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乳腺癌疾病简介

  • 疾病简介
  • 主要临床症状
  • 乳腺癌检查与诊断
乳房解剖结构

大图: A 乳腺导管  B 乳腺小叶   C 输乳管窦  D 乳头   E 脂肪   F 胸大肌   G 胸壁/肋骨架

小图: A 正常导管细胞   B 基底膜  C 管腔

乳腺的组成包括:产生乳汁的小叶、运送乳汁的导管、脂肪和结缔组织、淋巴结及血管。

乳腺癌一般起源于乳腺小叶或导管,较少起源于间质组织(包括乳腺脂肪和结缔组织),乳腺导管癌是最常见的乳腺癌类型。根据肿瘤的浸润程度,乳腺癌又可分为原位癌和浸润性癌。原位癌是指肿瘤发生在导管内或小叶内,未浸润周围组织;浸润性癌是指癌细胞已侵犯周围健康组织。大部分乳腺癌是浸润性癌。

在美国,乳腺癌是女性第二大高发癌症。

确诊前检查
体检、病史 临床乳腺检查 乳腺钼靶(乳房X光 ) 超声 磁共振成像 血液化学研究 活检
确诊乳腺癌后的检查

雌激素受体(ER)和孕激素受体(PR)检测 ER、PR受体的情况可以反映肿瘤的生长速度。如果检查结果为受体阳性,说明癌组织中受体表达过度,肿瘤生长速度较快,可接受激素受体抑制剂等激素治疗来控制肿瘤的生长速度。

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型(HER2/neu)检测 HER2受体的表达情况可以反映肿瘤生长速度和扩散可能性。HER2受体阳性表示受体表达量超出正常水平,肿瘤生长速度较快,扩散可能性高,可接受曲妥珠单抗和Pertuzumab等HER2靶向药治疗。

多基因检测:(Oncotype DX;MammaPrint) ER、PR受体的情况可以反映肿瘤的生长速度。如果检查结果为受体阳性,说明癌组织中受体表达过度,肿瘤生长速度较快,可接受激素受体抑制剂等激素治疗来控制肿瘤的生长速度。

国外乳腺癌最新疗法和技术(药物和基因检测)

新药物
  1. Ribociclib
    (Kisqali)

    2017年3月,FDA批准Kisqali与芳香酶抑制剂联用,作为初始内分泌疗法,治疗HR阳性、HER2阴性的绝经后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与来曲唑单药治疗相比,该药显著延长了患者无进展生存期(25.3 vs 16.0),并大大降低了死亡风险。

  2. Palbociclib
    (Ibrance)

    该药于2015年2月在美国批准上市,可显著延长乳腺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提高患者生活质量。Palbociclib同时荣获美国FDA加速批准、突破性疗法认定和优先审评资格。

  3. Pertuzumab
    (Perjeta)

    FDA批准的首个乳腺癌新辅助治疗药物,于2012年6月上市。其治疗转移性乳腺癌(HER2阳性)效果显著,是晚期乳腺癌治疗的最新选择。Pertuzumab的疗效显著优于单用赫赛汀及化疗,晚期乳腺癌患者总体生存可显著延长近16个月,早期乳腺癌患者也能获益。

  4. Ado-trastuzumab emtansine
    (Kadcyla)

    该药于2013年2月在美国批准上市,其结合了单克隆抗体的特异性和化疗药物的杀伤性,疗效好且副作用小,可单独使用,无需联合其他药物,能减少身体负担。

  5. Ixabepilone
    (伊沙匹隆)

    该药物是一种微管抑制剂,与卡培他滨合用适用于蒽环霉素和紫杉类治疗失败的转移性或局部晚期乳腺。该药物还可以作为单药适用于蒽环霉素、紫杉类和卡培他滨治疗失败的转移性或局部晚期乳腺癌。

基因检测技术
OncotypeDX乳腺癌检测

OncotypeDx检查可以对肿瘤中的21个基因进行分析,以确定乳腺癌是否存在复发可能以及化疗是否会起作用。如果OncotypeDx检查结果显示女性乳腺癌患者的癌症对化疗不会产生反应,那么这将有利于她们避免不必要的化疗带来的毒副作用。

MammaPrint70基因检测

MammaPrint70基因检测通过分析乳腺癌转移涉及的70个关键基因来确定复发风险。这种基因检测的结果非常确定,只有低危和高危两种,不存在模棱两可的情况。MammaPrint检测结果低危意味着术后不接受激素或化疗等辅助治疗,10年内癌症复发的平均概率为10%;高危意味着术后不接受激素或化疗等辅助治疗,10年内癌症复发的概率为29%。低危患者,综合考虑传统风险因素,单独内分泌治疗或许就足以进一步降低复发风险。高危并有其他风险因素的患者,可能获益于更积极的治疗,例如化疗。

中美乳腺癌治疗对比

乳腺癌主要药物中美上市时间对比
中美乳腺癌相关数据对比
保乳手术/乳房重建手术

在美国,医生会根据患者情况,对于有些患者会考虑手术前先进行“新辅助化疗”。新辅助化疗可以先让肿瘤缩小,这样医生就可以减少乳房切除范围。患者通常只需要次全切,再加上美国先进的乳房重建技术,几乎可以避免“乳房切除”的尴尬。

另外,除了新辅助化疗之外,如果有需要,美国医生还会为保乳患者安排放疗。研究显示,这种联合疗法与乳房全切效果近似,但患者生存质量却大幅提升。此种治疗方式已然成为美国标准治疗选择之一。

而近几年,美国医院更是研发了更先进的乳房部分照射放疗,缩短患者治疗时间。而对比国内,仅有27%的乳腺癌患者在最初治疗中接受放疗,远低于其他国家。

更多的研究,更长的生存期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更多研究,也可能是美国乳腺癌患者生存期较长的原因。除了 “癌症登月项目”,还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资助的大型癌症研究项目——“卓越研究专科项目”(SPORE研究项目)

众所周知,新药的获批基于临床试验结果。近几年,中国的临床试验领域虽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药物临床试验审批期过长、审批流程繁琐,中美在临床试验方面仍存在巨大差距。中国开展的乳腺癌临床试验只有385个,而美国有4450个,是中国的11倍还多。(搜索日期:2017年2月28日)

三阴性乳腺癌的研究进展

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种极为凶险的乳腺癌类型,预后较差,且由于这类乳腺癌的生长不依赖三种受体,常规的激素治疗和靶向治疗对于三阴性乳腺癌均无效。目前,就标准治疗来说,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只有化疗这一种选择。

不过近年来,美国在三阴性乳腺癌的临床试验中取得了许多新的进展,化疗、免疫疗法及抗体-药物偶联物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治疗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