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400-875-6700 工作时间:9:00-18:00
服务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案例 > 结直肠癌> 晚期癌症治愈率,亲身经历讲述出国看病日本消化道肿瘤有多强大!

  • 晚期癌症治愈率,亲身经历讲述出国看病日本消化道肿瘤有多强大!

    化名:保密 年龄:55 病症:结直肠癌
    返回上页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拿到了晚期肠癌的诊断书;但同时,这也是极其幸运的一年,因为我的选择和决定让我重获新生。

    什么是【英雄日记】?每一个不屈的生命,都是英雄。2018年起,我们将讲述100个与重大疾病抗争的真实故事,本文是第053个。

    也正是这次在日本的就医经历,让我真切了解到了一个真实的日本医疗,以及这个国家之所以可以成为“亚洲医疗之光”背后的种种原因。

    我今年55岁,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惜牺牲身体打拼事业,没想到身体先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大概从一年前开始,我发现自己排便习惯变了,一天要上三四次,大便形状变细,还总是觉得排不净,由于没有发现什么便血,我就没有在意。就这么拖到去年10月份,肚子开始隐隐作痛,直到有一天夜里,肚子疼得我冷汗直冒,爱人把我送到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已经肠梗阻了。

    接着我做了腹部CT和PET-CT,坏消息接二连三地来:乙状结肠肠壁增厚,考虑结肠癌;肝内发现了病灶,考虑肝部转移…

    最后,我们当地的医生判断我是:结肠癌伴肝转移。

    我曾想过自己可能是胃病、肠炎等等,却怎么也没想到得的是癌症,而且还是晚期。我们一家人的心情如乌云压顶,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无法想象年迈的双亲、相濡以沫的妻子、还在读书的子女失去我该如何生活下去?

    此时,很多朋友给了我很多建议,日本医疗在全球领先,特别是消化道肿瘤方面很有优势,恰好我又有签证,为什么不到日本去治疗呢?

    病情不等人,当我决定到日本去就医,就是冲着更好、更先进的医疗资源去的,我必须为自己负责,为那些需要我的人负责。

    也正是这次在日本的就医经历,让我真切了解到了一个真实的日本医疗,以及这个国家之所以可以成为“亚洲医疗之光”背后的种种原因。

    1、就医可以很高效

    Efficient

    日本是一个讲求高效率的国家,这一点也体现在医疗上。

    通过盛诺一家的服务,在四天内完成了病例翻译,而推荐医院是地处东京的一家鼎鼎有名的癌症专科医院。

    我就诊的日本医院

    当时,我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肠梗阻必须马上治疗,盛诺一家的工作人员为我挂了急诊。

    接诊医生是这家医院肠科的权威专家,我叫他藤原医生。

    他快速梳理了我的病情:乙状结肠梗阻,发现2处癌变点,附件有两处淋巴节增大,肝上有3处转移点。

    此时,藤原医生认为:当务之急必须先手术解决肠梗阻的问题。然后,明确诊断,确定手术方式。

    鉴于我的病情紧急,藤原医生很快和医院的住院部门联系,而我非常幸运地当天就住进了医院,听说这在国际患者中是非常罕见的“待遇”。

    住院当晚,我的护士担当铃木小姐给了我一份住院基本计划,第二天我就要开始各项检查,根据结果确定手术日程,预计住院3星期左右。另外嘱咐我现在不能吃饭,可以喝水,每天不间断打3袋营养吊瓶。

    住院第二天,各项检查紧锣密鼓地开始,同时,医生让我服用泻药排净,从住进医院到我躺到手术床上仅仅用了五天时间。

    我发现在这家权威的癌症专科医院,前来就诊的病人总是络绎不绝,而就诊的所有环节却如此紧凑、高效,这无疑为争分夺秒地癌症患者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2、精密的手术

    precise

    很早就对日本外科手术的水平有所耳闻,但当自己体会过才知道,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日本外科手术的强大优势是建立在大量细致而琐碎的工作之上的。

    这家医院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

    首先,术前要明确诊断。我问藤原医生:“手术到底怎么做?是微创还是开腹?是先治疗肠梗阻还是同时处理肝部转移灶?”

