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 400-875-6700
在线客服 09:00~18:00

全国爱肝日 | 每10例癌症,1例是肝癌;每10位肝癌患者只能活1个?

浏览: 次  时间: 2022-04-08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2022年3月18日是第22个“全国爱肝日”。


而肝脏对我们的主要潜在威胁,就是肝癌


前不久,国家癌症中心刚刚发布了“2016年中国癌症发病和死亡数据”,其中显示,2016年我国新发肝癌病例约为38.9万例,占所有癌症的9.6%:几乎每十个癌症患者中,就有一个是肝癌。


更加可怕的是,同样是2016年,我国肝癌患者死亡人数达到惊人的33.6万例,与新发病例数比例高达1∶1.16。


这意味着,我国的肝癌患者,几乎十不存一。林正英、傅彪、沈殿霞、吴孟达、赵英俊等,都因它不幸离世。


原因在哪里?


(来源:摄图网)


太多肝癌,发现即晚期

肝脏是人体内代谢功能非常强大的一个脏器,且没有痛觉神经,因此,早期肝癌患者往往感受不到异常症状。


据国家癌症中心专家2018年在《柳叶刀·全球健康》上发布的数据,我国的肝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12.1%,原因之一便在于,绝大多数的肝癌患者,在发现病情时,就已经到了中晚期。


如达叔好友田启文便曾透露,达叔是因拍戏时心脏不适去医院体检才无意中发现肝癌,且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


(来源:《少林足球》剧照)


类似的例子,盛诺一家在多年的海外就医服务中接待过很多。


如来自山东的李先生,2016年查出中分化肝细胞癌时,他便已经陷入了极差的状态:门静脉癌栓、右侧肾转移、腹盆腔转移、肝硬化、脾大、腹水……


肾上腺的转移瘤,大的甚至已经长至10cm。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先生只能接受国内医生建议,进行了肝脏移植。


然而,术后仅仅一年,癌症就复发了,肝上查出了多个肿瘤。


当时,国内仅有的能够买到的肝癌靶向药是多吉美(索拉非尼)。靶向药确实有效,但几个月后就耐药了,医生也变得踌躇起来,拿不出其他有效的方法。


原来,我国肝癌形势严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无药可用!自2009年多吉美在中国上市后长达近十年,再无一款肝癌药物获批。


(来源:摄图网)


十年无一药,晚期肝癌只能等死?

在中国,像李先生一样面临困境的肝癌患者还有很多。药物,一直是国内肝癌患者“不可承受之重”。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5年统计的数据,全球在研新药中,接近一半(48.7%)都在美国,其次是英国和日本;中国占比仅4.1%,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救命药在哪里?无奈之下,李先生只能将目光投向海外。


在美国波士顿的一家哈佛大学附属医院里,经过穿刺活检、PET-CT等一系列检查后,哈佛的医学专家确诊了李先生复发后的病情:肝脏多发转移,两肺转移,腹壁恶性转移出现大包块。


当时,李先生是坐着轮椅和医生见面的。赴美,是他和家人的最后一搏。


病情紧急,确诊李先生的病情状况后,哈佛的医学专家团队进行了缜密的多学科会诊,最终达成一致,制定出了一个优选的治疗方案:乐伐替尼靶向治疗+肝动脉化疗栓塞介入手术相结合。


“在美国,癌症治疗一定是多学科的。病理科、影像科、内科、外科、放射科等,都需要有专家来参与,共同为患者评估病情、制定治疗方案。”帮助李先生转诊到美国就医的盛诺一家首席医务官王舜介绍说。


这样的多学科诊疗模式简称MDT,对患者意义重大。国内刚刚开始引进,但美国已经有非常成熟的一套实施流程。


李先生就医的美国医院


新方案的治疗效果立竿见影。


2018年3月复查显示,李先生的肺部肿瘤、腹部大包块基本消失,而肝脏多发肿瘤经核磁共振检查,也只剩下一元硬币大小。进一步治疗后,李先生体内残存的肿瘤病灶彻底消失不见。


虽然,治疗过程中出现过尿蛋白、甲状腺、血压等不少异常状况,但都被经验丰富的美国医生一一解决。


新药的时间差,也许就是命之差

李先生使用的乐伐替尼,是一种新的靶向药,于2015年在美国上市,先后获批用于治疗甲状腺癌、肾癌、肝癌等。


2018年9月,在国内肝癌患者的翘首企盼中,乐伐替尼终于获优先审批进入中国。自此,肝癌靶向治疗长达10年的沉寂被打破,国内肝癌患者的用药清单上,再不是孤零零地只有一个多吉美了。


