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黑色素瘤> “黑”诚勿扰

  • “黑”诚勿扰

    化名:闫女士 年龄:55 病症:黑色素瘤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返回上页

    纠正了国内对癌症肾转移的错误诊断。患者接受了扩大切除手术,通过检查确认其未发生腹股沟淋巴结转移,避免了术后严重并发症。最终,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黑”诚勿扰

    是不是所有黑色素瘤患者,都像《非诚勿扰2》中的李香山一样,无法治愈呢? 

    记者:王仪涵

    电影《非诚勿扰2》为观众展现了美好河山,同时也进行了一场生动的健康科普教育。电影中,孙红雷饰演的李香山得了“不治之症”恶性黑色素瘤。李香山说,“这个病全世界都拿他没辙”,所以他选择了不治疗,最后导致了黑色素瘤迅速转移到全身。观众中不少人和电影中葛优饰演的秦奋一样,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黑色素瘤。那么,什么是黑色素瘤? 黑色素瘤真的就这么可怕吗?

    孙红雷.jpg

    据北京肿瘤医院郭军教授介绍,黑色素瘤是一种来源于黑色素细胞的恶性肿瘤,容易发生淋巴和血道转移,具有高侵袭性、高转移性、高死亡率、对放化疗不敏感的特点。

    然而黑色素瘤真的“全世界都没辙吗”?

    有感于同行人民日报社记者凌志军的抗癌经历(凌志军,现为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资深记者。2003年《南风窗》年度人物。2007年他罹患癌症,看透各路“神医”,拒绝盲信,以积极的心态和正确的思路应对治疗,逐步康复),记者开始对国外医疗有了初步认识。日前采访了刚从美国治病回来的上海闫女士。据闫女士介绍,2012年初她偶然间发现右小腿近脚踝部有一个略高于皮肤表面的黑色结节,直径约1分硬币。她于2012年6月25日在国内某权威医院做了局部结节切除术,同时医生还多切除了结节周围 0.5cm的正常皮肤。

    本来以为就是一次简单的小手术。但是一周后的一纸病理报告彻底打乱了她的正常生活,诊断明确写着“右小腿扩散型恶性黑色素瘤”。接着,丈夫带着她在北京、上海多家医院检查,并做了PET-CT检查发现左肾上腺有结节,国内专家一致认为属于黑色素瘤晚期,建议保守治疗。闫女士说自己也看了非常勿扰2,当时自己甚至也想到了自杀。

    绝望中,老公在美国的朋友打电话说,美国医疗技术发达,为何不来美国看看。 抱着试试看、生命中最后一次旅行的态度,闫女士和丈夫决定去美国看一看。但是,真要决定去美国看病,如何联系美国医院呢?签证如何办理?应该去美国哪个医院呢?看哪个专家呢?语言不通怎么办?统统都不清楚。

    最后在百度上搜索,她们夫妇找到了专门从事海外医疗的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诺一家)。经过多方查证以及美国朋友的核实,了解到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唯一获美国官方认证的出国看病全程服务机构,并且获得了卫生部的许可。因此闫女士夫妇最终决定让盛诺一家帮助去美国就医。

    记者了解到美国就医是转诊和预约制,没有挂号的概念。据闫女士讲,出国看病看起来简单,但流程和环节还是非常多的。

    首先,如何选择国外医院呢?据盛诺一家创始人蔡先生介绍,是根据患者疾病的类型、程度等,然后在全球查询最权威的专家(国际上某种疾病治疗方法的制定者),然后以专家来选择医院。闫女士说公司医学部的医学博士团队认真询问了病情,并且查阅了她的所有病历和检查结果,然后根据她刚做手术的具体情况,在美国黑色素瘤外科专家库(美国NCCN黑色素瘤诊治指南制定者,也就是国际上最权威的黑色素瘤专家库)中查询到Kenneth Kenji Tanabe教授是最适合她目前治疗阶段的黑色素瘤专家。公司医学部随后将她的众多国内中文病历和检查化验结果按照美国病历的格式进行了医学整理和医学翻译,发给了远在美国的Kenneth Kenji Tanabe教授。1周后盛诺一家帮她顺利拿到了美国医院的就医邀请函和医生预约信,并成功帮助她们夫妇办理了赴美就医签证。

    接着,盛诺一家帮助她预定了在美的住宿和机票。找到盛诺一家的18天后,在全程医疗翻译陪同下她们见到了Kenneth Kenji Tanabe教授。整个门诊看病过程持续1个多小时,闫女士说医生不仅专业、态度和蔼、耐心,而且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Tanabe教授这么大牌的医生看病时,单膝跪地查看她位于脚踝部位的病变,而没有让她一味抬高腿,这样的职业道德和理念彻底征服了闫女士夫妇。Tanabe教授说:首先,国内发现的左侧肾上腺有肿块,根据黑色素瘤的转移特性来看,这个肿块不太可能是转移,在很大程度上是个良性肿块(后经CT导引下的穿刺活检,证实确实是良性包块,不需要处理)。其次,按照国际标准,黑色素瘤切除时,切除范围应该扩大到肿瘤周围1厘米的正常皮肤(不是0.5cm);之后她在美国又做了扩大范围的手术,并且扩大切除手术的同时,通过特殊的染色和前哨淋巴结病理检查确认是否有腹股沟淋巴结转移(后经腹股沟淋巴结检查未发现转移),而闫女士说在国内,要么肿瘤医生不知道该做腹股沟淋巴结的检查,要么就是将腹股沟的全部淋巴结都切除,很容易造成手术后下肢水肿等严重并发症。

    治疗结束后,Tanabe教授风趣的告诉闫女士其实她可以忘记自己是个癌症病人了,因为像她这样的黑色素瘤经过正确治疗后,复发率和转移率低于10%,根本没有必要担心,她已经基本无碍了。谈到盛诺一家的作用,闫女士介绍说除了出国看病全程中的所有专业服务外,她最看重的是盛诺一家帮助她找到了全球治疗癌症最好的专家。

    此外,据闫女士介绍,她在美国治疗近1个月,没有住院,共花费4.6万美元。

    采访后,记者提醒大家《非2》对黑色素瘤的认识存在误区,而且通过采访闫女士,记者也有了同感,那就是癌症不是绝症,只要不恐惧,不盲从,不走上错误的治疗之路,癌症患者就会有更多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