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资讯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媒体报道 > CCTV《新闻直播间》关注海外就医:风险与希望并存

  • CCTV《新闻直播间》关注海外就医:风险与希望并存

    时间: 2015年8月21日  浏览:33647次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会选择去海外就医,希望得到更好的医疗和服务。随着咨询海外就医的人越来越多,也催生了一个庞大的海外医疗服务市场。在网上可以轻易地搜索出成千上万家医疗中介,但这么多中介,却不是全都靠谱。

    视频说明:2014年10月12日CCTV-13频道《新闻直播间》的海外医疗专题报道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会选择去海外就医,希望得到更好的医疗和服务。随着咨询海外就医的人越来越多,也催生了一个庞大的海外医疗服务市场。在网上可以轻易地搜索出成千上万家医疗中介,但这么多中介,却不是全都靠谱。

    假中介不靠谱,耽误病情又骗钱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会选择去海外就医,希望得到更好的医疗和服务。随着咨询海外就医的人越来越多,也催生了一个庞大的海外医疗服务市场。在网上可以轻易地搜索出成千上万家医疗中介,但这么多中介,却不是全都靠谱。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网站图片\3.jpg 

    山东的刘先生由于一次事故导致左眼失明,看遍了国内的各大医院都无计可施。他辗转找到一家出国就医的服务机构,想去美国治病。这家中介接收了刘先生的病例,帮他翻译好之后寄给了美国一家眼科医院,这期间,一共花了60多万元翻译服务费。过了两天,中介告诉刘先生,美国医院对他的病情非常乐观,希望他马上过去治疗,很快就能重见光明,但是治疗费需要1000万元人名币。刘先生察觉不对,托朋友向这家美国医院求证,发现自己彻底被骗了。

    受害人刘先生:医生说确实收到了我的病例,但是整个预估的费用是3000多美金,而且只是先要评估而已,先要做各种各样的检查,先要见医生而已,没有任何一个字是承诺我是可以治愈患者这个疾病的。

    中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朱恒鹏:美国的医院患者的医疗费用一定是直接给医院的,所以由中介公司声称费用由他们来转账,这个一定要当心,恐怕是骗子公司。

    刘先生一怒之下想要回中介费,但要了一次之后,中介却怎么都找不到人了,60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记者又拨打了一家出国就医中介的电话,对方声称可以治愈癌症。

    某国外就医中介工作人员:子宫癌、乳腺癌、肺癌的都治愈了,和美国的MD安德森医院签约了,给开了有一个接口在医院的内部网上,我们提供病人资料,一下提供上去医院立即就能收到不用再联系。

    为了求证,记者查遍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官方网页,却没有找到中介公司声称的合作关系,所谓递交病历可以“走后门”,更是子虚乌有。其实,现在一些中介都打着“出国看病,保证治愈”的广告进行行骗。患者缴纳了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咨询费,假中介往往在淘宝上花100多块钱就把病历翻译成英文,这些翻译及其粗糙,遇到专业的医疗术语干脆胡编乱造,国外的医院根本不会接收,但假中介却不断忽悠患者,尤其是承诺能够治愈,让患者不停花冤枉钱。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副总裁 Edwin McCarthy:近三四年来,有大量的公司寻求同我们的医院建立合作,想要转诊中国的患者前来就医,许多公司毫无经验,许多半年内就不复存在,患者在寻求这样的公司帮助时,一定要选择经验丰富的,与医院建立正式合作关系的,而且有迹可查的公司。

    近年来赴美就医中国患者增多

    目前,国内想去海外寻求医疗帮助的人很多,而国外的医疗机构也敞开大门迎接中国的患者。

    美国波士顿拥有麻省总医院、布列根妇女医院等多家知名诊所。其中,麻省总医院,隶属哈佛大学,所有医生都在学校任教,世界上第一例肾移植手术就出自那里。

    全球患者来波士顿就医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近几年,也出现了中国患者的身影。

    麻省总医院国际患者项目主任 Leila Carbunari说:“很多中国患者来到这里,治疗胸部癌症、腹部癌症、骨癌、乳腺癌等,还有骨科疾病的患者。”

    拨通这家医院国际医疗部的电话,可以听到中文开头的“你好”,在化疗室,甚至还能看到《甄嬛传》。在麻省总医院,记者遇到了来自北京的郭女士,去年2月,她和爱人来到这里,治疗淋巴癌。