2018年进入中国的还有另外一种药物——瑞戈非尼,一年前被美国FDA批准用于肝癌。


这些好消息让广大肝癌患者备受鼓舞,而且也一定会帮助许多患者获得更高质量、更长的生存期。然而无法回避的一点是,中国抗癌药现状虽然有所改善,但距发达国家依然还有很大的差距。


(来源:摄图网)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全球在研新药中,近半都在美国,中国的在研药物数量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


而在新药的“摇篮”——临床试验方面,美国也筑起了高高的“护城墙”。


据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官网显示,截至2022年2月25日,全球共有87748个癌症相关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其中40744个在美国进行,占比46.4%。


(数据来源:clinicaltrials.gov)


这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仍将占据着全球抗癌新药市场的半壁江山。


但对癌症患者来说,新药的时间差,也许就是命之差。并非每一位肝癌患者,都能像李先生一样幸运,在关键时刻赴美就医,用上正确的治疗方案。


与新药同样欠缺的,是用药经验。在无数肝癌患者交流经验的QQ群、微信群中,关于各种买得到的和买不到的药物使用方法始终是讨论的热门话题。


一些患者对于各种新药的了解,有时甚至超过自己的主治医生。这种“患者专家”的奇特现象,背后是国内众多医生看不见新药、没有案例样本、没有用药经验的尴尬处境。


(来源:摄图网)


2018年8月,《南方人物周刊》报道的《试药者,希望的猎手》一文中,就曾提及这样一个案例:


2016年,商人张力查出腮腺癌,并且转移到肺部。腮腺癌对化疗不敏感,国内又没有可用的靶向药,他只能前往美国寻求治疗。


腮腺癌有很大概率存在融合基因,正适合一种正在临床试验的靶向药。在美国医生推荐下,张力成功入选了该临床试验。两个月后CT扫描显示肿瘤缩小,五个月后奇迹出现了,肿瘤完全消失!


帮助他实现“cancer free”的,是一种叫做Larotrectinib的靶向药,它被誉为2017年肿瘤治疗领域的一匹“黑马”,对存在特定基因融合的17种癌症(包括肺癌、肠癌、黑色素瘤等),有效率高达75%,其中13%的患者达到了临床治愈。


但是,这一美国FDA鉴于其有效性、在三年前就已加速审批通过的药物,至今未传来在国内上市的消息。


而近年来,像张力这样赴美的癌症患者正在增加,美国丹娜法伯肿瘤医院乳腺肿瘤中心主任Eric Winer曾表示,中国患者在该院快速增长,已经占到国际患者数的三分之一,几乎和中东患者等量。


佛大学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结语:


世界卫生组织说过,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预防;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早期发现并治愈;还有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通过有效治疗减轻痛苦,延长生命。


肝癌也不例外。


首先,虽然早期肝癌症状不明显,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定期筛查,尽可能地做到早期发现,提高根治的可能性。


其次,肝癌的风险因素已经相对明确,乙肝、丙肝等各类肝炎,都是未来可能进展为肝癌的“小火苗”。乙肝有有效的疫苗,丙肝也有特效药可以根治,为什么我们不提前把这些“小火苗”掐灭呢?


此外,酗酒、熬夜、滥用药物,这些肝癌背后的“真凶”,真的顽固到了让我们束手无策吗?


最后,即使不幸确诊肝癌,也并非完全无药可救。在全球范围内,也许还有更多的新药、新疗法正在研发,或者已经上市。医疗不分国界,只要经济条件允许,任何国家的医学成果都可以且应该为我们服务。


放眼世界,给生命多一种选择,或许希望就在前方!

 
分享按钮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400-875-6700

出国看病费用评估

我想咨询的疾病类型(单选)

    我的目标国家是(可多选)

      您想咨询的疾病名称

      您的称呼

      您的手机号

      验证码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为减轻患者负担,盛诺一家已经和超过半数美国癌症排名前十的医院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在国际自费患者常规折扣基础上,额外为盛诺一家转诊患者争取到5%-40%不等的专属医疗费用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