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400-875-6700
治疗实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疗实例 > 乳腺癌> 女企业家赴美治疗乳腺癌实例——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 女企业家赴美治疗乳腺癌实例——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化名:林女士 年龄:40 病症:乳腺癌
    就诊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返回上页

    采用先进的日间化疗模式,结合可靠的药物和专业的治疗,体内肿瘤不见了。

    这是盛诺一家服务过的一个真实案例,这位患者去了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治疗她的乳腺癌。离开美国医院时,她的肿瘤已经得到控制。回国后,她又到北京的一家大型医院检查过,国内的医生也告诉她体内的恶性肿瘤已经得到控制了。日前,南都网报道了她赴美就医的整个经过,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去美国看病价格不菲,总共花了20多万美金,但是她治好了乳腺癌,而且医生还表示她“可以活到正常的年龄”,她觉得20多万美金花得值。

    1.jpg


    “海外就医指南”之美国

    中国的海外医疗市场增长迅速,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接受海外医疗的患者数量已从2006年的2000万人次增长至2012年的4000万人次,海外就医咨询机构已经达到了1000亿美元的规模,年增速在20%左右。目前国内市民享受国际医疗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个人联系海外医疗机构;二是通过国内高端民营医院咨询和联系海外医疗机构;三是通过专业的海外就医咨询机构联系。

    提到出国看病,多数人最先想到的是美国,虽然治疗费是昂贵的。去美国看病的大致分两类,一类是病情已到中晚期的患者,国内没法治疗了才去美国;另一类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

    据称,第一类人主要瞄准美国排名前十的癌症专科医院,比如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梅奥诊所等。其实,美国除了在癌症治疗方面有优势,在心外科、脑外科、癫痫、骨科、不孕不育、康复等领域也很擅长。

    2014年5月,女企业家林爱踏上了美国复查的旅程,2012年底查出患乳腺癌的她,体内的病灶后来得到了控制,这是她在去美国治疗之前所不敢想象的。

    国内看病两次被骂

    自从2012年底查出患有乳腺癌后,一向忙于经商的女企业家林爱,开始奔波于北京各大医院。有一次她赶到医院才发现该医生的号已经挂满了。她问医生可否加号,没想到医生冲她大喊:“出去!”

    她把北京治疗乳腺癌的名医几乎都看了个遍。开始她没有打算去美国,但是,她很快发现在国内看名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找关系,不送礼,真的太难了。”她感叹道,“费了好大力气才挂到那个医生的号,可是,那个医生竟然不看片就下结论,几分钟就打发了我。”

    后来,她开始给医生送礼。

    送礼确实延长了与医生说话的时间,但医生一个劲儿地说她没有事。这让她不放心,她又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有美国留学经历的医生,网上预约后便赶到医院。

    这次,她又被医生骂了。原因是她忘了诊疗卡,便借了一张别人的诊疗卡。医生知道她借用了别人的诊疗卡,大骂起来,“你怎么能用别人的卡?别人怎么会得你这种病?你怎么这么坏呀?是不是想骗医保?”

    她给医生道了歉,重新去办卡挂号。医生却以要去接孩子为由拒绝了她,让她下周再来。

    不愉快的就医经历,让她坚定了出国就医的信心。“我怎么敢把生命交给他们。”

    翻译资料、提出申请,等待近一月才成行

    在家人帮助下,林爱选择了北京的一家专门办理海外就医的中介盛诺一家寻求出国就医之路。“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林爱说,与中介谈妥后,她把自己在所有医院看病的资料都交给了中介,包括病历、检查报告、拍的片子、化疗记录等,中介帮她把资料进行整理并翻译成了英文,这是少不了的环节。

    去美国就医,病人申请时需先将自己所有的资料翻译成英文,发送给该医院。一旦被该医院接收,将会收到邀请函。

    中介有两种治疗方式,一种是远程会诊,一种是出国看病。远程会诊是通过中介把病人的资料发到国外医院,国外医院的医生讨论后给出一个治疗方案,病人可将国外的治疗方案与国内的治疗方案进行对比,然后决定用哪一种方案。

    林爱最后决定,直接去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看病,这是美国治疗乳腺癌最好的医院,林爱也提出要最好的专家给她治疗。

    这之后,就是整理资料、办理各种手续,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接收她,前后一共等了一个月左右。2013年6月,在丈夫的陪同下,林爱踏上美国就医的旅程。

    提供国外医院的邀请函等,可申请B2签证

    一般去国外看病需办理医疗签证,去大使馆面谈时要带上国内诊断书、国外医院的邀请函和财产证明,可申请B2签证。重病患者可以申请加急面谈。

    林爱刚到美国,就有工作人员来接机,把他们带到了医院附近的公寓里,这是中介为他们租好的,距医院十分钟路程。

    来到医院,林爱觉得,这里看起来不像医院,像一家酒店。医院里见不到拥挤的人群,见不到穿白大褂的护士。宽敞的大厅,舒适的沙发,微笑的工作人员和安静看书的病人。“不像一家治疗癌症的医院,病人也看不到癌症的迹象,他们眼里没有无可奈何和悲观。”林爱对比国内各大肿瘤医院看到的情形,很觉意外。