    美国就医患者家属张先生说:“我们到美国来,说实在话也是没办法的,因为国内没有合适的靶向药可以吃。”

    王女士也是在美国治病的中国患者,经过长时间的咨询和准备,从未来过美国的她,最终预约到了全美最好的癌症专家。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副总裁 Edwin McCarthy:七八年前,来麻省总医院或布列根妇女医院的患者,我用一只手就能数清,现在可能有400到500名。

    花销巨大,普通家庭难以承受

    出国看病,很多人看重的是国外的医疗和服务水平,但与之相应的费用,恐怕是出国就医要考虑的首要条件。

    在北京一家国外医疗服务中心,记者见到了刘先生,他想去美国尝试一种治疗丙肝的新药。

    赴美就医患者 刘先生:就这个药就要50多万元,到那边还得住宿,吃饭什么的,问了一下(总共)七八十万吧。

    就以出国就医最多的癌症为例,专家会诊、接受检查,大概在三十万元左右。

    北京某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负责人 蔡强:患者仍然希望在美国继续接受治疗的话,我们按两个月来算,整个医疗费用,加上在美国的生活费用,加上我们的服务费用,大概需要一百三十万人民币左右。

    前后超过160万的费用,并非一般家庭能够承受。而且就算想办法凑足这些钱,也是不行的。因为患者一旦出现并发症或紧急情况,还要大笔的后续治疗费。

    北京某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负责人 蔡强:我说的这个只是大概平均花费水平,我们最高的一个患者,已经花掉了五百多万人民币。

    中国患者无法享受当地的医疗社会保险,看病基本全靠自费。而且国外没有家属“陪床”这一说法,家属大多只能选择在医院附近租房子,美国波士顿一室一厅的公寓,月租金在4000到5000美元,约合2.4万到3万元人民币。而在欧洲,这一笔支出不会低于美国的标准。

    困难麻烦很多,突发意外危及生命

    除了庞大的开销,海外就医还有很多的困难和麻烦,首先来说,这个长途飞行,健康人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都会累,更何况是重病的患者。有些病人到国外一下飞机就遭遇了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

    北京某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负责人 蔡强:一个肝癌的患者,飞机落地当天大出血,紧急送到医院然后抢救,所以这种事情都会发生的。

    环境语言饮食,诸多不适需要克服

    除了突发意外,陌生的环境、语言不通、饮食差异大也会让初来乍到的中国患者感到无助。

    美国就医患者 王女士:语言不通是挺困难的。听不懂,又想听明白。

    另外,美国医院繁琐的流程和无尽的等待,需要患者努力适应。

    美国就医患者郭女士爱人 张先生:在美国看病,特别是想来看病的人,要做好思想准备,在这里看病比较的死板。会有很多等待的时间。不像我们在国内今天挂了号,明天就过来检查,马上可以知道结果。

    由于美国医生的一板一眼,有时就诊的时间远远超出计划,而这将会牵扯大量成本,甚至有时最后会变成跨越太平洋的医疗持久战。

    医院审核繁琐,使馆签证严格

    另外想要出国看病,不仅要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还需要一些运气。尤其是在申请和准备的阶段,经常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阻碍。

    首先,美国的权威医院对患者病情诊断、病理翻译资料的审核非常严格。

    麻省总医院国际患者项目主任 Leila Carbunari:首先要准备好病历,需要尽可能多的国内的临床报和数据,这有助于这里的医生了解患者已经接受了哪些治疗。如果有原始的复印件会很有帮助,同时也需要翻译成英文,需要准备影像光盘、病理报告,并且要带来病理切片。

    这些厚厚的病历需要浓缩成几页纸的简介,有些手写的处方难以辨别,晦涩难懂的医疗术语根本无法翻译,这些都需要专业的帮助。即使做完了这些,医院的答复有时也会让人失望。

    麻省总医院国际患者项目主任 Leila Carbunari:如果治疗团队看过病历之后,认为患者无法获益,或是他们确实认为患者实在不适合长途旅行,我们的治疗也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医生会实话告诉患者。

