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肺癌> 魏先生在美国治疗肺癌实例(自述)-麻省总医院

  • 魏先生在美国治疗肺癌实例(自述)-麻省总医院

    化名:魏先生 年龄:48 病症:肺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返回上页

    使用针对EGFR突变的药物阿法替尼进行靶向治疗后,肺部肿瘤缩小了60%,骨转移肿瘤无踪。

    从不生病,一检查却是肺癌晚期 

    2014年中秋节,是魏军(化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节日。

    和家人们一起吃完中秋团圆饭,魏军和太太出门散步。“还是去拍个片子吧。”魏军最近一直胸部两侧隐隐的疼,翻身、弯腰起身时尤其严重,妻子看他拖着,一直不放心,于是散步到附近的医院时便催促魏军做了个胸部CT。

    CT结果不乐观,显示右上肺有个圆形肿物,医院初步诊断肺结核。出于担心,魏军又去了上一级医院作检查,结果提示有可能是肺癌。

    “怎么也不敢相信,我身体一直那么好,不吸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很少生病,怎么可能得肺癌?”正值壮年30出头的魏军,直到现在也觉得自己根本不像个病人。

    在县医院拿到检查结果的第二天,一早,魏军全家就一刻不敢耽误地从老家开车前往北京。

    在某著名部队医院,魏军第一次确切地听到了专家的诊断:胸部增强CT提示右肺上叶软组织肿块,考虑肺癌;双肺内多发结节影,考虑转移;胸椎及肋骨多发骨质破坏,考虑骨转移。

    肺癌晚期?这个结果让魏军一家不能接受。

    “听到这个结果时,我双腿已经站不稳了,下意识的用手去扶住墙,才勉强能站住。我看到父亲也用手紧紧抓住了椅子,那一天是怎么回的家我都不记得了,大脑一片空白。”魏军的妻子回忆。

    2014年9月13日下午,在部队医院办完出院手续,魏军一家转到另外一家北京最权威的癌症专科医院。

    为了争取最快的治疗时间,办完住院手续后医生建议先到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做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浸润性腺癌,以腺泡型为主,中分化,EGFR基因19号外显子存在缺失突变。

    随后,肿瘤医院医生给出了治疗方案:化疗总体控制,给予重组人血管内皮抑素、培美曲塞二钠、顺铂治疗。

    “这期间真的太难熬了,化疗的痛苦是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想象不到的。从早上8点到晚上5点,最多时要输13袋液体,止不住地恶心、呕吐、没法吃东西、浑身没劲,拳头都握不住,每天要妻子扶着才能勉强走路。晚上回家,一个大男人躲在被子里哭,真的扛不住!癌症

    死不了,化疗却能把人折磨死!”回忆那段经历时,仍能从魏军的脸上看出那时他所经历的痛苦。

    医生朋友们都建议,去美国看病

    与此同时,在到达北京的第二天,魏军的家人、朋友便开始着手为魏军去美国治疗做准备。

    “在确认自己是肺癌后,第一个想法就是去美国看病,一点没犹豫。”魏军自己是骨科医生,父亲和身边的朋友大部分也都是医生,“大家都建议去美国看病,医生朋友告诉我,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在肺癌科研能力上比国内强很多,我也咨询了肿瘤医院的主管医生,也是建议去美国,他说那边或许有更好的药物、更好的治疗。”

    就这样,魏军一边在国内肿瘤医院继续化疗、忍受痛苦,一边妻子和父亲来到了盛诺一家,开始为去美国看病做实质性准备。

    “知道盛诺一家是朋友推荐的,那个时候脑子都乱套了,哪有那个精力自己去联系医院、准备资料、办签证?而且自己联系肯定速度慢,当时时间就是一切,耽误一会癌症转移恶化的几率就会增加,我想,找到专业机构或许会更快。”朋友在医院信息科,也是建议魏军找盛诺一家帮忙申请国外医院,安排出国治疗的行程,让专业机构去办专业的事。

    2014年9月11日,魏军的太太和父亲来到盛诺一家,可是随后的预约出乎意料。魏军一直期望的主治医生,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Azzoli教授在看过魏军的病历资料后,给出了和国内一样的化疗方案!