    藤原医生肯定地说:“首先你需要系统的检查,还要再做个肝部MRI检查,确定转移点是3个还是更多,如果MRI确认只有3个转移点,考虑一次手术完成。如果是4个点以上先考虑肝部化疗再进行手术。”

    于是,我完成了基础体检、尿检、血检、X光,心电图,肺功能检查、胃窥镜、肺部和腹腔CT、肝部MRI等一系列检查。

    三天后,藤原医生电话通知我,除了大肠跟肝脏部位的病灶外,未发现其他需要治疗的病变。同时,他也找到肝脏科和外科的专家,共同进行会诊,为我制定手术方案。

    确定手术前一天,我和家人一起听取了藤原医生的术前说明。

    1. 综合判定属于Ⅳ期。两个手术(肝脏,结肠)一次完成,都用腹腔镜进行。

    2. 两个手术(肝脏,结肠)一次完成,都用腹腔镜进行。

    3. 肝脏手术预计5-6个小时,加上结肠手术预计需要一天时间。

    4. 结肠截取15-20cm,肝脏切除三个转移灶,分别占肝脏体积的8.3%,2.3%,1.3%。

    5. 预计结肠处出血量为5cc,肝脏手术出血量为100cc。

    6. 手术后住院10天,手术后第1、2天要在ICU观察。

    7. 术后需要化疗。

    通过近一个小时的沟通,我已经对自己的治疗方案了然于胸,我的医生团队在想尽办法降低手术风险,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调整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手术。

    3、晚期癌症治愈率

    Cancer

    终于,手术顺利结束。藤原医生在结束手术后#1时间找到了我的家人,他高兴地告诉我们,转移灶只有三个,因此按原计划做的腹腔镜手术,并把取出来的肿瘤病灶部分给我的家人看。

    藤原医生表示,肝脏切除的病灶已经预留了1cm左右的安全距离。术后发生出血或者感染等并发症的可能性也很低,大概为0.1%左右。

    最后,叮嘱我们术后一段时间内饮食会部分受限制,但是不要担心,关于后期恢复的饮食,他们有营养师可以帮助我。

    术后两周,我恢复良好,病理结果显示,我属于为中分化癌,术中共取21个淋巴结,其中有四个发现转移。肝部共三个转移灶,切掉的部分已经长出来一些了。

    最后,藤原医生对我说我的治愈率可以达到。

    癌症四期,的治愈率,这简直难以想象。我和家人激动不已,要知道我很可能永远告别癌症,成为一个健康无比的人!

    4、大医未治病

    treatment

    在我们喜悦之余,藤原医生给出了专业而中肯的建议,他边看CT边解说:“您的腹腔深处有几处淋巴结很明显,我比较关注。有的健康人也会有这种情况,所以现在我不能断定这就是转移,但也不能断定这不是转移。”

    “那如果是转移我该怎么处理?”藤原医生安慰我说:“请不要紧张,如果做完化疗后缩小了,那就证明是转移。我想通过化疗是可以取得好的效果的。”

    看来他早已帮我做好了应对的方法,在疾病发展以前就提前采取干预,这就是所谓的“大医治未病”吧!

    医院给出的用药计划

    术后营养餐

    目前,我仍然留在东京,进行化疗为期四个疗程的化疗(目前已经花费了80多万元人民币)。

    我的日本医生藤原,他有着日本高层知识分子特有的谦卑、和蔼,总是耐心地和我分析病情、给我带来信心。我的护士担当铃木小姐,在术前术后后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大到关注我的饮食、睡眠、营养和情绪,细小到叮嘱我注意防止肛门皮肤的干燥,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感谢我的陪同翻译老师,专业而耐心的翻译服务,让语言不再成为障碍。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拿到了晚期肠癌的诊断书;但同时,这也是极其幸运的一年,因为我的选择和决定让我重获新生。

    为保护患者及医院隐私,文章中医生及护士姓名均为化名


400-875-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