    如果一切顺利,医院同意接收,就要面临下一个挑战——签证。刚才片子中的王女士就差点因为签证没有成行。

    中国患者 王女士:行政审查阶段以后,又被拒签。因为你再去面签的时候,有需要时间,所以这个行程是在令我特别的紧张。

    听起来有些不人道,就算拿着医院的邀请函,签证官有时也会拒绝患者前往美国。

    北京某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负责人 蔡强:这个邀请函只是从医院的角度从医学的角度,觉得你有必要来美国看病,绝不意味着使馆从签证的角度从移民法的角度,认为这个患者是适合到美国的。

    看懂美国就医流程

    那综合以上的几项条件,如果要选择出国看病,一定要权衡身体承受能力和资金的状况。某些疑难杂症的早期患者可以选择到国外治疗,但是一些癌症的晚期患者,一定要考虑风险。

    如果您认为确实有需要去国外看病,我们也准备了一项详细的流程和攻略,想让您少走一些弯路。

    第一步挑选医院,《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每年都会公布全美最权威的医院以及各专科的排行榜以作参考。

    第二步进行网申,通过网上提交资料和医院取得联系,多尝试一些医院以提高成功率。

    第三步:挑选医生,并考察他/她的医学简历和论文以及出现过的医疗事故等。

    第四步:准备病历摘要和所有检查报告并译成英文。

    第五步:办签证,虽然还没得到预约,但是不妨先把签证办下来,以便尽快出国。

    第六步:耐心等待,一般申请会在两周到四周时间内有答复,有些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第七步:收到预约单,拿到医院的邀请就可以订机票和酒店了。

    第八步:医生初诊,达到美国后一定把时间安排妥当,宁可提前也不能错过预约时间,美国的医生一般不会给无故爽约的病人第二次机会,因为这样会对其他的病人不公平。

    最后一步:确定治疗方案,回国治疗、留在美国或者往返治疗,需要根据自身情况进行安排。

    CCTV-NEWS采访麻省总医院的中国肺癌患者

    视频地址: http://my.tv.sohu.com/us/208326049/68036645.shtml

    视频说明: 2014年4月13日,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CCTV-NEWS)午间12点播出的《新闻一小时》栏目采访盛诺一家及肺癌患者吴女士

    海外医疗,出国看病,不仅在许多西方国家很普遍,在中国也形成了一种新趋势。越来越多的中国富有人士选择寻求国内没有的以及更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

    Wu Qingzhen现在又能在家里毫无压力地喂她的金鱼了。两年前她被诊断出患有三期肺癌,尽管有国内的顶级权威医生给她看病,但是放疗和化疗的副作用让她痛苦不堪。

    Wu Qingzhen(肺癌患者)说:“现在我感觉好多了,不仅胃口好了,睡眠质量也越来越高,这次回上海后,我又可以开始吃很多时令蔬菜和鱼了。”

    多亏了美国麻省总医院的治疗, Wu女士的身体才得以改善, Wu女士于2013年2月去麻省总医院看病,然后开始尝试多种不同疗法,虽然症状得到了控制,但治疗花费却不便宜。

    在美国3到6个月癌症治疗的平均花费是10万至15万美元。

    Zhang Hui(Wu女士的丈夫)说:“我对医生说,母亲需要她的女儿,儿子需要他的母亲,丈夫需要他的妻子,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很多人也有同样的想法,钱可以买健康,也可以让有经济实力的人得到更多的治疗选择,尤其是当人们得知他们的病在中国无法治疗时,出国看病就成了他们的另一种选择。

    Yin Zhiliang将他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北京的一家从事海外医疗服务的公司。他的弟弟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血液疾病,但是唯一有效的治疗在美国才有。由于对美国的医疗体系一点儿都不了解,这一家人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正确的医院。

    Yin Zhiliang(病人的哥哥)说:“半年多了,从我们知道美国能治这种病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向美国的朋友寻求帮助。”

    他们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也没能找到正确的医院和看病途径。(盛诺一家)发现了这一需求后这家公司开始提供海外医疗服务。推荐医院、转诊病人、整理翻译病历。Lian Yaoguo(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医务官)说:“我们的定位是咨询和服务,我们的工作是将病人转诊到国外医院,推荐的是最适合他们的医院和医生。”

    中国的海外医疗产业仍处在起步阶段,目前尚缺乏相应的官方规范,这可能会导致法律道德和经济问题。James Cai(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说:“我相信当有更多公司加入到海外医疗市场中时,相关的产业协会或政府部门能够制定相应的行为规范。海外医疗服务公司不应该通过虚假信息误导病人,因为这不仅会让患者蒙受重大经济损失,更关乎生命。”

