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小儿脑瘤> 是什么让4岁脑瘤患儿重返学堂

  • 是什么让4岁脑瘤患儿重返学堂

    化名:Kara Kelly 年龄:4 病症:小儿脑瘤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返回上页

    肿瘤完全切除后,又接受了质子放疗。首次手术两周后实施职业、物理和语言疗法,脑部手术数周后进行眼部手术和眼部肌肉修复。治疗后肿瘤消失,患儿基本痊愈,重返校园。

    仅在美国,每年就有12,400名儿童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尽管癌症治疗技术已经在大踏步前进,许多儿童仍然未能幸免。

    家住伯特利的Kara Kelly则是癌症患者中的幸运儿,如今的她已经摆脱了癌症的魔爪。

    2007年10月24日,四岁的Kara被诊断出患了脑部肿瘤。两天后,她接受了脑部手术。

    如今的Kara健康又快乐,现在她在伯特利春天小学上三年级,但回顾她曾经的康复之路,却是如此漫长而艰辛。

    Kelly的母亲Bonnie说,Kara与病魔的抗争始于2007年10月初。当时Kara告诉她,她需要去看眼科医生。

    Kelly太太,也就是Bonnie表示,她和丈夫Larry起初都有些心存疑虑,因为Kara现在上红谷中学六年级的哥哥Sean刚刚接受了眼检,医生就给他配了眼镜。Kara的儿科医生在上次为她做眼检时还说她情况尚好,但Kara却一直抱怨说眼睛不舒服。

    不管怎样,Kelly太太还是为Kara预约了医生。然而就在预约日前一周,她注意到Kara的右眼向内偏离,尤其是当她站在远处看女儿双眼的时候。

    鉴于Kara和Sean都有弱视的表现,Kelly太太以为Kara极有可能是从她那儿遗传的,所以只好听天由命了。

    到了眼检那天,眼科医师Mari Skovronsky告诉Kelly,说观察结果显示Kara的眼睛后面有隆起物,因此建议她带Kara到急诊室做检查。

    当晚的CT扫描证实了Kara的担心:她脑颅后部脊椎神经的顶端长了肿瘤。次日的核磁共振显示肿瘤直径约为四厘米,而且挡住了运往脑部的脊髓液。

    手术切除之后的2007年11月27日,Kara作为波士顿的麻省总医院的门诊患者,接受了放疗,一直持续到2008年1月9日。尽管医院离家很远,但Kelly太太表示,当时麻省总医院是离家最近且能提供专业proton放疗法的医院。Kelly太太解释道,Proton疗法可以接触需要治疗部位然后基本终止,从而确保正常组织免受伤害。Kara的治疗方案包括对整个脑部和脊椎的放疗,而采取proton疗法可以减少并发症。

     Kelly太太说,Kara以门诊患者身份在麻省总医院接受治疗期间,一直和母亲住在酒店里,当时为了Sean的情绪安稳考虑,则由父亲带着留在家中。

    “那一年,我们所有的节日都得在酒店里待着”,Bonnie说,“但是孩子们却出奇地懂事,也明白圣诞老人还是会找到他们的,之前我们留了个房门钥匙放在桌子上给圣诞老人用。”

    Kara从此开始了职业疗法以及物理疗法,初次手术后两周又接受了言语治疗。Kara并未出现一种称作后颅凹综合征的轻微并发症,在随后四年的康复中,她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在脑部手术后几周,Kara的双眼肌肉也得以切除和重接,眼科手术十分成功。

    自那以后,七次的核磁共振都未显示任何肿瘤迹象。

    Kara的母亲说,Kara还需要接受职业疗法和物理疗法,并且已经开始训练左手来写字和涂色。

    “因为‘灾难性的’病情,Kara能够申请美国医疗补助计划,”Bonnie说,“这正好补充支持了我们家的私人医疗保险,帮我们支付了许多账单。”


    “我很害怕(生病以及眼睛异常的情况),”Kara说,“因为我认为发生了很坏的事情,而事情又不在我的掌控之内。”

    虽然Kara喜欢上学,但她还是觉得有点困难,因为其他的孩子比她更擅长于写作和阅读,但她决心坚持努力下去不放弃。

    Kara开始坐轮椅上幼儿园,尽管还没有百分百的痊愈,她已经可以不用腿部固定器了,也可以走得更好了,唯一的问题是平衡。她也因为化疗而丧失了部分听力,也有其他的一些健康问题。

    按照惯例,九月是儿童癌症月,Kara一家于9月10日在农夫市场谋得了一个柠檬汽水摊位。过去两年,他们在那儿筹得了2000美元。

    他们下一步的筹款计划将是本周末,即9月18日,在威灵顿的切斯中心举行一项“儿童研究通道”活动,活动时间从上午11点直到下午3点。活动中,Kara也将是儿童服装秀的模特之一。活动收入将捐献给A.I. 杜邦肿瘤研究实验室以及Kay's Kamp项目。

    Kara家同时也参与了其他三个儿童癌症基金会的建立,其中就包括B+基金会,Kay's Kamp以及KHG基金会,后者是关于脑瘤意识的基金会,Kara小组是其中最大的组,也是其中最大的非公司集资人。

    Sean喜欢自己形形色色的筹资人身份,他表示。

    “我想,帮助其他的癌症儿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说。

    “曾经我们面临儿童癌症困扰,然后又得到诸多帮助顺利度过难关。我们想回报大家,帮助其他孩子和家庭,”Bonnie如是说。

     

    英文原文链接:http://www.delconewsnetwork.com/articles/2011/09/15/garnet_valley_press/news/doc4e6fc15fbfa21616042307.txt?viewmode=full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