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400-875-6700
5 6

疾病性质

黑色素瘤是临床上较为常见的皮肤粘膜和色素膜恶性肿瘤,也是发病率增长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年增长率为3%~5%。

临床症状

皮肤黑色素瘤的早期临床症状可以总结为“ABCDE法则”:A不对称(痣的一半与另一半不相称);B边界(边缘不规则或模糊);C颜色(颜色深浅不同);D直径(直径大于5毫米);E变化(缩小、变大、变色、开始发痒或流血)。

诊断方法

典型的临床表现和查体体征是黑色素瘤诊断的常用方法,病理学检查是黑色素瘤确诊甚至分期的金标准。

除了基本的化疗药物,比如达卡巴嗪之外,还有很多靶向药物,如针对BRAF突变的 Vemurafenib、Dabrafenib和Trametinib,以及为无数晚期黑色素瘤患者带来希望的免疫疗法药物Ipilimumab、Nivolumab和Pembrolizumab。对比之下,国内专门治疗黑色素瘤的药物只有达卡巴嗪、两种干扰素和一种白介素,一般来说,美国新药在国内上市还需等待3~5年乃至更长时间。

中国的黑色素瘤5年生存率只有38.8%

在国内手术切除是局部黑色素瘤的标准治疗方案。目前,低危患者尚无推荐的辅助治疗方案,更倾向于预防新的原发病灶的出现。

不能手术切除的III期或转移性黑色素瘤一般建议内科治疗为主的全身治疗,推荐参加临床试验。全身治疗选择包括临床试验、伊马替尼和大剂量IL-2等。

目前化疗药物仍然是重要的治疗手段。一线治疗推荐达卡巴嗪、替莫唑胺或这两种药物与顺铂或福莫斯汀联合治疗。二线治疗一般推荐紫杉醇联合卡铂方案。

一般认为黑色素瘤对放疗不敏感,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放疗仍是一项重要的治疗手段。

中美黑色素瘤治疗对比
达卡巴嗪
重组人干扰素α2b
重组人白介素
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
Ipilimumab (Yervoy)
Vemurafenib (Zelboraf)
Dabrafenib (Tafinlar)
Trametinib (Mekinist)
Nivolumab (Opdivo)
Pembrolizumab
(Keytruda)
重组人干扰素α2b
重组人白介素
达卡巴嗪
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

中国除了在上市药物比美国晚12年之外,中美两国在临床试验方面也有较大差距。两国在黑色素瘤领域的临床试验数量对比如下:

美国黑色素瘤临床实验数量

中国黑色素瘤临床实验数量

目前美国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最新疗法还包括:

Ipilimumab联合Nivolumab

Ipilimumab联合Sargramostim:

Ipilimumab联合达卡巴嗪

根据一项随机双盲III期临床试验的最新结果,Nivolumab和Ipilimumab联合用药显著延长了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11.5个月),是Ipilimumab单药治疗的将近4倍。

在另一项Nivolumab和Ipilimumab联合用药的I期临床试验中,53%的患者肿瘤缩小了80%以上,其中1例患者的肿瘤几乎完全消失。该患者治疗前后的肿瘤对比图如右图所示:

根据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的研究报告,联合使用免疫检查点阻断剂Ipilimumab与免疫刺激Sargramostim,可使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从12.7个月延长50%,达到17.5个月。

根据一项入组502名患者的双盲、随机试验,与接受标准化疗药物达卡巴嗪的患者相比,接受Ipilimumab联合达卡巴嗪治疗的患者的生存期延长了2个月。

绝境中也有希望的曙光
秋日的暖阳下,泡上一壶桂花蜂蜜茶,配上一碟刚买来的桂花绿豆糕和芝麻浇糖,42岁的柴女士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这样享受悠闲的午后。今年年初,当被主治医生告知鼻咽部黑色素瘤复发并出现肺转移时,她陷入了一生中最低迷的时刻,寻遍国内最好的医院,虽然找到了对症的靶向药物,但由于该药尚未进入中国市场,她不得不四处寻药。眼看着救命的药物“弹尽粮绝”,是束手等待死神的来临,还是再做最后的挣扎?犹豫间,柴女士萌生了赴美看病的想法。
巨额的费用、语言的障碍、陌生的环境、渺茫的未来……对柴女士而言,她翻越这些看似不可逾越的鸿沟到美国看病,只是人生绝望中孤注一掷的选择。
然而5个月过去了,回想起一切,柴女士常常觉得恍惚,曾经准备接受生死考验...
“黑”诚勿扰
电影《非诚勿扰2》为观众展现了美好河山,同时也进行了一场生动的健康科普教育。电影中,孙红雷饰演的李香山得了“不治之症”恶性黑色素瘤。李香山说,“这个病全世界都拿他没辙”,所以他选择了不治疗,最后导致了黑色素瘤迅速转移到全身。观众中不少人和电影中葛优饰演的秦奋一样,以前从来没听说过黑色素瘤。那么,什么是黑色素瘤? 黑色素瘤真的就这么可怕吗?女士在麻省总医院做了扩大范围的手术,并且通过检查确认了是否有腹股沟淋巴结转移。治疗结束后,麻省总医院的Tanabe教授风趣地告诉##女士,其实她可以忘记自己是个癌症病人了,因为像她这样的黑色素瘤经过正确治疗后,复发率和转移率低于10%,根本没有必要担心。也就是说,她已经被完全治愈了。
一位黑色素瘤患者的康复之路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心脏病学家们对待Mark Wood像对待摇滚明星一样。因为他不仅战胜了最致命的皮肤癌症,还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包括名为“寡妇制造者”的冠心病。 这段经历发生在短短两年内,Wood说这段经历让他感恩生命的每一刻。Wood从2007年开始出现健康问题,他被诊断为黑色素瘤。在9年里,这位德州警察一直在担心他背部的痣。由于这个痣和防护背心摩擦,他时常感到疼痛。 Wood说他的医生开始认为这没什么。但是在去除这个形成脓肿的痣后,医学博士、MD安德森黑色素瘤内科肿瘤科教授、主任Patrick Hwu负责给他治疗,Wood被诊断为黑色素瘤。不到一年,肿瘤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