    虽然海外医疗提供了更多选择和希望,但它不能保证结果,所以病人和家属需要经过慎重考虑再决定是否出国看病。

    去麻省总医院看病:肺癌患者吴女士实名接受CCTV-NEWS采访

    视频地址: http://my.tv.sohu.com/us/208326049/68036645.shtml

    视频说明: 2014年4月13日,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CCTV-NEWS)午间12点播出的《新闻一小时》栏目采访盛诺一家及肺癌患者吴女士

    海外医疗,出国看病,不仅在许多西方国家很普遍,在中国也形成了一种新趋势。越来越多的中国富有人士选择寻求国内没有的以及更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

    Wu Qingzhen现在又能在家里毫无压力地喂她的金鱼了。两年前她被诊断出患有三期肺癌,尽管有国内的顶级权威医生给她看病,但是放疗和化疗的副作用让她痛苦不堪。

    Wu Qingzhen(肺癌患者)说:“现在我感觉好多了,不仅胃口好了,睡眠质量也越来越高,这次回上海后,我又可以开始吃很多时令蔬菜和鱼了。”

    多亏了美国麻省总医院的治疗, Wu女士的身体才得以改善, Wu女士于2013年2月去麻省总医院看病,然后开始尝试多种不同疗法,虽然症状得到了控制,但治疗花费却不便宜。

    在美国3到6个月癌症治疗的平均花费是10万至15万美元。

    Zhang Hui(Wu女士的丈夫)说:“我对医生说,母亲需要她的女儿,儿子需要他的母亲,丈夫需要他的妻子,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很多人也有同样的想法,钱可以买健康,也可以让有经济实力的人得到更多的治疗选择,尤其是当人们得知他们的病在中国无法治疗时,出国看病就成了他们的另一种选择。

    Yin Zhiliang将他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北京的一家从事海外医疗服务的公司。他的弟弟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血液疾病,但是唯一有效的治疗在美国才有。由于对美国的医疗体系一点儿都不了解,这一家人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正确的医院。

    Yin Zhiliang(病人的哥哥)说:“半年多了,从我们知道美国能治这种病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向美国的朋友寻求帮助。”

    他们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也没能找到正确的医院和看病途径。(盛诺一家)发现了这一需求后这家公司开始提供海外医疗服务。推荐医院、转诊病人、整理翻译病历。Lian Yaoguo(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医务官)说:“我们的定位是咨询和服务,我们的工作是将病人转诊到国外医院,推荐的是最适合他们的医院和医生。”

    中国的海外医疗产业仍处在起步阶段,目前尚缺乏相应的官方规范,这可能会导致法律道德和经济问题。James Cai(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说:“我相信当有更多公司加入到海外医疗市场中时,相关的产业协会或政府部门能够制定相应的行为规范。海外医疗服务公司不应该通过虚假信息误导病人,因为这不仅会让患者蒙受重大经济损失,更关乎生命。”

    虽然海外医疗提供了更多选择和希望,但它不能保证结果,所以病人和家属需要经过慎重考虑再决定是否出国看病。

    盛诺一家公布:不找出国看病中介,患者怎样自己出国看病?

    视频地址: http://v.pps.tv/play_3I44Y4.html

    视频说明: 2014年9月18日盛诺一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蔡强对外公布了中国患者自助出国看病攻略

    很多朋友问过我:“蔡总,我能不能不通过你们盛诺一家这样的咨询机构,自己办理到国外去看病呢?”大家知道,通过盛诺一家是要付费的,因为我们有房租,有人员工资,还有一系列的办公费用。虽然盛诺一家是专门服务国内患者出国看病的,但实际上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完全可以自助来办理到国外看病。

    自助出国看病第一步:选择医院和医生

    国外的概念很大,出国看病首先要选择一个国家,然后选择你要去这个国家的哪一家医院,和找这家医院的哪一个医生。这个选择的标准不尽相同,有很多因素会影响你的选择。比如说我们有的患者,他的女儿就在英国,那么通常来讲,我们会优先考虑在英国、在伦敦为他寻找适合的医院和医生。有的患者呢,他的德语非常好,他非常喜欢德国,对德国有充分的了解,那么,我们的搜寻视角就会定在德国范围内。当然绝大多数患者还是选择美国,因为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医疗系统、最先进的医疗技术。

