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乳腺癌> 出国看病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 出国看病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化名:Pat Hastings 年龄:41 病症:乳腺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返回上页

    采用曲妥珠单抗结合放疗,病情得到成功控制,重新回归了正常生活。

    每天早上5点Pat Hastings都会出现在马棚里,她是位于佛蒙特州哈特兰市的汉密尔顿稀有品种基地的管家,负责照看这个农场里的所有动物,其中有普瓦图驴、乔克托野马、戴尔斯小马和美国奶油驮马。

     1.jpg

    Pat驾着马车与她的戴尔斯小马比赛

    她已经在农场工作35年了。她就是在这儿,在马儿的陪伴下从转移性乳腺癌治疗当中恢复过来的。“动物和农活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里,”她说。

    1998年4月,刚开始被诊断出炎性乳腺癌时,Hastings在她家附近的医院接受了根治性乳房切除术。11年后,她感觉另外一侧乳房也有肿块,结果她被诊断患有 HER2-阳性的乳腺癌。

    “如果肿瘤细胞有过多的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的副本——这些基因使它们可以生长和分裂——那么这类乳腺癌就被归类为HER2-阳性,”医学博士Nancy Lin说,他是丹娜法伯Susan F. Smith 妇女癌症中心乳腺肿瘤临床主任。 HER2-阳性乳腺癌的标准治疗是手术后化疗和使用靶向药物trastuzumab(赫赛汀),而且通常需要放疗。

    做完第二次乳房切除术后,Hastings飞到了南方,和她的马儿在一起


     2.jpg

    Pat Hastings

    8周后她返回丹娜法伯/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开始接受治疗。她治疗开始之前做的检查显示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她的肝脏。尽管转移性乳腺癌通常不能治愈,治疗却可以抑制住癌细胞,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可以如此。接下来的8个月内,她接受了化疗和赫赛汀,为此,她需要每周一开车2个小时来往于波士顿的丹娜法伯/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与她的佛蒙特州老家之间。

    大约1年后,Hastings开始步履蹒跚,核磁共振表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她的脑干。她开始在佛蒙特州的一个医疗机构接受6周的放疗,这将她的肿瘤缩小至很小。

    “在我整个治疗期间,我仍然可以管理农场,骑马参加比赛,这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 Hastings说。

    她的肝脏里的肿瘤消失了,她只需每三周来波士顿一次接受赫赛汀药物注射。“这种干扰HER2受体的抗体给她带来了更高质量的生活,并且没有化疗的副作用,”Lin解释道。她补充到, Hastings被诊断出乳腺癌后,关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治疗方法已经应用于患者治疗当中,如果她需要,这些方法对于她将来的治疗会是新的选择。

    Hastings的病没有再进展——这是对丹娜法伯和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博德研究院的研究的最好的回应,Dr. Lin称。


     3.jpg

    Pat 在参加另一个赛事

    回到佛蒙特州,Hastings一周里有7天都在她的农场上工作。说到自己的疾病,“我甚至没有想过它,”她说。“认识我的人说,‘你不是有癌症么?’我天天只顾着照看这些马了,以至于都没时间去担心自己得病的事儿了。丹娜法伯给了我最好的长寿的机会。”

    清晨的农场,太阳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正是这绝对的寂静给了Hastings莫大的抚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本文由盛诺一家编译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官网,其它任何公众号或网站转载必须在文首注明:“来源于盛诺一家”


    盛诺一家 

    出国看病行业创立者及领导者,中国最大的严肃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红杉资本(中国)成员企业,只专注于癌症、心脏、神经等严肃疾病患者的出国看病服务,从不介入赴美产子、美容、抗衰老等非严肃项目,只与美国、德国、英国、日本排名前十的权威医院合作,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美国梅奥诊所等世界权威医院的签约合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