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资讯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医院动态 > 海外医疗顶级癌症中心医生亲述:当母亲得了癌症时……

  • 海外医疗顶级癌症中心医生亲述:当母亲得了癌症时……

    时间: 2017年11月26日  浏览:178次  来自:盛诺一家 返回上页

    母亲74岁仍在罗德岛州工作并担任管理人员,她一贯说话直截了当,不是那种为了琐事让我给她回电话的人。于是,我就问她发生了什么。

    本文由盛诺一家原创编译,欢迎分享,其他任何公众号或网站转载必须在文首注明:来源于盛诺一家。


    我为她感到高兴,但是这次经历却令人不安。这也让我很想知道,到底有多少癌症患者因为没有同样的机会,根据并不总是准确的检查结果,接受了不合适的治疗。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血液和肿瘤内科白血病项目主任Mikkael Sekeres医生


    顶级癌症中心医生亲述:当母亲得了癌症时…….webp.jpg



    “我想让你跟我沟通时把我当成你的病人,而不是母亲”。


    我开车回家时,母亲熟悉的声音通过与我手机连接的蓝牙从车上的扬声器里传来。一个小时前,她给我的语音信箱留言让我给她回电话,这可从来不是个好兆头。母亲74岁仍在罗德岛州工作并担任管理人员,她一贯说话直截了当,不是那种为了琐事让我给她回电话的人。于是,我就问她发生了什么。


    “我感冒了一直没好,所以我就去一家诊所取了些抗生素”。


    我忍住没告诉她,大多数感冒都是病毒性的,抗生素也无法改变感冒病程。我听着她继续说道,


    “他们让我做了胸部X光检查,我的医生第二天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在我的左肺中发现了一个‘阴影’,我需要再做一个胸部CT扫描”。


    这时我已紧张地屏住呼吸,让自己做好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事情:每个癌症故事的开头都是,看上去没什么大碍的咳嗽、头晕或普通感冒出现了不祥的征兆,然后就是意料之中的疾病变成了意料之外的癌症。


    “我的医生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得了肺癌,我必须进行活检。”


    我只是隐约知道路上穿行着其他车辆,云彩在灰色的天空上迅速变换着,其他一切都在移动着,而我的世界突然都静止了。


    “你先不要太担心”,我说到,试着给自己争取时间,回想自己的患者家属听到这种消息后安慰患者时说的话。“肺里有肿块可能是其他东西,比如感染或伤疤组织。在活检未显示它是癌症前,它就不是癌症。”我继续说道,“你还没有做活检呢,对吧?”


    “没有。不过我的医生似乎很确定这就是癌症”。


    “它现在还不是癌症”,我说,更多地从一个儿子的角度而不是医生的角度,说服她也在说服我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扮演着自己不熟悉的一个角色。我不再是为患者提供信息的医生,而是试图获得信息的患者家属,而且还要努力帮助与我相隔数州的母亲,在一家我不熟悉的医院里预约检查。


    母亲的医生将CT扫描报告传真给了我,报告上说发现了一个超过3cm的分叶状肿块,这是典型的癌症特征。事实证明,预约活检检查更具有挑战性,通过几番电话后,医院介入放射科能提供的最合适的预约日期也只是暂定日期,即10天后了。


    于是我们进入了等候诊断的煎熬期。等待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母亲也想出了各种“如果是癌症”之类的问题:“如果是癌症,我还需要做哪些进一步检查?我需要手术吗?化疗呢?我能继续工作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结果?”


    诊断结果出来之前,我只能概略地回答这些问题并作出推测。


    医生对她肺部的肿块进行了活检,就是那个在她CT扫描片上看起来像积雨云一样不祥的东西,三天后,我的手机收到了母亲发来的短信:“活检结果是阳性。给我回个电话,我现在在家。”


    我从未想过会从短信上得知母亲的诊断。不过或许发短信可以让她,还有我与刚刚降临的新事实之间产生一些距离。我工作的医学中心也是充满了癌症患者,我离开那里给母亲打电话。


    “我刚和医生谈过话。活检显示是癌症”。这也是她第一次使用‘癌症’这个字眼,而且我还注意到她刻意使自己远离这个字眼,就好像是活检得了癌症,而不是她。


    “医生有没有说是哪种癌症?”我问。她从自己做有记录的纸上读出那些不熟悉的字。


    “原发性肺腺癌”。电话两头都没说话。


    “接下来是什么?”之后她问道。


    接下来要确定癌症的扩散程度,即分期。从这方面来说,肺癌与我治疗的癌症——白血病有很大不同。白血病没有分期,因为它在诊断时就已遍及血液和骨髓。如果我们试着给白血病分期的话,那就是4期或0期,也就是你要么有患白血病,要么就没有。