    那么,到了美国之后怎么办?美国有五六千家医院,有80多万医生,你应该选择哪一家、哪一位?或者哪几位构成的医疗团队?这是你,作为一个出国看病的患者需要了解的第一个问题。

    如果是盛诺一家,我们的做法呢?我们会为每一位患者,尤其是复杂病例的患者出一份就医分析报告。这份报告会根据患者的病情,在全美的范围内帮助他找到适合他的医院和医生,包括医院的介绍和医生的介绍。我们会首先分析患者的病情,然后根据病情中最重要、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来进行筛选。比如说,哪些医院在患者的病情方面有更多的研究成果和治疗手段。我们会根据这些医院专门的疾病专科中心,帮助患者锁定具体的某位医生。这就是我们给患者出的报告。

    如果是患者自己来挑选医生的话,对于不太了解美国医院的患者来说,一个比较好的参考就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每年都会出一本书,叫Best Hospitals。现在最新的版本是2015年版的,我们前几天刚刚拿到。这本书会总结出美国最好的综合医院有哪些?美国最好的专科医院有哪些?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网站图片\2.jpg

    盛诺一家工作人员陪同患者在美国麻省总医院

    综合排名和专科排名是不同的两个榜单。像在中国,我们知道北京协和医院几乎历年都是综合排名第一的医院,但是实际上呢,它并不是癌症排名第一的医院,也不是心脏病排名第一的医院。

    根据这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最新榜单,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医院综合排名第一的是梅奥诊所,排名第二的是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排名第三的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这些都是全球范围内非常知名的顶级医院,盛诺一家是梅奥诊所和麻省总医院在中国的官方合作伙伴。

    但是呢,盛诺一家主要的客户是癌症患者。那么大家一定会问,肺癌患者应该去哪家医院?前列腺癌患者又该去哪家医院?

    这就涉及到癌症的专科排名。比如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癌症专科排名,去年排名第一的是MD安德森,但是今年却被纪念斯隆凯特琳超越,排名第三的是梅奥诊所。梅奥诊所既是美国综合排名第一的医院,也是美国癌症专科排名前三的医院。排名第四的是丹娜法伯 - 布列根和妇女癌症中心,这是哈佛大学医学院最强的癌症专科医院,在多种癌症治疗方面非常先进和权威,尤其是妇科肿瘤方面。

    如果是心脏病患者的话,同样有一个心脏病专科的排名。如果是消化系统疾病,也都有消化系统疾病的专项排名。但是,对于具体的某一个患者,是不是依靠这个排名就能够找到最好的医院了呢?不是的。因为疾病的分类很细,即便是有癌症专科的排名,也不能说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哪一家医院最好,治疗小细胞肺癌又是哪一家医院最好。所以,对于具体的患者,你仍然需要找到一位既了解您病情、又熟悉国外医院的专业人士,最好是你的朋友,让他能够根据您的病情帮助您选择最适合的医院和医生。

    这点非常重要。你不管到任何国家去看病,包括在中国看病,你都需要找到一家权威医院,选择一位适合您的医生,你肯定不愿意看到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来给您诊断和治疗。到国外看病尤其如此。所以这是出国看病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根据具体病情选择最适合的医院和医生。

    自助出国看病第二步:整理、翻译病历信息,并发送给国外医院

    解决了第一步,哦,我想明白了,我要去麻省总医院,这是哈佛大学医学院最大的教学附属医院,有11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或者我想去梅奥诊所,这是美国综合排名第一、被誉为“医学麦加”的医疗圣地。——那么,我怎么去?

    在中国看病的习惯是,我要找到这家医院的挂号处,排队挂号。当然现在我们还可以通过网上挂号或者电话挂号。挂号是在中国看病的唯一方式,但是在美国,没有挂号这个词,也没有挂号处。

    我们曾经有一位患者的儿子,专门为了妈妈飞到美国去挂号,结果到了医院后发现找不到挂号处,于是就询问别人,但是没有人能听懂什么叫挂号处,因为没有这个概念。在美国看任何一个医生都需要进行预约,这点跟中国非常不同。

    那么,怎么进行预约?怎么才能够预约成功呢?

