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卵巢癌> 卵巢癌手术,我们缺的是规范

  • 卵巢癌手术,我们缺的是规范

    化名:阮女士 年龄:29 病症:卵巢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返回上页

    远程咨询的过程及意见,让患者更清楚自己的分期情况,更明白为何要接受术后化疗,更有信心面对疾病。

    患者阮女士,女性,29岁,未婚未育, 卵巢粘液性囊腺癌。

    2009年体检发现右附件区有一包块,后逐渐增大至20cm大小,自己都能在腹部摸到。2014年在北京做了手术---右侧附件切除术+部分大网膜+右侧盆腔淋巴结清扫术。术后病理示粘液性囊腺癌,残余卵巢组织及输卵管组织未见癌,淋巴结未见癌转移,阑尾及大网膜未见癌转移。

    好的消息是肿瘤并未出现其他部位的转移。似乎可以松口气了,但真的是这样吗?

    因患者年轻,尚未婚育,担心肿瘤会复发,遂前前后后在北京多家医院找专家询问需不需要做后续治疗。然而,医生的答复各有不同,有的说患者是IA期,不建议化疗,有的说为了防止复发,建议化疗。无奈之下,患者选择听听国外专家的意见,委托盛诺一家为其办理远程咨询事宜。

    国外专家回顾患者的英文病历及影像学资料后,并没有直接就患者想要询问的问题给出建议,而是问了国内医生4个问题,详见如下:

    65.png

    1、有无行腹腔灌洗和隔膜刮片?

    2、病理分级?

    3、术中肿瘤有无破裂?如术中穿刺放出肿物内液体,则肿瘤分期可能为IC期。

    4、卵巢表面有无肿瘤?

    除第2个问题外,其他都是术中相关问题,我们详细翻阅了患者所有的病历资料,包括术中记录、病理报告及出院病历,均没有找到对上述问题的确切描述。

    患者很疑惑,国内的专家也是看的这些资料,并没有提出质疑,就出了治疗建议,国外的医生就不能按照现有的材料给建议吗?

    为此,盛诺一家医学部查阅了NCCN卵巢癌患者版,为其解释在卵巢癌手术中,为了更好地判断患者的手术分期,医生会行部分大网膜及部分淋巴结清扫;切除肿瘤;根据术中所见到的情况,对肿瘤附近组织以及卵巢癌经常转移的器官进行取样,如图1所示,可能涉及(腹腔积液、腹膜、盆腔、隔膜、大网膜及淋巴结)。如无腹腔积液,需行腹腔灌洗,并行灌洗液的细胞学检测,以判断是否含有恶性细胞。

    65-1.png

    图1:卵巢癌术中可能涉及到的活检部位

    Omentum-大网膜;Ascites-腹腔积液;Cancer in ovary-卵巢肿瘤;Peritoneum-腹膜;

    Lymph nodes-淋巴结;Diaphragm-膈膜。

    基于以上的手术及活检结果,最后决定患者的手术分期,分期不同,则治疗建议不同,对于侵袭性早期低危病变(IA和IB期,低度病变),辅助性化疗是不必要的,而如若患者腹腔细胞学呈阳性的话,其复发率为20%至45%,需要术后的治疗。

    随后,患者与自己国内的主治医生进行艰难沟通后,回答了上述问题:

    1、未行腹腔灌洗和隔膜刮片;

    2、国内对于粘液性囊腺癌来讲,不做病理分级诊断;

    3、因为肿瘤比较大,为穿刺放液,术中造成了肿瘤被膜的破裂;

    4、卵巢表面没有肿瘤。

    很快美国哈佛大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的医生给了回复。原文如下:

    65-2.png

    美国会诊结果截图

    国外专家考虑患者患有IC期卵巢粘液癌,术中有肿瘤破裂。

    根据美国使用的治疗指南,建议如下:

    卡铂AUC 6, d1

    紫杉醇  175 mg/m2, d1

    治疗周期:21天

    疗程数:6

    参考:美国妇科肿瘤学组 GOB 158

    患者的国内医生应当检查肿瘤标志物CA125,CEA和CA19-9。

    国外专家认为患者现在就应该进行治疗。如出现复发,也可以应对。

    远程咨询的过程及意见,让患者更清楚自己的分期情况,更明白为何要接受术后化疗,更有信心面对疾病。

    然而我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让我想起2015年4月,一位在2014-2015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上综合医院排名第一的梅奥医院工作的医生来我们公司进行访问,他曾在中国知名医院行医多年,当问及他眼中的中美医疗差别时,他满脸自信地说是“医疗规范”。

    “医疗规范”四个字说着容易,真正坚守却不易。如若每个医生都能做好自己的那一部分,按照医疗规范做事,那么医生之间就少了分歧,医患关系是不是就能更加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