    盛诺一家医务官王舜称,美国实行预约制,所有检查、治疗和看医生的时间,系统自动预约好,只需比预约时间提前四五分钟到就行了。对外国病人,大医院都设有国际患者中心专门管理,免费提供医学翻译。

    美国医生建议:“把检查的钱拿去买房子、买阿玛尼吧”

    林爱拿出事先得到的预约卡到大厅接待处刷条码,工作人员给了她一个定位牌,林爱和医院分配给她的翻译一起,在候诊室沙发坐了几分钟,就见到了医生。

    “医生是个大牌,但很和蔼。”林爱说,给她治病的医生Eric P.Winer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中心的乳腺肿瘤中心主任,也是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董事会主席之一,最擅长的就是治疗乳腺癌。

    林爱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预约到了大牌医生。据王舜介绍,在美国,只要是医院在职的医生都可以约到,不会出现约不到大牌医生的情况。

    Winer医生见面就微笑着对林爱说:“你的衣服好漂亮!”然后就聊家庭、工作之类的话题,和蔼又幽默。谈了近一个小时,Winer医生详细地给她分析了病情。当林爱要求重新检查时,Winer医生幽默地说:“别花那个钱了,把检查的钱拿去买房子、买阿玛尼吧!”

    后来林爱也做了CT,医生告诉她没问题,她又开始怀疑了。“由于国内的看病经历,谁都不敢相信。”林爱反复问了很多次,医生告诉她,经他们研究并开会讨论过,才得出这个结结论的。

    医生认为她的病情并不算严重,给她两个选择,一个是她中国的治疗方案,进行化疗;一个是美国方案,不用化疗。由于林爱已经进行过一段时间的化疗,她选择了中国的原方案。

    “一些病人去国外看病,并不是国内治不了,而是为了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获得对病人应有的尊重。”王舜称,“以前大多中国人是病到晚期,抱着一线希望去国外的,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病人,是冲着更好的医疗服务去的。”

    每次去医院,林爱都会先与医生的助手交流40分钟到1个小时,助手把她的信息反馈给医生,医生再与林爱交流,每次交流时间20分钟以上。“他们说话都很耐心,也很直接。”

    林爱有一次问医生,“我可以活多久?”得到的答案是可以活到正常的年龄。“我以为他们是委婉地安慰我,重复问了很多遍。”医生始终看着她的眼睛,耐心地说“没问题”,她才松了一口气。

    肿瘤不见了,20多万美金花得值

    林爱在美前后治疗了四个多月。治疗期间不用住院,只需每天去医院化疗室化疗就可以了。四个多月里她没有像在国内看病那么心烦,“可能受到了这里的病友感染,虽然这是一所治疗癌症的医院,但没有一个人看起来像癌症患者。特别是医院的人看我们的眼神,都是很尊重,充满关爱。”

    在医院经常听见优美的音乐,有时是竖琴,有时是钢琴,有时是乐队演奏。后来她才知道,这是音乐学校的学生,专门来这里为癌症患者演奏。

    当然,去美国看病花费不菲,比欧洲贵,是国内治疗费用的3-5倍。治疗费用根据医院的治疗方案而定,5万-20万美元不等,还得另加3万-11万元的中介费。

    林爱到美国,花了20多万美金的治疗费。其中治病费用约10万美金,中介费中远程会诊花了3万元,去美国治疗的中介费7万元。

    从美国治疗回来,林爱曾去北京的一家大型医院检查过,医生告诉她体内的恶性肿瘤已经得到控制了。

    “其实治疗技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患者的尊重。”林爱说出了她的最深体会,“在美国就医让自己得到了一个患者应有的尊重,我认为这是病痛能很快治愈的一个重要原因。”

    出国看病必知

    病历多无中文版,要带翻译

    美国的病历不像国内是手写的,都是打印的,但是由于中国国外就医人数还不是特别多,很多医院是没有中文版本的病历。如果外语能力有限的话,最好带上翻译(编者注:见医生时,美国的大医院一般都配有免费的就诊翻译,但是在医院外,如果外语能力有限,的确需要请生活翻译)。

    饮食不合胃口,自己做中餐

    美国的饮食确实不大符合中国人的胃口,不喜欢吃美国食物的患者,可以自己在租住的公寓里做中餐。一般中餐的材料还是比较容易买到的。

    费用会有变动,要准备双币信用卡

    准备一个Master或者Visa的双币信用卡,或者是一张支持国际支付的信用卡。有时治疗方案会改变,相应地费用也会有变动。而且除了治疗费用外,美国的生活成本也不低。(文中林爱为化名)

     

    来源:《南方都市报》