    肺癌的分期要通过肿瘤大小、是否有淋巴结转移,淋巴结转移位置或肿瘤是否已转移至其他器官或骨来确定。肺癌分期需要进行额外的扫描检查,通常还有更多的活检来评定。我向她解释过这些后,问她是想在离她自己家较近的医院做这些检查,还是在我工作的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做这些检查。


    “你想要我去哪家医院检查?”她说。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只是想让她好起来。


    最后她决定在我工作的医院进行分期和会诊,下周就坐飞机过来开始预约检查,先进行脑部MRI检查,以确定癌症是否已扩散至大脑,然后再进行实验室检查和PET/CT扫描。


    正电子计算机发射断层扫描,即PET扫描需要在静脉内注射放射性核素标记的葡萄糖类示踪剂。体内活跃细胞(就会消耗葡萄糖),比如癌细胞就会聚集示踪剂,在扫描片上呈现出发亮的状态。PET扫描可显示出主要肿瘤部位和肿瘤扩散区域。其他会发生感染或炎症的活跃细胞也会点亮扫描片,从而导致检查结果出现假阳性,即误诊为肿瘤。


    第二天我们先去看了外科医生,医生在他诊室的电脑屏幕上给我们看了母亲的MRI扫描。他告诉母亲说她的大脑中没有癌症,并说她的癌症似乎还处于早期。


    得知这个信息后她很兴奋,明显也放松了下来。“那可是我最担心的,我害怕癌症已扩散到我的大脑”。


    然后,医生给我们看了她的PET扫描片。“这就是我们在CT扫描上看到的那个肿瘤”,他指着一个火球状的肿块说。“你的胸纵膈这里有几处淋巴结转移”,他指着胸部中间癌症已扩散的两处地方说。


    肺癌1期意味着癌症局限在初始肿块,可通过手术移除。但她得的是肺癌3期,可能需要接受化疗和放疗。只有在肿瘤缩小后,她才适合手术。


    这也就是说,她被治愈的机会大大降低了。


    “我想要确定这些淋巴结中是否真的有癌细胞”,母亲的外科医生仔细查看着PET扫描片对她说也是对他自己说。“我会安排一名肺科医生为你进行活检”。


    接着,母亲去看了一位肿瘤内科医生(肺癌专家),他既是我的好朋友又是我儿子的足球队教练。最残酷的是,他最近也失去了自己的母亲(肺癌4期),他用对待抗癌战士和家属的那份特殊同情看待我和母亲。他向我们详细解释了他的治疗计划,在查看PET扫描片时停下来说,“在开始任何治疗之前,我们将对这些淋巴结进行活检”,再次强调了外科医生所说的话。


    两天后,我母亲进行了淋巴结活检,活检结束1小时后,肺科医生就给我打电话。


    “淋巴结中没有癌细胞”,他在电话上。“没有癌症。PET扫描结果是假阳性。”


    我又重复了一遍说给他,以确定我没听错,顿时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向我袭来,我哽咽地说不出话来。母亲又回到肺癌1期了,只需要手术治疗。我马上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


    从检查室出来,母亲和我就跑到肿瘤内科医生那里将结果告诉了他。由于他的母亲被剥夺了治愈肺癌的任何机会,他听到我们的好消息后无比高兴,并拥抱祝贺我们。


    “我想知道”,我的母亲问他说,“要是在其他医院,是不是仅根据PET扫描结果我就得接受化疗和放疗了?”


    他点点头说,“不幸的是,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我的母亲进行了手术,现已重返工作。她的治疗结果很好,但同时她有个极力支持她给她建议的儿子,并有办法来到专科癌症治疗中心接受治疗。我为她感到高兴,但是这次经历却令人不安。这也让我很想知道,到底有多少癌症患者因为没有同样的机会,根据并不总是准确的检查结果,接受了不合适的治疗。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17/10/31/well/live/when-the-doctors-mother-has-cancer.html?rref=collection%2Fsectioncollection%2Fhealth 

    盛诺一家,是国内最早开创出国看病服务的专业机构,目前已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海外医疗服务品牌,盛诺一家先后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最佳医院排名中综合排名前三的梅奥诊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麻省总医院、癌症专科排名第一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全美最佳儿童医院排名中综合排名第一的波士顿儿童医院,以及英国治疗癌症首屈一指的英国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亚洲治疗癌症权威的日本癌研有明医院等20多家权威医院建立了官方合作关系,将为中国患者匹配最好、最适合的世界顶级医疗资源。

    盛诺一家出国看病服务专家.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