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胰腺癌> 山穷水尽疑无路,出国看病迎生机

  • 山穷水尽疑无路,出国看病迎生机

    化名:W女士 年龄:30 病症:胰腺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返回上页

    纠正了国内的错误诊断,避免了不必要的胰腺切除手术并接受了药物化疗。不久,患者在结束第一疗程化疗后回到国内继续按照国外方案进行治疗,并取得了理想的治疗效果。

    在一个的春日午后,W女士又一次坐在了公司温暖明媚的落地窗前,眼前的W女士虽然略显消瘦,但是却面色红润,言语间却充满着希望,而谁又能想到,一年前这位女士却有着跌落至人生谷底的悲惨经历......

    W女士有着令人羡慕的三口之家,生活富足幸福,无忧无虑。但仅仅在1年前,她的生活却经历了重大的变故。2014年3月,W女士突然出现腹部疼痛、腹胀,到医院行腹部CT检查提示:胰腺体尾部团块(最大截面约105mm X 53 mm),腹腔散在小淋巴结。国内某知名医院的医生根据影像学表现,考虑胰腺癌的可能性非常大,建议立刻手术切除,并要清扫腹腔淋巴结,手术过程非常复杂,而且很有可能不能完全切除肿瘤,并且出现术后并发症的几率极大,即使经过手术,患者的生存期也非常短。对于诊断胰腺癌这一噩耗,患者感到如晴空霹雳一样,因为她知道胰腺癌可能是所有癌症中恶性度最高的肿瘤,这一诊断意味着她的生存期有可能只能以月来计算,孩子怎么办?家庭会怎样?年迈的父母又该如何面对有可能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创伤?但是患者在万念俱灰中又抱有一丝幻想,会不会她的胰腺癌并不是那么严重?会不会她患的是其他的和胰腺癌类似的疾病?会不会国内医院的诊断治疗水平还有不足?国外的医院会有较好的治疗方法? W女士向周围亲友了解并搜寻网络媒体,带着疑问以及最后一线丝希望,最后找到了盛诺一家。

    21.jpg

    麻省总医院外景

    医学部总监郑许芹医生接待了W女士,详细了解患者的病情后,郑医生同医学部的其他医生进行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患者的疾病诊断存在一些疑问。胰腺癌应该是一种慢性消耗为主要表现的肿瘤,早期主要是表现为食欲减退、乏力纳差等不适,晚期才会有严重的腹痛、消瘦、恶液质等表现,而患者既往身体健康,此次发病是以急腹症为主要表现,病史较短,虽然胰腺有占位性病变,但是胰腺癌的诊断是否成立尚不能完全明确?如果是诊断胰腺癌,可能首选治疗方案是手术,但是如果是胰腺的其他疾病,治疗方法可能是完全不同。

    因此,医学部医生经过讨论的意见是为患者联系消化外科和肿瘤内科医生,共同为患者进行诊治。由于美国的医疗水平一直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美国医生的专业性和认真的态度是大家公认的,因此,公司研发部为患者选择做了病情分析报告,最后选择了美国最富盛名的、全美排名第一麻省总医院,并推荐了擅长消化道肿瘤治疗的外科医生以及擅长治疗胰腺疾病的肿瘤内科医生,最终公司以最快的速度为患者成功的预约到外科专家Dr. Lillemoe教授以及肿瘤内科和放疗科的专家团队。

    21-1.jpg

    麻省总医院预约信截图

    预约成功后W女士和丈夫按期来到了麻省总医院,如约见到了Dr. Lillemoe教授,在详细了解患者的病情后,Dr. Lillemoe教授同样也对胰腺癌的诊断产生了疑问,他给患者开出了上消化道内镜和活检的检查方案,以进一步明确诊断并活检。但是当得到病理结果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病理诊断居然是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而并非胰腺癌。免疫染色示病灶细胞:WynaptophyWin+,chromogranin+,beta-catenin-(未见核染色)。免疫分型支持上述诊断,符合WHO分级2级。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这一诊断完全颠覆了国内医院给予的胰腺癌的诊断。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患者又重新见到了希望。Dr. Lillemoe详细向患者解释了这一疾病的诊断意味着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明显高于胰腺癌,并且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不必要经历可怕的胰腺切除手术,而只需要进行药物治疗,并将患者转至肿瘤内科。

    21-2.jpg

    麻省总医院医生记录

    之后肿瘤内科Dr. Murphy医生接待了患者。虽然W女士的肿瘤不需要手术治疗而是需要药物治疗,但是在一般的国人心中,觉得化疗也是非常的可拍,甚至好多国内的患者会形容化疗的感受是“生不如死”,W女士同样有这样的顾虑,虽然肿瘤不至于致命,但是化疗药物的不良反应也可能很严重甚至危及生命,在向医生反应自己的顾虑后,Dr. Murphy非常耐心的向患者作了解释,以消除患者对化疗的恐惧感。他告诉患者:虽然化疗药物对人体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会根据患者的年龄、身体状况适当调整用药剂量,同时耐心的向患者介绍化疗方案中各种药物的作用和不良反应,在化疗的过程中会应用多种药物也减轻不良反应的发生,绝对不会出现因为不良反应而危及生命的情况。化疗之后,患者几乎可以进行正常的工作,可以像得病前一样,照顾孩子、操持家务,可以去旅游、度假、会友。Dr. Murphy还把他的email地址和电话告诉患者,交代W女士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随时和他联系。

    21-3.jpg

    美国治疗方案

    在得到医生的耐心解释后,W女士和先生彻底消除的顾虑,轻松踏实的开始了化疗。虽然化疗过程中仍然有轻度的恶心、上腹不适以及脱发,但是症状远比想象的轻得多。虽然远在异国他乡,但是有亲人的陪伴左右,有国外医生制定的个性化方案,化疗过程中有护士的细心监测,有盛诺一家当地工作人员的服务,W女士顺利的度过了第一阶段的化疗,化疗结束后复查结果较为理想。

    如今,患者已经到国内,按照国外医生制定的方案继续化疗,她会不定期的把治疗中出现的各种症状表现通过盛诺一家的医生向美国的主治医生反应,并很快得到国外医生的意见(公司医学部和翻译部将国外医生的意见翻译后转给W女士),化疗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肿瘤的治疗是个漫长的过程,虽然期间也可能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但是每每想到有盛诺一家医生的帮助和国外最顶级医院和顶级医生的指导,W女士对战胜疾病充满了信心,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古语云“上医治未病”,虽然我们医学部的医生无法达到这一境地,但是如果在患者得病之初,我们能够尽快找到治疗其疾病的最具权威的医院和最有经验的医生,为患者找到最佳的治疗方案,使患者最大可能的延长生命,减轻痛苦,我们也无愧于“医者”这一无比光荣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