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胰腺癌> 成功打败胰腺癌的“抗癌榜样”

  • 成功打败胰腺癌的“抗癌榜样”

    化名:Allen Grosnick先生 年龄:64 病症:胰腺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返回上页

    接受了肿瘤和淋巴结切除术、放疗和6个周期的化疗。最终,肿瘤不见了,患者重新回归无癌生活。

    27.jpg

    胰腺癌7年生存者Allen H. Grosnick在犹他州雪鸟城滑雪。

    64岁的Allen H. Grosnick是来自麻省Longmeadow的财务策划师,他曾梦想在有生之年成为最富有的人。然而,他在艰难战胜胰腺癌之后发现,他的抗癌经历已变成了一笔宝贵的人生哲学财富。这段经历让他的思想发生了彻底转变:“患癌后,我意识到身体健康才是人们最重要的财富。现在我总说,我宁愿没钱有健康,也不愿有钱没健康。”

    胰腺癌的致死率很高,只有5%的胰腺癌患者在确诊后能存活5年及以上,而完全得以治愈的情况更是罕见。但是,Grosnick在胰腺癌确诊后存活了7年多,现在他体内仍没有任何癌症迹象,真可以称得上是个奇迹。“胰腺癌是一种严重损害身体健康的疾病,而我却非常幸运,”他说。“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几率能完全摆脱胰腺癌,也总会有一个人成为那千分之一。说实话,癌症来袭时,我只希望能再活几个月,让我有机会去参加我的高中校友会。”

    作为一名终生滑雪者,Grosnick对自己患癌的消息做出的反应是,他之所以病得如此厉害不是因为他远离了物质生活,而是因为他投入物质生活太深。“2002年5月,我和女儿在犹他州帕克城滑雪。仅在两天的时间内,我就患上了完全性黄疸,于是去当地医院做了血液检查,”他回忆道。“当医生打电话对我说检查结果出来时,我正在山顶。医生让我马上去急诊室,还叮嘱我‘不要滑雪下来’。我还是滑雪下来了,因为我知道我的滑雪生涯就要结束了。”

    Grosnick进急诊室后,医生对他做了CAT扫描,“也就是在那时,我得知他们之前的怀疑是对的,”Grosnick说。次日,他和女儿一起去滑雪,还给她买了大约六套装备,因为他心想那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滑雪了。那天晚上,他收拾好所有行装,乘飞机回家了。

    Grosnick在波士顿麻省总医院预约了肿瘤切除术。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好友一同在Longmeadow高中打网球。“那时,麻省总医院的医生对我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我的癌变部位基本都位于胰头,”Grosnick说。“而且,医生检查我胰头周围的12个淋巴结后发现癌症已转移至其中9个淋巴结,所以医生也必须切除这些癌变淋巴结。可以这样说,有许多与我情况相同的胰腺癌患者都很快离开了人世。”

    Grosnick 在麻省总医院住了9天。“从波士顿回到家的那天,我步行走了3英里,而我的家人则满腹狐疑地在我身后跟着走,”他说。“我当时就决定,我不能在活着的时候让胰腺癌控制我的生活。”6周后,他开始在麻省总医院接受放疗,然后接受6个周期的化疗,直到2003年3月才结束。那段时间,他依旧时常去犹他州滑雪。“大概在2003年11月,我终于感觉到身体好了许多,但内心还是感觉十分害怕,”Grosnick说。“医生对我说去旅行吧——就好像在说‘你的日子不多了,趁你还能去旅行的时候好好享受吧’。所以,我和妻子Fran就预订了Key West 五日游。”

    Grosnick对滑雪的热情丝毫不减,在接下来的一年当中,他每个月都去滑雪胜地滑雪,目的只是为了尽情享受他挚爱的滑雪运动。Grosnick说:“我走遍了美国西海岸的所有地方。天气转暖后,我还去了英属哥伦比亚和俄勒冈州;然后,从8月底到9月,我还去了智利的安第斯山地区滑雪。”然而,不管他走多远,他还是无法逃避胰腺癌存在于他人生的事实,他说。

    27-1.jpg

    Grosnick和家人:从左到右依次是Allen H. Grosnick、妻子Fran、11个月大的外孙Joshua Barron、女儿Jodi Barron、儿子Scott Grosnick

    “癌症会让人在精神上感到非常脆弱。每次感到一点点疼痛就会让人往最坏处想,”Grosnick解释道。“我想我无法说出‘胰腺癌’这三个字,因为它使我产生了心理阴影。另外,我尽力让自己每次只去想今后一个月的事,因为我无法忍受去想比这更久远的事。”不过,他的过度忧虑也随着时光流逝而逐渐消失了。起初,他每个月都会去肿瘤医生那里做检查,每次都想着自己会被再次查出患有胰腺癌。

    但是,每次检查结果皆为正常,于是他做检查的频率就降为每3个月1次,之后变成每6个月1次,然后是1年1次。现在,这些检查仍然没有发现胰腺癌的迹象。因此,Grosnick每隔1年半才去做一次检查。

    继续对Grosnick进行治疗的麻省总医院肿瘤医生David P. Ryan博士说:“每100例胰腺癌患者中大约只有4例患者能真正得以治愈,原因之一就是胰腺癌的发展速度很快,90%的胰腺癌患者都携带有KRAS基因突变,这种情况就好像是把细胞的油门一直踩到底一样。同时,胰腺癌的治疗还落后于乳腺癌、结肠癌和肺癌等其他主要癌症的治疗。不管怎么说,Grosnick都算是一个特例。”

    Grosnick知道自己很幸运。“人们过去来看我时,常问我的癌症是否有所缓解,我一说‘没有’,他们就马上面露悲伤之情。然后,当我再说‘不,我已经痊愈了’的时候,他们有时就和我争论说‘胰腺癌是无法被治愈的’。他们认为胰腺癌一定会复发的,”Grosnick说。“当这一切发生时,我还有许多理由要活下去。我有两个女儿,Wendi和Jodi,一个订过婚了,一个结过婚了。我还有一个11个月大的外孙。我的儿子Scott就快要结婚了,所以我的家庭很圆满。”他的儿子Scott也是一名癌症生存者,他在1994年被确诊患有肺部肉瘤。为治疗癌症,Scott 接受了心肺手术和放疗,为父亲树立了“抗癌榜样”。

    “我们的家庭经历了很多,但幸运的是,现在我们大家都很好,这要归功于亲情的力量、有效的治疗和求生的意志,”Grosnick说。“我希望我们的故事能让大家知道,家人和健康才是我们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如果身体不好,钱再多又有何用呢?只要能带走病痛,我花一百万美元也在所不惜。”


    原文链接:http://www.masslive.com/news/index.ssf/2010/02/pancreatic_cancer_survivor_al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