现了一个肿块,并进行了活检。可是活检没有给出答案,Lena的妇科医生接着把她转诊到亚利桑那州的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院区。

  

Lena在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的护理团队建议她进行一项从宫颈取出异常细胞的手术,称为宫颈环形电切术。Lena做了该手术,其检查结果送到了妇产科Javier Magrina执业医生那里。

 

当Lena与Magrina 医生见面时, 医生告知她得了宫颈癌的震惊消息。此癌症之所以没有被发现,是因其与大多数生长在子宫颈表皮层且易于检测的宫颈癌不同,Lena的癌症是从子宫颈内部开始生长的。

 

“因为这种类型的癌症在颈内部生长,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诊断,”Magrina医生说。“在被检测出前, 此型癌症有很长的时间得以滋长。”

 

癌症不仅侵入了Lena的子宫颈,还扩散到了她的子宫、左侧卵巢和盆腔淋巴结。

 

“对于大多数患有这种晚期癌症的患者来说,他们死亡的可能性大于生存的可能性,”Magrina医生说。“她是少数能活下来的女性之一。”

 

激进干预,重症加护

 

Lena的癌症需要三管齐下的治疗方案,包括手术、化疗和放疗。

 

2006年8月16日,Magrina医生进行了长达6个半小时的全子宫根除术,并且摘除了Lena的病变器官和淋巴结。在手术过程中,研究小组了解到,癌细胞扩散比起初想象的更广泛。

 

当癌变组织切除后,Lena接受了化疗和放疗,靶向可能残留在骨盆和腹部的癌细胞。

 

Lena从手术中恢复过来后,内科肿瘤医生Harshita Paripati和放疗肿瘤医生Sujay Vora开始监督她的治疗。“我们进行了激进的化疗和放疗计划。”Lena说。”当时基于我还年轻且整体健康良好应该可以挺得住,我实质上同时接受了化放双疗。”

 

微信图片_20200720103424.png

Lena Soptleson和Dr. Harshita Paripati执业医生

 

除了医疗专家外, Lena的医疗团队中还有一位精神健康专业人员。“我的咨商师会与我谈论我的感受以及治疗进行的情况,”Lena说。“咨商师不仅倾听我的情绪性感受,而且在他认为我对我有助益的情况下例如有好的用药,他就会跟我的医生提出来讨论。”

 

手术几周后,Lena开始接受化疗和放疗。她的化疗是每三周输液一次。前两次都没有出现大的并发症。但在2006年12月初,第三次输液后,Lena开始感到不适。她出现发烧并开始呕吐。

 

Lena的姐姐开车送她去亚利桑那州的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院区接受静脉输液。当时曾经照顾过Lena的护士Hui Chang Fox正在值班工作,她看见Lena进来时意识到她有的到这些症状并不寻常。她于是联系了值班医生,表达了她对Lena病情的担忧。

 

这个团队决定做一个血液检测。Lena于血检后返家。第二天,在Lena感觉好多了的同时接到了电话,告知她血检的结果是大肠杆菌阳性,她需要马上回医院。

 

“当我进入医院病房时,我的心开始疼起来,”Lena说。“护士打开了心电图机,把电极贴片置放在我的胸口。并放上了血压袖带。躺在床上,我看到我的血压是40:20。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卓越改善示意癌症治愈

 

当Lena醒来时,她人在加护病房。医生告诉她,她得了尿路感染,进而感染了血液。当她在加护病房期间, Lena需仰赖呼吸插管。为了让她的身体得以对高剂量抗生素起作用以对抗感染, 她接受了镇静用药。

 

“给我插管的当天晚上,他们告诉我丈夫我的情况并不乐观,”Lena说。“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去了医院。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认为我能熬过今晚。”

 

但是三天后,Lena开始从镇静剂中苏醒过来,并试图与她的医疗团队进行交流,这让她的医疗团队感到惊讶。当天稍晚时候,她转出了加护病房(ICU)。按照护理计划,Lena需要再做一次化疗。然而,由于她住院后的虚弱状态,该团队决定不进行最后一次化疗。

 

2007年1月初,Lena做了治疗后的头一次扫描并无疑虑。三个月后,第二次扫描显示没有癌症的迹象。Lena在治疗后6个月、9个月和1年后接受的扫描也是如此。此后的每次扫描结果都是阴性的。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病例,我们当时也知道我的病例棘手,”Lena说。但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活不下去了。Paripatiu医生在整个过程都充满希望,对计划的实施也非常乐观。”

 

完成治疗后,Lena被转诊到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癌症幸存者门诊部,由一专属团队协助管理她的医疗护理,并辅助她从幸存境况的历程中找到方向。从那时候起, 她迈向蓬勃。

 

现在,在她被诊断和治疗十多年后,她走遍全美,向其他癌症患者发表演讲。她提供了她对此一无区别待遇之疾病的看法。 

 

“很多时候,当人们听到幸存者演讲时,他们大多是较年长的幸存者,很难把年轻的面孔与幸存者做连结,”Lena说。“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了所有需要听的人。如果它能帮助到一个人,那就足够了。”

 

对于Paripati医生来说,Lena所经历过的这段医疗历程是令人钦佩的。“Lena的生命观点和她为提高人们的认知所做的一切真的很了不起,”她说。“这是我投入专研肿瘤学的原因之一。她实在是一个成功的故事。”

 

来源:

本文编译自Mayo Clinic官网于2019年3月22日发表的《Surviving Cervical Cancer, SharingHer Story》

原文链接:

https://sharing.mayoclinic.org/2019/03/22/surviving-cervical-cancer-sharing-her-story/


关于我们:


盛诺一家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救命。只要人类还有办法,不论是新上市的特效药物、还是前沿的设备,不论是在美国哈佛,还是英国、德国、日本著名医院,我们都会快速帮助患者找到,都会两周内帮助患者快速和全球专家视频咨询,或者直接飞到发达国家进行治疗。我们每年服务上千位癌症等重病患者,其中很多患者因此重获新生。

微信图片_20200720095414.png


盛诺一家出国看病服务专家.gif

分享按钮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