    预约不是说告诉美国的医院,我是一名乳腺癌患者,或者肺癌患者就可以了,你需要向医院提供非常完整的病历信息。这个病历信息提供给美国的医院之后,美国医院的医生才通过查看你的病历来决定是不是接收你。

    通常来讲,患者找到我们的时候,在国内已经看过很多家医院,甚至住过多次院,做过一些手术,或者其他治疗。丰富的就医经历导致他们的病历资料非常厚,包括手术记录、检查报告、病理报告等。这么厚的患者病历信息,你不可能全部翻译成英文来提供给美国的医院;美国的医院也不会接收这么繁复的病历信息。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盛诺一家有专门的医学团队来帮忙处理,但如果是自助出国看病的患者呢?

    我们建议您寻求国内主诊医生的帮助,让他把您的病历信息整理成病历摘要。每一家美国医院对病历摘要的要求是不同的,所以一定是要找专业的人士的来办理,最好是在美国医院进修过的中国医生,千万别找根本不懂医学的人来做这件事。

    这个病历摘要可能10页,也可能15页。您一定要自己审查中文版,因为没有任何人比您更了解自己的病情。如果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及时进行修改。病历摘要至关重要,它不仅决定了美国的医院能不能接收你,同时也是您去美国看病的时候,美国医生了解您既往病史的重要根据。

    确定完病历摘要的中文版之后,您需要找一位既精通医学、又精通英语的人来把它翻译成英文。有人说可以通过淘宝,或者其他的网络平台寻找翻译,而且价位很便宜。我们不建议患者这么做,因为很难保证翻译质量。

    我举一个例子,这是我们一个患者的病历摘要中的一段:“化疗两个周期以后,6月28日复查,近期胸部CT提示,左前纵隔肿物,最大横截面约3.7×5.9厘米,较前略缩小,双锁骨上区、纵隔、双侧肺门多发肿大淋巴结,部分融合,大部分较前有所缩小或相仿。”听到这你就知道,一个只懂英文不懂医学的翻译是做不了这个事的。

    病历摘要翻译好之后,需要转换成Dicom格式,连同影像资料和病理报告一同发送给您申请预约的美国医院的国际病人办公室。关于影像资料,大家知道,如果是肿瘤病,在中国一定做过很多影像检查,比如CT,或者PET-CT,或者MRI等。

    美国医院接收到您发送的资料后,会把您的所有医疗信息转给相应的专家。专家通过医疗信息初步判断您的病情,然后决定是否接收您到这家医院去看病。所以大家不要认为是我想去美国看病,我想去哪家医院,我想去见哪个医生,就都可以实现。如果您的病情不需要出国治疗,或者已经严重到美国医院也不能提供太多帮助了,被申请预约的医院拒绝也是很有可能的。

    自助出国看病第三步:提前支付预估费用

    如果您很幸运,美国的医院接收你了,那么,医院会给您发一份预约信。预约信上会清楚地写道:某某医院同意接收您,跟您的预约是在几月几日、几点几分在哪一个大楼里见哪一位专家。

    随预约信一同寄达的还有一份费用预估,就是告诉您可能产生的治疗费用是多少。收到这封信后,你需要向美国医院提前付费。至于怎么付费,您可以咨询您的开户银行。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电汇,一种是信用卡支付。如果是盛诺一家的客户,我们会把表单全部填好,您直接到银行办理就OK了。

    自助出国看病第四步:申请签证

    下一步就是申请签证,这又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情。

    在申请签证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切记:实事求是,有一说一。美国驻华使馆的签证官非常在意您告诉他的是不是真实情况。通常在签证的时候,签证官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您去美国干什么?”

    对于所有想去美国看病的患者,我们强烈地建议您,如实地告诉签证官:我想去美国看病,而不是旅游、公务、探亲访友等其他理由。而且在签证之前,您需要准备比较完善的签证申请资料,来让签证官相信您去美国的目的确实是看病。

    您准备的资料需要证明两点。首先,您有足够的财力来支付您在美国看病将要产生的费用;其次,您在结束看病过程之后,会如期回国而不至于滞留在美国,或者成为非法移民。不要相信任何机构对你说,你可以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来欺骗使馆;也不要相信任何人对你说,他和使馆、签证官有这样或那样的关系,你只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帮你搞定。所有的这些说法都是不可能的,也是没必要的。所以您遇到这样的人,或者这样的机构,完全可以忽略掉,谨防上当和受骗。

