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400-875-6700 工作时间:9:00-18:00
国内乳腺癌患者四大痛点

FOUR MAJOR PAIN POINTS

发现较晚

只有5.2%通过乳腺癌筛查发现,整体发现水平较晚

切了再说

大部分未经穿刺确诊,就被推上手术台切了再说

损害魅力和尊严

接受保乳手术的只有5.5%,切乳损害女性魅力和尊严

手臂运动受损

不少患者术后患病一侧的手臂运动能力受到了影响

中美乳腺癌相关数据对比

DATA COMPARISON

为什么美国保乳率64%,五年生存率依然高达近90%

WHY THE UNITED STATES

严格遵循病理金标准,先确诊后治疗

目前影像引导下穿刺活检是诊断原发性乳腺癌的金标准。如果术前不做活检,先切再说,部分患者就存在着乳房被“误切”的风险。

在美国,术前做穿刺活检、明确病理类型后再进一步治疗早已是常规诊疗程序,术中活检只在穿刺组织不足或肿物本身需要手术切除时采用。

美国NCCN指南对不同病理诊断的乳腺癌如何治疗有明确规定,根据病理明确诊断再实施精准治疗,可以降低误诊误治的几率,不但能够提高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同时还能有效提高保乳率。

多学科协作诊疗(MDT),个性化方案

乳腺癌没有“一刀切”的治疗方法,在美国,多个学科的专家团队会根据患者的个人需求和肿瘤遗传构成,规范治疗的同时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同时部分癌症中心提供一系列针对性的重点诊疗项目,包括年轻乳腺癌女性项目、转移性乳腺癌项目、炎性乳腺癌项目、孕期乳腺癌项目等,为不同类型乳腺癌患者提供个性化、针对性的治疗。

此外,腋窝淋巴的清扫会切断上肢的淋巴回流通路,使上肢的淋巴不能充分引流,造成淋巴水肿等一系列严重并发症。美国59%的患者会采用前哨淋巴结活检,从而避免了盲目进行腋窝淋巴结清扫术,尽可能使患者术后患病一侧的手臂运动能力不受影响。而北京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国内84.1%的患者接受了腋窝淋巴结清扫,而术后病理显示,其中57.6%的患者并无淋巴结转移。

03 / 01
新药

美国已经上市使用、
而国内还没有的乳腺癌药物
(统计截至2018年12月18日)

/
03 / 02
乳腺癌检测 OncotypeDX乳腺癌检测

OncotypeDx检查可以对肿瘤中的21个基因进行分析,以确定乳腺癌是否存在复发可能以及化疗是否会起作用。如果OncotypeDx检查结果显示女性乳腺癌患者的癌症对化疗不会产生反应,那么这将有利于她们避免不必要的化疗带来的毒副作用。

03 / 02
基因检测技术 MammaPrint70基因检测

MammaPrint70基因检测通过分析乳腺癌转移涉及的70个关键基因确定复发风险,结果为低危或高危。低危患者,综合考虑传统风险因素,单独内分泌治疗或许就足以进一步降低复发风险。高危并有其他风险因素的患者,可能获益于更积极的治疗,例如化疗。

/
03 / 03
AMIGO手术系统

AMIGO手术系统被称为“屠龙刀”与“照妖镜”的一体化结合。该系统配备了全套的影像诊断设备和实时成像技术,手术过程中,医生可以借助MRI引导,即时查看手术效果,做到精准切除病灶,减少手术残留,从而降低复发概率。目前的数据显示,这套设备可以大幅度降低乳腺癌患者二次手术的几率。

04 更多临床试验,
为晚期患者带来希望

更多研究,也可能是美国乳腺癌患者生存期较长的原因。每一种新药、新疗法,都要经过临床试验的检验才能够获批上市。参加临床试验,可以让患者提前数年就有机会接受新的药物和疗法,也是晚期癌症患者常规治疗无效后的最后希望。

近年来,中国在临床试验领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据2018年12月18日搜索数据,中国开展的乳腺癌临床试验只有489个,而美国有4525个,相差将近10倍。

仅2017-2018年,在乳腺癌治疗领域,美国已经有不少临床试验取得了喜人的结果,为乳腺癌患者增添了希望。

治疗 方法
免疫疗法

2018欧洲肿瘤内科学年会(ESMO)上公布的IMpassion130研究结果显示,在PD-L1阳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相比单独化疗,PD-L1免疫药物Atezolizumab联合化疗将中位总生存期延长近10个月

停止招募
(另一项Atezolizumab联合卡铂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当中)
抗体-药物偶联物

2017年乳腺癌研讨会(SABCS)上公布的2期试验结果显示,抗体药物偶联物Sacituzumab govitecan (IMMU-132)治疗两种化疗方案无效的患者客观缓解率为34%,约74%的患者治疗后靶病灶缩小

招募中(3期临床试验)
头个PI3K抑制剂

2018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上公布的SOLAR-1研究结果显示,头个PI3K抑制剂Alpelisib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延长近一倍(所有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中,约有40%携带有PIK3CA突变)

停止招募
AKT抑制剂

2018年EORTC-NCI-AACR分子靶点和癌症治疗研讨会上公布的大型研究NCI-MATCH部分数据显示,AKT抑制剂capivasertib(AZD5363)治疗已经接受过三种或更多的治疗方法、但均治疗失败的携带AKT 突变的患者,23%患者肿瘤缩小,46%病情稳定

停止招募
抗体-药物偶联物

研究发现,雌激素受体β是一种肿瘤抑制因子,可能成为靶向治疗雌激素受体β阳性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全新靶点。目前,关于雌二醇治疗雌激素受体β阳性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2期临床试验正在计划当中,梅奥诊所的研究人员和乳腺癌转化研究联盟将共同开展这项试验

(计划中,尚未开始招募)
统计时间

统计时间:2018年12月18日

盛诺一家提供国内外全程咨询与服务

免费咨询:400-875-6700
国外乳腺癌治疗医院推荐

HOSPITAL RECOMMENDATION

400-875-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