    “和国内治疗方案是一样的,你还坚持去吗?”盛诺一家医学部张博士征求魏军及家人的意见。魏军仍旧坚持,一定要去美国试一试!而这一决定从现在看来,极其正确。

    2014年10月27日,魏军在妻子和父亲的陪同下,来到了波士顿,盛诺一家美国客服小魏从机场把他们接到了公寓。

    2014年10月29日,魏军第一次见到“朝思暮想”的Azzoli医生。

    “他就像家人一样,遇到Azzoli医生是我的幸运。”魏军说到这里开始露出笑容,“他是个医德太好的医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最让我感动的是,第一次见面后,Azzoli医生主动把自己的私人电话给了我,并告诉我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这真得很难想象,他给了我面对疾病极大的信心。”魏军坦言这是他在确诊肺癌后第一次看到希望。而其实,对于魏军来讲更大的“希望”是Azzoli医生后续给出的治疗方案。

    见完医生,魏军没像在国内一样住院治疗,而是回到公寓,只有在按照医生预约好的时间进行规定的检查和再次就诊时,才需来到医院。

    “这里的肺癌病人除了手术的都不需要住院,医生也不建议住院。这样做确实可以保证我的饮食和心情。”魏军谈到看病的感受时说。

     1-1.jpg

    透过魏军住处的窗户就能看到麻省总医院,

    街道上还有写着中文的中餐车

    1-2.jpg

    ▲麻省总医院

    仅五周时间,骨转移消失

    在美国看病比魏军想的要顺畅。

    “每次都是按照预约好的时间,盛诺一家美国客服主管带着我们来到医院。见医生时,医院会配有翻译,或者安排一个远程视频翻译,保证我能和医生很充分的沟通和交流。因为有预约,检查不需要等太久,人也不多,大家都是按照预约好的时间来,没有漫长的等待和过分多的病人。”魏军回忆道。

    2014年10月31日、11月2日,按照Azzoli医生的安排,魏军分别做了全身增强CT检查及核磁共振。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后,Azzoli医生建议魏军见一见手术医生,看看是否有做手术的可能性。

    2014年11月3日,魏军见到了手术医生Lanuti,医生看到检查结果后认为目前的状况不适合手术,先用药。

    综合了Lanuti的意见,Azzoli医生给出治疗方案,而这一方案和魏军去美国前的远程会诊方案截然不同:无需化疗,服用阿法替尼(针对EGFR突变阳性的靶向治疗药物)两年,期间根据魏军的实际情况如果如产生耐药性,再使用其他的替代药物继续治疗。

    不需要痛苦的化疗!这让魏军意外又欣慰。

    2014年11月6日,魏军开始按照医生的方案,每天清晨7点服用一粒阿法替尼。早在一年多以前,2013年的6月3日,在芝加哥举办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第49届年会上,德国制药巨头勃林格殷格翰最新公布了阿法替尼LUX-Lung6临床试验结果。结果显示,阿法替尼应用于EGFR突变阳性的中国晚期肺癌患者相较化疗(吉西他滨/顺铂)可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而这一药品,在中国还没有上市。

    2014年11月20日,由于腰痛难忍,魏军来到医院。没想到的是,Azzoli医生告诉魏军“这是个好现象”!

    Azzoli医生解释,因为阿法替尼的作用,骨盆部位的肿瘤开始缩小,从而引起骨缺损的空洞,而骨骼在承受人体体重的过程中会出现骨缺损部位的骨皮质轻微骨折,所以会感受到疼痛。Azzoli医生据此为魏军使用了保护骨骼的药物,并开出止疼药。

    2014年12月9日,魏军第二次在美国做全身增强CT。检查结果令人兴奋:肺部肿瘤缩小60%!骨盆部位的骨转移肿瘤消失、钙化,而造成腰痛的骨空洞已完全愈合。

     

    1-4.jpg


     

    ▲以上图片为2014年10月31日与2014年12月9日病灶部位增强CT检查结果对比图。红色标注部位为肿瘤

    2015年1月14日,PET-CT全身骨扫描,骨转已经检查不到了。

    “虽然最近一次检查结果的纸质报告还没有拿到,但是我相信比上一次(注:2014年12月9日)的检查结果会更好,我对自己和医生充满信心!”现在的魏军看不出太多的焦虑,如果他不说,你不会想象到他是个病人。“Azzoli医生说现在的我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可以去旅游,但我还是想继续留上几个月,等到2015年4月再做一次检查,看到结果再回国。不过我对现在的治疗效果已经很满意了。”

    “我很庆幸我还能来到美国看病,也真的很感谢盛诺一家为我做的一切!”魏军不只一次表达对盛诺一家的感谢。但其实,在盛诺一家工作人员的心里,看到每一位客户能够得到最好的治疗,远比感谢要重要很多。

    前几天,魏军看到美国又有新药获批,他很期待。但谈到是否会服用,他说:“这个新药是否可以使用,我都听Azzoli医生的安排,一切都听Azzoli医生的!”

    (本文根据患者口述整理,并经过患者授权盛诺一家发表,文中名字为化名,检查影像报告由患者提供,为保护患者隐私已将相关信息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