    自助出国看病第五步:预定机票和宾馆

    在顺利地拿到美国签证之后,下一步您需要预定机票和宾馆。现在大家都很幸运,因为就在今年,北京机场刚刚开通了直飞波士顿的航班。现在想去哈佛系统医院看病的患者,不管是想去麻省总医院,还是布列根和妇女医院,又或者波士顿儿童医院,都可以从北京直飞波士顿了。但是对于想去梅奥诊所看病的患者,或者想去其他医院看病的患者,通常来讲您还需要转机。

    如果是盛诺一家的客户,我们会帮您规划整个去美国看病的行程,包括航班和住宿,当然费用由您直接向航空公司和当地宾馆支付。我们通常会建议患者选择离医院比较近、交通方便的地方住宿。可以先预定一周,等见完医生后再根据具体需要的就医时长进行更改。

    什么样的患者适合出国看病?

    接下来,我跟大家介绍下什么样的患者适合出国看病,或者说出国看病有什么风险,这些风险是不是您所能够承受的。

    首先一个是衡量自己的身体状况。到美国看病需要在飞机上连续飞行十几个小时,如果患者的病情非常危重,那么我想他可能不适合出国看病,因为飞行期间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紧急状况,甚至是危险。

    第二个需要权衡的是:患者的病情还有没有治疗的价值。如果说癌症患者已经到了非常晚期,通常来讲,除非奇迹出现,美国的医院也只是能够延长他一个阶段的生命,和减缓他的痛苦,治愈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第三,您对美国医院的预期是不是合理。一些患者可能会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地方,那么他一定有办法治好我的病。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虽然美国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但是也没有灵丹妙药能够包治百病。否则的话,乔布斯就不会去世了,美国总统也不会去世了。所以大家对美国的医疗一定要有一个非常理性的判断。

    第四是权衡自己的经济能力。到国外看病,尤其是到美国看病所需要的各项花费,远远高于在国内,通常是国内治疗费用的数倍以上。我们强烈不建议患者通过变卖家产,甚至是借钱去出国看病。盛诺一家对出国看病的客户执行这么一个经济标准:如果出国看病之前他能够到五星级酒店去喝下午茶,那么出国看病回来之后,我们希望他仍然有这个能力,而不至于影响到他以后的生活品质。

    可能有的人听说过,利用Obama care(奥巴马医改,又称《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可以在美国为中国患者买到免费的保险。实际上这是完全非法的,是一些在美国的保险经纪人和国内的一些非法机构或个人联合起来做的勾当。我希望大家不要去相信这些东西,在美国这属于骗保,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所以通过这条路到美国很可能不仅实现不了免费就医的愿望,还被判入狱。所以我们强烈建议患者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怎样钻法律的空子,甚至是非法行为上,一定是客观、冷静地权衡自己的经济能力。

    拒绝医院暴力,做文明的中国人

    最后是关于医院暴力的问题。美国是一个完全法制化的国家,如果患者在美国看病期间对医院,或者对医生有任何不满,那么一定是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些问题:找到自己的律师,然后向医院协商最好的解决方案;如果协商没有结果,则付诸法律;绝不能付诸医院暴力。在美国,医院暴力是真真正正的零容忍。通常来讲,美国的很多医院都配有荷枪实弹的医院警察,一旦他们发现,你的医院暴力可能威胁到医院的医护人员,那么,医院警察将会向施暴者进行非常严厉的惩罚。

    在出国之前,盛诺一家就会为我们的客户联系好海外的合作律师,以便处理患者出国就医期间的相关事务,维护患者合法权益。但如果是患者自助出国看病,则需要特别小心,拒绝医院暴力,做文明的中国人。

    今后,我跟我的同事将陆续为您介绍更多的出国看病技巧和注意事项,不管您是否通过盛诺一家到国外去看病,我们都希望您能够顺利地在外国就医,早日摆脱病痛。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官网上推荐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artners HealthCare System)是全美最大的综合学术医疗体系,包含5家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医院,分别是:麻省总医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马克莱恩医院和斯波尔丁康复医院。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Partners HealthCare International,PHI)和40多个国家的机构合作,在官网上也列出了其全球的合作伙伴,包括盛诺一家(如下图所示)。盛诺一家(Saint Lucia Consulting)在2011年与美国联盟医疗体系签署了正式合作文件,目前盛诺一家是中国唯一一家与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建立正式合作关系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在其官网上向中国患者推荐盛诺一家:

    http://www.partners.org/international/Patient-Services/Referral-Program-Partners.aspx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网站图片\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